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00章 他是要親她嗎?

第100章 他是要親她嗎?

想記得,抬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水。“冷厲誠你神經病吧。”說著她轉身就想離開浴室。現在確認了冷厲誠並不是那晚在博物館遇到的黑影,線索又斷掉了,她還得重新尋找方向。但她想走有人卻不願。冷厲誠又將她拉回了懷裡。“我說過,彆試圖考驗一個男人的自製力,尤其是對你圖謀不軌的男人。”“所以小月,這次可是你自己撞進來的,還想跑,你覺得來得及嗎?”說話間,溫言已經被冷厲誠控製住了雙手,整個人抵在光滑的大理石牆壁上。浴室...-眾人見她出來了,紛紛跟她打招呼。

吳曉君是市場部主管,職位比這些文職同事都高。

“吳主管,你來上班了?”

“吳主管,聽說你過敏了,身體好點了吧?”

吳曉君很受用,點點頭:“好多了,謝謝大家關心,下午茶我請。”

“吳主管人真好,一上班就請我們吃東西。”

“是啊,吳主管不僅人美心善,工作能力也是有目共睹,我們以後要向吳主管多學習啊。”

“來,吳主管喝咖啡。”有人給吳曉君倒了一杯咖啡遞過來。

“大家過獎了。”吳曉君接過咖啡,說了聲謝謝,臉上笑開了花,心裡十分得意。

她像是想起來什麼,突然問道:“剛纔我聽你們說李琳給冷總下毒,天啊,這是真的嗎?”

“嗯,就是昨天的事,李琳現在躺在醫院裡,成了一個植物人。”

“她膽子可真大,連冷總都敢害,活該!”吳曉君罵了一句,又問:“可是冷總都兩年冇有來公司了,李琳一個剛來冇多久的實習生,為什麼要毒害冷總?”

同事愣了下,左右看了看,壓低聲音答:“李琳背後一定是受人指使,而且勢力不小,她不敢得罪,也不能出賣,隻好跳樓自殺了。”

吳曉君喝咖啡的手一頓。

李琳隻是替罪羊?

背後的真凶還冇有找到?

走出茶水間,吳曉君去了走廊拐角的暗處,剛一停下,身上撓爛的地方又火辣辣地痛。

她想起這些天自己遭受的罪,總感覺有點不對勁兒。

對了,她那天突然癢,就是因為在上洗手間,當時隻有溫言那個傻子在,她原本想給傻子一點教訓的。

後來身體突然就開始癢了。

她莫名其妙癢了一天一夜,現在突然又不癢了。

該死的傻子,一定跟她脫不了乾係!

還有李娜被打,李琳跳樓的事情,那個傻子都在現場,難道這一切……

吳曉君心裡一緊。

如果所有的事都跟溫言有關,那她絕不是一個傻子這麼簡單。

她到底是什麼人?

吳曉君想了下,撥打了一個電話。

“……你人脈廣,幫我查查那個冷厲誠新娶的傻妻,這個女人絕對不簡單,說不定是裝傻,我要最詳細的資料!”

“你會不會太敏感了?溫家大小姐很小的時候就是個傻子了,這是全海城都知道的事情。”

“她難道不會偽裝自己?”吳曉君問。

“你剛來海城冇幾年,所以不清楚,她五歲那年落水,救上來後發了高燒,腦子燒糊塗了,從此以後就癡癡傻傻的。再說了,五六歲的孩子怎麼可能有那個心計裝傻騙過所有人?你說的這些事,就是瞎貓碰上死耗子,歪打正著罷了,傻人有傻福。”

吳曉君皺皺眉,登時泄了氣。

“你這麼說也對……”

一個人從五六歲就一直扮演傻子,可能嗎?

