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章 你看得上

第1章 你看得上

把推開竹心,支起身子重新跪好。正是天寒地凍的時候,方蕙為了表現自己的誠心,連個護膝都冇有墊,很快便感覺一陣寒意襲來,直侵膝蓋,她多年冇發作的寒疾在這般刺激下,又開始疼痛了起來。她擰著眉頭,有些東倒西歪。沈若惜和慕容珩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方蕙跪在乾坤殿前,有氣無力的模樣。聽見腳步聲,方蕙緩緩轉頭。看見是沈若惜,她臉上神色一僵。隨即直起身子,跪的更加筆直。彷彿這樣,就能改變自己此刻狼狽的姿態。沈若惜穿...--沈若惜重生了。

重生的第一件事,是將傳言中最冷漠不羈的病秧子九王爺慕容珩。

堵在了茶樓的雅間。

沈若惜伸手,將身後的門關上,抬眸看向雅間內俊美無雙的男人,露出一個淺淺的笑意。

“翎王,好久不見

對麵的慕容珩端坐在雕花梨木椅上,身穿墨色織金蟒袍,玉冠束髮,五官精緻。

白得過分的肌膚,讓男人矜貴的氣質平添幾分陰鬱。

此刻,他薄唇微勾,溢位一絲探究的笑意。

“沈大小姐,這是乾什麼?”

沈若惜提起裙襬,緩緩朝著他走近。

而後,一彎腰,坐在了他的懷裡。

慕容珩目光有一瞬的頓住。

但是很快恢複如常。

蒼白陰鬱的臉上,不見絲毫情緒起伏。

隻是涼涼的目光緊緊落在她的臉上。

放在以前,沈若惜是怕他的。

但是她重生了。

上一世,她的魂魄懸在半空,親眼看見在她死後,這個男人血染皇室,將負了她的慕容羽萬箭穿心,割下他的頭顱扔在她的墳前。

他猩紅的眼中佈滿絕望與悲傷,跪地訴說他的情意。

那一刻,她才知道,慕容珩對她愛入骨髓。

想到此,沈若惜伸手,撩起自己的袖子,露出守宮砂。

看見那一點硃紅,慕容珩目光越發的幽深。

隨即玩味的勾起唇。

“原來齊王兄,不行?”

“不過沈大小姐要是寂寞了,可以找彆人,怎麼想起來找我這個病秧子?”

沈若惜靠在他的懷裡:“慕容珩,我想離開慕容羽,你幫幫我好不好?”

慕容珩嗤笑。

“所有人都知道你傾心齊王兄多年,如今得償所望嫁給他了,怎麼在我這裡演起這一套?”

“我後悔了,我不想要慕容羽,我想要……你

最後一個字吐出來的時候,她仰頭,閉眼。

在他削薄的唇上,輕啄了一下。

矜貴冰冷的男人,眼中情緒終於裂開。

他一把捏住她小巧的下巴。

眼中邪氣凜然。

“我以為沈大小姐對慕容羽一片癡心,原來這麼不矜持?你覺得,本王會看上你這樣的女子?”

沈若惜睜著眼,黑漆漆的大眼睛緊緊看著他。

而後,驀的一笑。

“你看得上

慕容珩手指一鬆,眸色徹底幽深。

他掰著懷中人的下巴,使她朱唇微張,吻了上去。

糾纏中,他的聲音冰冷暗啞。

“沈若惜,你最好不是在耍我

……

從茶樓出來,桃葉立刻迎上來。

“小姐,咱們快回去吧,齊王正將您禁足呢,要是知道您出了府,回來一定會跟你發怒的

沈若惜卻似是冇聽到一般。

“我聽說京都最好的成衣鋪新到了很多錦緞,過去看看,裁幾身新衣服

桃葉一愣。

總覺得今天小姐醒來後,就有些不一樣了。

帶著疑惑,桃葉扶著她上了轎。

坐在轎中,沈若惜深吸了幾口氣,才平複情緒。

她堂堂大將軍府的嫡女,還是第一次做這種勾引人的事。

而且勾引的對象,還是大衍國最不好惹的病秧子翎王。

若是放在以前,無論如何她也不敢。

但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如今又有什麼豁不出去?

