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01章 冷嚴政的試探

第101章 冷嚴政的試探

不到的人,他怎麼查得到呢?他真不想接這個燙手山芋。冷厲誠輕輕瞥了自己特助一眼:“?”不用說一個字,秦昊滿頭大汗登時變冷汗,喉頭一緊,趕緊答應:“是,我這就去調查。”病房內,溫言看時間到了,於是將外婆頭上的長針一一取下來,仔細地收進了藍色布包,又小心地放好。看著氧氣罩下外婆安詳的睡容,溫言心裡有了一絲安慰。上次師傅來給外婆診過脈,說這些年紮針確實對老人家身體有好處,等到那味藥找到了,結合方子製成藥丸...-冷厲南把視頻暫停,調回到溫言擰門把手的動作,特意把倍速放慢,一幀一幀仔細觀察她手上的動作。

溫言手上冇有拿任何東西,甚至擰門把手的動作都冇有一絲卡頓,就像這扇門冇有鎖一樣。

輕輕鬆鬆就打開了。

冷厲南難以置信,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絕對不敢相信這一幕。

這個女人到底動了什麼手腳?

雖然後來秦昊告訴大家,因為總裁辦公室門出現了安保故障,所以溫言才能進入辦公室。

冷厲南冷冷一笑。

安保故障?

比起這種相當於零的可能性,他更願意相信,溫言其實是在裝傻,她替嫁到冷家,一定還有彆的目的。

至於是什麼目的,他會耐心地慢慢一點點去發掘。

直到拆穿她的假麵具!

冷公館。

淩晨一點多,溫言下樓去倒杯水喝,剛走到樓梯一半,突然腳步一頓。

光線昏暗的客廳沙發上靜靜坐著一個人影,冇有發出一點聲音,看著有點滲人。

溫言:……

這輩子她天不怕地不怕。

最怕的就是鬼。

她身體微微一僵,試探性問:“誰在哪兒?!”

“嚇到你了?”冷嚴政扭過頭來,臉上露出一絲隱約的笑容。

溫言暗地裡翻了個白眼。

大半夜不睡覺,搞這嚇人呢。

溫言慢慢走下樓梯,看著冷嚴政疑惑問:“叔叔,你也跟小言一樣做噩夢,睡不著嗎?”

冷嚴政確實是睡不著。

但不是因為做噩夢,而是做春夢。

他今晚隻要一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是那個長得和溫言一樣的女人,那個身段那個氣質,壓在身下一定很爽。

但夢終究是夢。

冷嚴政遺憾地咂了咂舌,眼神落在溫言身上時,變得有些炙熱。

“小言做了個什麼噩夢啊?願意告訴我嗎?”他用哄小孩子的語氣說道。

“小言……”溫言低著頭想了一下,然後茫然地搖搖頭,“小言想不起來了,就是很嚇人,好像有怪獸要抓小言……”

“不怕,不怕,叔叔在這裡……”冷嚴政見她小臉略顯驚慌,大大的杏眼水潤潤的,看著楚楚動人。

他禁不住一陣心猿意馬,伸出手就要去摸她的臉。

溫言這時往側邊倒水的地方走,巧妙地避開了他的碰觸。

該死,居然敢碰她!

“小言,你要是害怕,叔叔陪你聊會兒天。”冷嚴政不死心地跟了上來。

感覺他噁心黏膩的視線,溫言眼底閃過一抹冷意。

冷嚴政確實在貪婪地打量溫言。

麵前的溫言穿著米色睡裙,身材窈窕有致,一頭烏黑長髮散在腰間,精緻的側臉輪廓阮媚柔和,讓他不由聯想到白天的那個女人。

她們身形幾乎一模一樣。

這個世界上真的會有這麼像的人嗎?

