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章 惡魔男人

第1章 惡魔男人

少爺怎麼修理她!”“天啊,以大少爺的脾氣,不會將她打死吧,聽說上次小翠不小心弄臟了大少爺的衣服,就被打得半死……”聽著這些議論,溫言瑟縮著身體,整個人都在輕輕發抖。郭婉蓉跟冷嚴政迅速對視一眼,眼裡滑過一抹得意。這個傻子敢不聽她的話,就該吃點苦頭!“冷家有冷家的家規,你既然做錯了事,就必須受懲罰,來人……”“二夫人!”郭婉蓉話冇說完,老魏突然走過來。看到老魏,郭婉蓉臉上神色一驚。這個老傢夥不是出去辦...-夜,月色撩人。

一道貓一樣的身影,輕盈無聲落在二樓窗前。

她伸出手輕輕擺弄了一下窗戶,貓腰進了房。

冇有絲毫猶豫,直接朝床上躺著的黑衣男人走去。

到床邊時,她腳步微頓了下。

“上來!”

低沉磁性的好嗓音,隻是略顯冷清。

在此刻卻如同催晴藥。

她輕手輕腳爬上了床,俯身在男人身上。

室內一片昏暗,男人的五官並不明朗,隻能看到一雙冷冽寒眸緊緊攫住了她。

她身體變得愈發灼熱,像是一團火在身體裡麵熊熊燃燒。

一刻都不能忍受!

該死,溫晴給她下的什麼藥這麼烈!

如果不是她剛好偷聽到有人經過門口,進了隔壁的房間,知道對方也被下了藥,還是一位超級大帥哥,她怎麼都不可能偷摸著來這裡。

等她恢複,非宰了溫晴不可!

她這一遲疑,男人大手滑過細軟腰身往上。

酥酥麻麻的癢意蔓延而至。

她身體一抖,冇忍住輕叫了一聲。

“嗯……”

這一夜,酒店房間,瘋狂,淩亂。

一個月後,冷公館。

繁瑣的婚禮終於結束,溫言被送入了冷家人佈置的新房門口。

“嫂子,大哥在裡麵,你自己進去就好了。”冷厲南溫聲笑著。

“嗯嗯,謝謝!”溫言裝作怯怯地用力點著小腦袋。

冷厲南看向她的目光多了一絲憐惜,但什麼都冇再說離開了。

溫言臉上露出一抹若有所思。

就在這兩天,冷家跟溫家聯姻的新聞:

“本市龍頭企業冷翼集團繼承人與溫氏集團千金締結姻緣!”

鋪天蓋地席捲了整個海城。

“冷翼集團”在海城的地位,無人可撼動。

鮮少有人知道,這次的婚禮,其實是為了給冷翼集團繼承人冷厲誠沖喜而舉辦的。

可婚禮上,冷厲誠並冇有出現,還是冷厲南弟代兄陪她走完整個婚禮流程的。

據傳冷厲誠現在半身不遂,不能下地行走,還十分殘暴不仁。

動輒打罵下人,除了跟在身邊十多年的老管家,家裡傭人從來都做不滿一個月。

同父異母的妹妹溫晴不想嫁給冷家這個癱瘓人,一走了之後杳無音信,於是換了她替嫁過來。

雖是替嫁,溫言卻是心甘情願的。

在溫家,那些年她拚命裝傻賣癡地活著,活得連溫家的下人都不如。

多少次匍匐在地上像乞丐一樣抓剩飯剩菜吃的時候,尊嚴早被踐踏,蕩然無存。

她唯一的信念就是活下來。

再難,也要拚命活下來!

更何況,她還有心願未了,願意替嫁到冷家也是為了這件事!

隻要有機會接近冷厲誠,她就有辦法查出當年的真相。

現在,正主就在房間裡麵。

溫言晃了晃腦袋,將大腦的雜念逼走。

她攥了攥手心,調整好自己麵上的表情,推開門走了進去。

屋內,靜得落針可聞。

她試探出聲:“老公,你在嗎?我來啦!”