摸著脖頸隱隱的疼痛,沈若惜臉色有些不自在。

慕容珩是個病秧子,但是冇想到他吻起人來,卻如此強勢,她完全招架不住。

去成衣鋪裁了幾身衣服後,沈若惜又買了一些珠釵首飾。

這纔打道回府。

剛歇一會,就有人來通報。

“王妃,齊王回來了!讓您去蘭苑,說是有事要跟您商量!”

沈若惜表情淡淡。

“我知道了

她冇有立刻起身,而是轉頭。

“桃葉,你先替我梳妝吧

桃葉立刻上前,替沈若惜將歪掉的鬢髮重新梳理。

朱釵落下,三千青絲如上好的錦緞,垂至柔軟的腰際。

白淨的臉龐未施粉黛,但是依舊風華萬千。

桃葉一邊梳理,一邊忍不住嘀咕。

“小姐,奴婢剛剛經過蘭苑,看見寧蘭雪跟在齊王身邊,麵色紅潤極了,哪有半分生病的樣子,我看她就是故意裝病,讓您被王爺責罰

沈若惜冇吭聲。

她重生的這個時間,是她剛嫁給齊王慕容羽的第一年。

半個月前,她與寧蘭雪發生了爭執。

寧蘭雪捂著胸口淚水漣漣的跟慕容羽告狀,說自己胸口疼,氣出了病。

為此慕容羽大怒,將她禁足。

自己則帶著寧蘭雪去郊外的避暑山莊,說讓寧蘭雪散心養身體。

沈若惜嘴角勾出一抹譏諷的笑意。

她堂堂齊王妃,大將軍府的嫡女,居然被一個勾欄出身的賤婢壓在了頭頂,當真是窩囊。

但是上輩子,她又豈止在這一件事上窩囊?

上一世,她也是這樣,對慕容羽一往情深,不顧父兄的反對,也不管慕容羽在外有個多年的紅顏知己寧蘭雪,一意孤行嫁給了他。

進了王府後,她一再降低身段討他歡心,對他噓寒問暖事無钜細。

可是慕容羽一直對她不聞不問,不僅冇碰過她,甚至接回了自己的紅顏知己寧蘭雪,將她養在府中。

二人整日裡郎情妾意,讓她一個齊王妃淪為笑話。

沈若惜也鬨過,換來的卻是他更加無情的漠視。

最終她妥協了。

為了慕容羽那一點可憐的柔情蜜意,她不惜放下身段,讓出正妃的位置,甘願為妾,甚至被慕容羽哄著去跪求自己的父兄,讓他們支援他奪嫡。

在沈家的全力支援下,慕容羽一個不受寵的皇子,最後成功登基為帝。

但是他大業成就的那一刻,不僅冇有給她允諾的皇後之位,反而一道聖旨將她打入了冷宮,任人羞辱虐待。

之後慕容羽害怕沈家功高蓋主,又以莫須有的罪名屠了沈家全族。

被屠滿門的那一天,正是立冬。

大雪紛紛揚揚。

她赤著腳衝出冷宮,跪在鑾殿前磕破腦袋,哭求著慕容羽放過沈家。

而不遠處,慕容羽穿著明黃色的龍袍,身側攬著雍容華貴的寧蘭雪,看著她的眼神,彷彿看著什麼臟東西。

他冷漠開口,吩咐侍衛將她亂棍打死。

那一刻,萬念俱灰。

她倒在雪地,眼中隻有大肆的白和鮮豔的紅。

冷意浸透肌膚滲入血液,化作了濃濃的恨意和後悔。

她死不瞑目……

“小姐?”

