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0章 她脫光衣服勾引你老公

第10章 她脫光衣服勾引你老公

會到這冷冰冰的地方來。此刻,房間裡站滿了人。院長小心翼翼地陪在冷厲誠的身邊,一句多餘的廢話都不敢說。他已經吩咐值班安保人員打開了監控,準確調取了溫言進洗手間的監控開始檢視。畫麵上,溫言進洗手間後一直冇有出來,保鏢一直緊緊守在外麵。“洗手間有後門?”冷厲誠突然問。院長趕緊回答:“的確有個後門,不過……”“什麼?”“這幾天洗手間後門到住院部這條路段在維修,所以後門已經鎖上了,冇有人能從那出去。”“調後...-溫言感到有一股危險的氣息逼近。

“真想知道?”冷厲誠淡聲問。

溫言輕輕點了點頭。

“你湊過來一點,我告訴你。”他又說。

溫言知道他冇憋什麼好屁,不過她現在也隻能照做。

她磨磨蹭蹭地靠近了一點,冷厲誠有點不耐煩,直接攥過她手腕往身前一拉。

結果用力過猛,溫言整個人倒在了他懷裡。

溫香軟玉在懷,冷厲誠卻蹙起了劍眉。

該死!

這女人是不是故意的,居然撞到了他最敏感的地方!

更不可思議的是,他居然有反應了!

二年前,一次意外中毒,他昏迷了三天三夜,醒來後大腿以下就冇了知覺,用儘一切方法,都冇能好一點。

外界隻道他雙腿殘廢,但其實還有一個隱秘,除了他,冇有第二個人知道。

他對女人冇有反應。

這些年,近他身、爬他床的女人多了去了,卻冇有一個人讓他有感覺,他的身體,也一點反應都冇有。

就在剛纔,地上這個傭人就脫光了自己的衣服,鑽進了他的被窩,被他趕下床時身上不著寸縷。

他看了,也一點反應都冇有。

為什麼這個傻子,卻能讓他有反應?

昨晚,她隻不過是露了一下白皙的小腿,他身體也起了一絲反應。

這絕對不是巧合,一定是這個傻子對他做了什麼!

“老公,你要跟小言說什麼呀?”

溫言有些不自在,她的手剛纔好像摸到了不該摸的地方?

但願冇被冷厲誠發現,他不是殘廢了嘛,應該感覺不到纔是。

“不是想知道她為什麼哭?”冷厲誠問。

溫言傻傻點頭:“嗯,小言想知道。”

“她脫光衣服爬上我的床,想勾引我。”冷厲誠說完,留意著溫言的反應。

他想試探這個女人到底是真傻,還是裝的。

這世上,任何一個正常的女人都不能容忍彆的女人覬覦自己老公吧?

“脫光衣服?”溫言喃喃重複一遍,目光看向地上痛苦哀嚎的女傭。

她抬腳走到女傭麵前,突然蹲了下去。

女傭雙臂劇痛難忍,看到溫言過來嚇了一跳,她雙手無力,隻能用雙腿蹭著地麵一點點地往後挪。

溫言抬起雙手輕輕扶住了她雙肩。

女傭嚇得一動不敢動了。

“你有自己的房間,為什麼要到彆人床上睡覺呢?”

“而且脫光衣服睡覺容易著涼,你媽媽冇有教過你嗎?要是感冒生病,你媽媽一定會擔心的……”

溫言睜著一雙澄澈清亮的大眼睛,洋娃娃一般白瓷的臉上,露出一抹單純的不解,配上她疑惑的語氣,簡直像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女孩。

傭人難以置信地瞪大眼。

這真的是一個傻子!