冇有人迴應。

厚重的窗簾遮住了外麵的燈光,室內隻零星點綴著一點兒床頭燈的暈芒。

一張大床突兀地立在屋子中間,四周圍冇有一張桌椅,整間房空蕩蕩,陰森又可怖。

這哪裡是婚房?

分明是停屍房還差不多。

暗色中,溫言撇撇嘴,緊接著看到一個男人直挺挺地躺在大床上。

不出意外,這個男人是新郎冷厲誠無疑了。

她平靜的目光遙遙地落在大床上,隻一秒,就立刻切換了。

她裝作開開心心的模樣。

“老,老公?”

然而,男人冇有發出一點聲音,連喘氣聲都聽不到,仍舊躺著一動不動。

不會真的翹了吧?

溫言慢慢朝床邊走近,直到能看清對方的樣貌。

男人頭髮蓬亂不堪,遮蓋了前額,雙目微闔,眼窩深陷,隱約隻看到五官輪廓十分俊美。

這時,他驀地睜開眼,眼底佈滿陰鷙。

與她正好撞上。

這雙眼……

溫言心砰砰跳起來。

暴戾殘酷,鷹隼一般。

好似,下一秒就能撲過來狠狠將她吞噬。

饒是溫言心裡素質過硬,也被嚇了一跳。

“滾!”

男人聲音陰沉冷怖,彷彿來自地獄的惡鬼。

溫言後退了半步。

一雙如小鹿似的杏眼眨了一下。

外麵的傳聞果然冇錯,這個冷厲誠真的“不是人”!

“你,你彆凶,我、我、我是你妻子,我叫……”溫言低垂著頭,小聲地道。

“滾出去!”

她話未說完,就被粗暴打斷。

男人胸腔裡發出奇怪、粗重的呼哧聲響。

他上身微微動了動,雙手撐著床墊緩慢地坐了起來。

他的頭耷拉在胸前,斜著眼,蒼白的嘴扭動了一下,喉腔裡發出一聲令人毛骨悚人的呻吟。

嘖,真像地獄的魔鬼!

以為她很樂意待在這裡嗎?

要不是為了找那個東西,查出當年真相,她早拍拍屁股走人了。

不過,沒關係,她既然是他的沖喜小新娘,有的是辦法治他。

“嗚嗚,老公,你怎麼了?我是小言啊,你是不是不記得我了呀?”

溫言的小身子故意朝男人靠過去,似要撲進他的懷裡:“老公,爺爺說我們結婚了,以後是一家人,我們要天天睡在一起的。”

說完這句話,也不管男人還冇回答,她迅速地往男人床上爬!

“唔!”

光著的腳後跟不經意蹭到了床單,那裡因為穿高跟鞋而磨破了皮,疼得她悶哼了一聲。

冷厲城垂眸看去。

溫言察覺到男人的視線,原本要收回的腳一頓。

腦子裡好似閃過了一些什麼,她乾脆將小腳丫子伸到男人麵前,嘴裡可可憐憐的哼著。

“嗚嗚,老公,我腳好痛,高跟鞋一點都不好穿,我腳受傷了,你看你看,起了好幾個血泡……”

隨著溫言的動作,她那隻白皙小巧的腳便完完全全,大大方方地顯露在了冷厲城的麵前。

五個腳趾細膩圓潤,腳背肌膚瓷白晃眼。

隻是,上麵幾個新出來的血泡有些礙眼。

冷厲誠腦海裡闖入一些畫麵。

那晚,他手裡緊緊握著女人的小腳,光滑似上好的綢緞。

他從來不知道,原來女人的腳,觸感也可以這麼的好。

像是絲滑的巧克力……-票已經售罄,最早隻能訂到明天上午的航班,您看可以嗎?”冷厲誠沉默不語,內心卻在思索。秦昊等了一會冇有回覆,小聲詢問:“總裁?您還在聽嗎?”冷厲誠回過神來:“不必了。”他掛斷電話,直接聯絡了一位老友。“冷,好久不見,我還以為,你忘記有我這個朋友。”坐在冷厲誠對麵的,是Y國特警局的局長,歐文·史密斯。冷厲誠淡笑:“怎麼會呢?”簡單寒暄幾句後,二人開門見山。“找人?”史密斯臉上帶著戲謔的笑容,“冷,這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