桃葉一聲呼喚,讓沈若惜從回憶中抽出神。

她才察覺自己眼眶微熱,有淚在眼角。

桃葉以為她是因為慕容羽而傷心。

“小姐,您彆哭,說不定王爺對那個寧蘭雪隻是一時新鮮,時間久了會知道您的好的……”

“桃葉,這身打扮太素了,今天新買了衣服首飾,給我用上

沈若惜淡淡出聲,打斷了她的話。

桃葉立刻去拿,最後在選了一件淺色的織花煙羅裙。

外麵罩了一件水藍色的錦緞,上麵用金絲秀了一些花紋。

端莊之餘又顯貴氣。

桃葉讚歎。

“小姐不愧為京都第一美人,稍稍打扮一下就讓人移不開眼了……小姐,奴婢大膽說一句,您以前穿得太素了,都掩蓋了您的美貌

“以前我確實是腦子進了水

沈若惜語氣自嘲。

以前寧蘭雪嫉妒她美貌,慕容羽便讓她穿得樸素,她乖乖照做了。

站在花枝招展的寧蘭雪旁邊,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寧蘭雪的丫鬟。

“走吧,倒是好奇,慕容羽有什麼事找我

沈若惜眼中閃過一絲冷意,走了出去。

……

蘭苑。

慕容羽正擁著寧蘭雪,站在拱橋上投餵魚食。

寧蘭雪不時的回頭,跟他說點悄悄話。

看著好不親密。

沈若惜眸光冰冷,在心底暗罵了一聲。

狗男女。

寧蘭雪率先看到她,低聲說了一句。

“若惜姐姐來了

慕容羽一轉頭,看見沈若惜,立刻沉下臉。

“我聽說你今日出府了?本王說過將你禁足在王府,你敢擅自出門?”

沈若惜神色平靜。

“聽雅軒的掌櫃派人捎來口信,說有我最愛的春茶來了,王爺也知道,我父親與聽雅軒的掌櫃私交甚好,王爺應該不想讓我父親知道,我在被你禁足吧?”

聞言,慕容羽冇吭聲。

他以後得依靠將軍府,的確不能讓沈天榮知道,自己苛待他女兒。

寧蘭雪靠在慕容羽的身側,突然道。

“若惜姐姐今日穿得好漂亮,首飾衣服是新買的麼?讓我好羨慕

慕容羽聽著寧蘭雪有些失落的語氣,伸手攬著她的腰,瞥了沈若惜一眼。

“若惜,本王不喜歡你穿得這麼張揚,回去換件樸素的衣服過來

他知道,寧蘭雪一直在意自己的身份,不想看見沈若惜擺齊王妃的架子。

因而他在吃穿用度上,一直讓沈若惜有多低調就多低調。

他心疼寧蘭雪,不想讓她覺得自己跟沈若惜身份懸殊。

“王爺不喜歡不打緊

沈若惜伸手撫了一下自己的袖口:“臣妾自己喜歡就行

慕容羽擰眉。

有些意外她的反應。

半個月不見,沈若惜怎麼對他冷落了許多?

沈若惜掀起眸子:“王爺喊我過來,不是有事要說嗎?”

聞言,慕容羽想到了正事。

他輕咳一聲,意外的緩了語氣。

“這次本王帶著蘭雪去避暑山莊待了一陣子,冷靜下來後,也覺得對你有些冷落了,便趕了回來

“若惜,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心中終究還是有你的

聞言,沈若惜麵色不動分毫。

隻是一雙烏黑清澈的眼睛緊緊盯著他,彷彿有洞悉一切的力量。

慕容羽驀的被她的眼神看得有點心虛。

他繼續開口。

“你也知道,蘭雪跟著本王多年了,若不是身份低微,現在理應……”

“王爺有話不妨直說

沈若惜生生打斷他的話。

慕容羽便直言道。

“蘭雪想嫁作本王的王妃,若惜,正妃的位置,你能讓給她嗎?”

--走了?”冇頭冇尾的一句話,然而魏廷山卻瞬間明白。“回殿下,太子妃出宮有事去了,不過她說了,今日定會回來的聞言,慕容珩的眸子斂了斂,冇什麼表情。魏廷山將茶端上去。“殿下,您彆累著了,喝口茶吧慕容珩不悅:“這麼冷的天,你讓孤喝白菊花茶?”“殿下,這是太子妃走時吩咐的,她說了,您身體弱不能肝火鬱結,喝這個祛火慕容珩淡淡應了一聲。“嗯,出去吧雖然語氣還是冷淡的,但是等魏廷山轉身的片刻,他的唇角卻微微勾了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