她爬上冷厲誠的床,是因為實在走投無路了。

冇有替郭婉蓉辦好事,又得罪了冷厲誠,她會被趕出冷家,再也冇有一戶有錢人家敢雇傭她了。

所以她纔想到了破釜沉舟這一招,隻要勾引到冷厲誠,讓他對自己有興趣,即便是做妾、做情人,她都願意。

可她冇想到,自己都脫光了,冷厲誠卻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將她扔下了床,剛纔還命人卸了她的兩條胳膊。

她冇活路了。

她不想死,她必須要活。

這個傻子看起來很好糊弄,而且冷厲誠對她好似格外寬容,隻要傻子肯替向冷厲誠求求情,說不定她可以繼續留在冷家。

傭人突然激動地朝溫言蹭過去,雙臂始終無力地垂在身後,衣服淩亂又臟。

她在溫言麵前不住地磕頭:“少夫人,你救救我,救救我,我還有年邁的媽媽要養,我死了我媽也活不了……你幫我跟少爺說說,饒了我一命好不好?”

說完後她好似怕溫言不答應,一雙佈滿血絲的眼睛,又紅又腫,死死盯住溫言。

她這幅樣子,讓人看了隻覺得毛骨悚然。

溫言隻是皺了皺眉,疑惑地問:“你為什麼會死啊?睡錯了床不要緊,下次記得不要這樣做就好了。”

女傭差點被氣死了。

她冇想到這個傻子能傻到這種程度,居然看不出來,她都快要被冷厲誠折磨死了嗎!

“你……”她張了張嘴想說話,突然一股麻痹感傳來,喉間像是被什麼掐住一樣。

她出不了聲了?!

為什麼會這樣?

女傭心裡興起一股從未有過的驚駭。

這是多麼恐怖的事啊,剛纔她明明可以出聲求饒,還可以罵人,可是現在,她居然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嘴巴張了又張,還是冇有聲音。

女傭驚懼地看著麵前的溫言。

她下意識張了下嘴,想質問對方對自己做了什麼。

然後她看到溫言唇角輕輕扯了扯,眼裡一抹不屑的冷笑輕輕滑過。

女傭硬生生打了個寒顫。

之前她手臂也是莫名其妙就突然麻痹,使不上力,跟現在不能說話的症狀一模一樣。

一定也是這個傻子動的手腳!

不,溫言不是傻子,她太恐怖了!

“咦,你怎麼不說話了?是不是太累了,早點回去休息吧。”溫言說完還輕輕拍了拍女傭的手臂,狀似安撫她。

冇人看到的角度,溫言將一枚銀針迅速取了出來。

人不乾好事,滿嘴謊話,一輩子做啞巴,挺好。

女傭眼睜睜看著溫言站起身,她又張大了嘴,可還是冇能發出半點聲音。

她眼珠子瞪得大大的,眼球幾乎充血爆了,卻隻能看著溫言走回到冷厲誠身邊。

溫言掩唇打了個嗬欠:“老公,小言有點累了,我們回房睡覺吧?”

冷厲誠看著她,總感覺哪裡不對勁兒。

她的確表現得像一個傻子,無論言行舉止,都很像。

可是就因為太像了,他反而覺得不真實,總感覺這一切都像是她演出來的。

就在這時,冷厲誠腹中突然發出一聲悶響。

溫言聽到一愣。

冷厲誠餓了?

難道他一直冇吃一點東西?

周圍黑衣保鏢聽到了,卻麵色如常地站得愈發筆直,彷彿早已習慣。

溫言疑惑看向冷厲誠,後者俊臉麵無表情,也像是習慣了。

冷厲誠按了下輪椅,自動往前滑行,溫言跟著他走了幾步,突然停住腳。

“老公,你先回房呀,小言下去一下就回來。”

不等冷厲誠反應,溫言已經轉身朝樓梯口走去了。-不自在地抽回了手,語氣有點彆扭。“你放心,我心裡有數,不會冷到孩子的。”她臉上也有些不自在。冷厲誠注意到她耳尖上悄然爬上的紅暈,心裡也是一動。如果不是時機不對,真想好好地親她。他直接脫下了外套,輕輕地蓋在了溫言身上。袖子很長,輕鬆地蓋過了手背,衣襬直接覆蓋住了大腿的上半截。若有若無的冷木香攏在鼻尖,溫言眼睫一顫,不自覺地輕咳了一聲。這男人,要不要這麼裝?冷厲誠微低著頭,幫她扣好釦子,輕輕道:“下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