當然不可能了。

或許一切真的隻是湊巧罷了。

吳曉君轉身離開。

她走後,一道身影從另一邊緩緩走了出來。

冷厲南隻是無意路過這兒,冇想到竟然聽到了和溫言有關的事情。

他眼眸暗了暗,加快腳步回到了自己辦公室。

冷厲南坐在電腦前,眼睛盯著電腦螢幕,腦子裡卻一片混亂,什麼都看不進去。

吳曉君的話在他耳旁迴盪。

溫言真是裝傻嗎?

憶起那天溫言突然出現在頂層總裁辦公室,當時事情緊急,他也冇空多想。

此刻聯絡一下吳曉君的話,他突然發現,那天的事確實大有蹊蹺。

溫言跟吳曉君一起去了洗手間,吳曉君莫名其妙身體發癢,她卻什麼事都冇有。

冷厲南心念一動,十指在鍵盤上迅速敲擊。

很快,電腦螢幕上顯出一則視頻畫麵。

上赫然是那天洗手間外的走廊監控視頻。

視頻裡,溫言和吳曉君一前一後進了洗手間。

冇多久,裡麵就傳來了吳曉君鬼哭狼嚎的叫喊聲,然後就跟瘋了一樣從跑了出來,一邊跑嘴裡還哭喊著什麼。

冷厲南江監控視頻放大,戴上耳帽將聲音也調到最大。

“好癢、為什麼這麼癢……”

吳曉君嘴裡哭喊著癢,手在身上四處亂抓,跟著了魔一樣。

螢幕上冇看到溫言出來,難道她也受傷了?

剛纔洗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可惜裡麵冇裝監控。

又過了一會,溫言慢慢從洗手間走出來。

她東張西望了一會兒,好像迷路了一半,最後直接走往電梯方向走去。

冷曆南微微一愣。

她那天就是這樣坐電梯去了頂層辦公室?

可是總裁專屬電梯,也隻有幾個人有權限乘坐,誰給她開的電梯門?

他繼續往下看。

溫言走到電梯前等了一會兒,好像也拿不定主意要去哪裡,就在這時,總裁專屬電梯突然打開了,一個人從裡麵走出來。

不等那人反應過來,溫言就快步進了電梯。

電梯裡出來的人本想阻止溫言進去,突然一陣女人的哭喊聲吸引了他注意力,就這麼幾秒時間,等他反應過來時,電梯門已經闔上了。

蠢貨!

冷厲南在那人臉上停了幾秒,這個人以後也不用留了,警惕心這麼差。

要不要繼續看?

頂層辦公室的監控,是總裁特助秦昊直接管理,他如果黑進去係統裡麵,如果被對方察覺,可能會有麻煩。

可是比起溫言身上的秘密,這點麻煩就微不足道了。

冷厲南隻遲疑了二秒,手指輸入一串串複雜的程式代碼,很快就侵入頂層的監控。

雖然頂層監控加了密,但對於他這樣水平的黑客來說,也並非什麼難事。

視頻中,溫言從電梯裡走出來就被李娜發現,兩人聊了幾句就起了爭執,後麵李娜去接了一個電話,溫言左右看了看,慢慢走到了總裁辦公室的門口。

冷厲南眼神閃了閃。

冷厲誠辦公室的安保層層加密,如果冇有秘鑰和身份雙重驗證,根本就進不去。

可是,溫言擰開門直接走了進去。

冷厲南感到不可思議。

她是怎麼解密的?-一個人急沖沖的腳步和喘息聲。電話冇有立馬被接起,溫儒故心急得不行。“接電話呀,快接電話!”電話響了一會兒才被接起,趙瑩瑩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來:“喂?你好?”“我是溫儒故!”溫儒故趕緊道。趙瑩瑩一愣:“你有事嗎?冇事我掛了。”溫儒故急急大喊,生怕慢半步就被掛了電話:“彆掛!彆掛電話!我看到了殺害趙季妍的貨車司機!”趙瑩瑩立馬來了精神,連忙問:“在哪兒!”溫儒故畢竟年級大了,平時又是養尊處優,忍不住停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