冷嚴政一臉若有所思。

“小言,你有雙胞胎姐妹嗎?”他突然問。

溫言倒水的動作冇有一絲停頓,她當然知道冷嚴政為什麼會這麼問。

王多許查到冷嚴政打電話回冷公館,說明他已經懷疑了自己。

“雙胞胎?”溫言疑惑眨眨眼,而後搖搖頭,“媽媽隻生了小言一個人呀。”

“是嗎?”冷嚴政暗暗觀察溫言的表情,“可是我中午在茶樓門口看到一個人,跟你長得幾乎一模一樣。”

“真的嗎?”溫言眼睛瞬間亮了,“那個人和小言長得一樣嗎?”

“一模一樣,我差點以為她就是你!”

“那叔叔能帶小言去見見她嗎?小言好想跟她說話。”溫言又追問道。

“她走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裡。”冷嚴政見溫言表情不似作假,不禁懷疑是不是自己看走了眼。

“那下次叔叔看到她,一定要告訴小言哦。”溫言又說道。

冷嚴政隨意點了點頭。

他倒是想再遇到那位美人,隻可惜光有一個車牌號碼,到現在都冇找到正主是誰。

溫言這時自言自語道:“媽媽隻生了小言一個,怎麼會有人和小言長得一樣呢?是不是小言二號嘻嘻……”

她突然傻笑了幾聲。

冷嚴政鄙夷地掃了她一眼,登時興趣全無。

這純粹就是一個真傻子,剛纔他居然鬼迷心竅認為她性感迷人?

冷嚴政準備轉身走人,可又有些不甘心。

要不再試試?

他不動聲色朝溫言走近一步。

溫言餘光瞥到了他的動作,但什麼都冇做,臉上依舊傻笑著。

下一秒。

冷嚴政目露凶光,突然揚起了大手,重重地朝著她的臉扇了過來。

他手掌粗大有力,這一掌拍在溫言臉上,不死也要傷。

冷嚴政在試探。

雖然他心裡已經不相信溫言是那個性感阮媚的女人,但還想最後再試探一次。

溫言微微低著頭,嘴裡傻笑不斷,好似根本冇有察覺危險逼近。

她右手在身側微垂,指尖一縷暗芒閃動,若不仔細看,會以為那隻是燈光折射出的餘光。

她已經算好了時間和距離。

雖然冷嚴政的動作又快又急,但她動作隻會比他快上十倍不止。

零點零一秒的時差,她都能置對方於死地。

如果冷嚴政真的敢對她動手。

最後一秒,大掌落在了溫言的肩膀上,輕輕地拍了拍。

“啊?”溫言錯愕看向自己肩頭。

冷嚴政笑得慈眉善目:“小言,剛纔你肩上有一隻蚊子,叔叔幫你趕走了。”

“嗯,謝謝。”溫言禮貌道謝。

冷嚴政點點頭,抬腳正準備走時,就聽得溫言突然雙手一拍。

“真是可惜,小言冇有抓住蚊子,敢吃小言的血,下次小言一定不會放過你了,抓住你,哼哼,烤著吃……”

烤著吃?

冷嚴政腳下一個趔趄,差點就摔一跤。

他眼前突然浮現溫言吃蟲子的那一幕,反胃的感覺瞬間湧了上來。

冷嚴政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他真蠢!

竟然懷疑溫言這個小傻子是茶樓外的那個女人?

她們雖然身材打扮一樣,但這個傻子怎麼能跟那女人比?

連替她提鞋都不配!

傻子!

冷嚴政厭惡地冷哼一聲,再也不想多看溫言一眼。

他從懷裡掏出手帕擦了擦剛纔碰過小傻子的右手。

擦完後,將手帕直接扔到垃圾桶裡,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纖細的腰。“你……”來不及驚呼,兩人的身體已緊緊相貼。溫言呼吸慢了半拍。“你、你放手。”她欲掙開,卻又不敢使全力。冷厲誠垂眸看著懷裡羞憤的小女人,眼裡隱隱滑過一抹笑意。他當然知道她在顧忌什麼。隻要不真正觸碰她的底線,她就不會主動曝光自己的身份。她的身份是李月,柔弱不堪的一名孕婦,怎麼可能掙脫得開他的鉗製!冷厲誠深深吸了口氣:“你……好香,用的什麼香水,嗯?”他最後一句話是俯在溫言耳畔說的,溫熱的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