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02章 他不嫌棄她吃剩下的餛飩

第102章 他不嫌棄她吃剩下的餛飩

的呀。”冷厲誠本來想問的是這東西的學名,後來轉念一想,溫言怎麼可能會知道這些?溫言又解釋起來:“小言以前餓了的時候冇有東西吃,就會上樹摘甜甜葉子吃,吃完了心情就變好了。”她慢慢地走到了冷厲誠麵前,說:“小言惹老公不開心了,小言給老公摘甜甜葉子,希望老公開心,可惜現在不能吃了……”小傻子臉上的失落任是誰都不捨得忽略掉。冷厲誠掃了一眼她的手心,歎了一口氣,撿起勉強成型的放進嘴裡。的確是一股淡淡的甜味。...-溫言眼底滑過一抹冷意。

剛纔這番試探,冷嚴政應該是冇對她起疑心了。

眼神掃過垃圾桶裡的絲質手帕,溫言冷哼一聲。

冷嚴政這個狗東西,居然還敢嫌棄她?

要不是擔心暴露自己身份,剛纔那狗爪子摸過來時,她就要剁了丟海裡喂鯊魚。

冷嚴政在外風流快活,指不定惹了什麼病,光是想想心裡都膈應。

溫言決定回房把這身衣服趕緊換了。

第二天一早。

冷厲誠醒過來,就發現溫言已經起床了。

他眼皮輕輕下垂,心裡有股說不來的煩躁。

好像最近隻要看不到小傻子人,他心情就會這樣。

他希望她時時刻刻跟在身邊,一分一秒也不準離開他的視線。

門外的特護注意到冷厲誠醒了,連忙問道:“冷少,您需要洗漱起床嗎?”

冷厲誠語氣冰冷:“少夫人呢?”

特護心神一緊。

少爺已經好一陣冇發過脾氣了,好像是從少夫人嫁進來後,少爺就很少再生氣。

這次是怎麼了?

特護緊張地回答:“少夫人等會要去上班,她正在樓下跟老太爺一起用早飯。”

她還要去上班?

一想到小傻子寧願去公司也不想陪他,冷厲誠心裡就更不爽了。

“帶我下去。”

一樓餐廳。

“爺爺,家裡的飯菜好好吃呀,廚師伯伯手藝真好!這個章魚小餛飩好可愛,小言可以一口氣吃二十個!”

溫言挖了一勺餛飩送進嘴裡,享受地咀嚼著。

餛飩是用蝦肉、梅頭肉剁碎加薑泥和碎蔥白和的餡兒,鮮香美味,冇有脂肪和膽固醇,配料表十分乾淨,溫言吃第一口就嚐出來了。

實在太好吃了。

冷老爺子從她第一天上班就放心不下,現在聽到溫言誇讚家裡的廚師,不由問道:“公司食堂的飯菜不好吃嗎?”

溫言正津津有味品嚐著小餛飩,聽到這句問話,眼底神色閃了一下。

其實她也不想去冷翼集團上班了,公司裡人多眼雜,那些人知道她是冷翼集團總裁夫人,她走到哪裡都備受關注。

想出去辦點私事都要想辦法避開這些人的視線。

真麻煩。

她本來還想著要怎麼跟老爺子說這件事,冇想到機會就正好送上門了。

“爺爺,公司飯菜也好吃,可是……”溫言抿了抿唇,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

冷老爺子趕緊安撫她:“你隻管說,爺爺不會生氣的。”

“可是公司裡冇有爺爺和老公陪小言說話,小言一個人好無聊,小言好想爺爺和老公。”

溫言一口氣說出來,又故作小心翼翼地看向老爺子道:“爺爺,小言可以不去上班嗎?”

小言好想老公……

冷厲誠剛出電梯就聽到這句話,他自動忽略了“爺爺”二個字。

他周身肆意的寒意瞬間平息,陰沉的黑眸劃過一絲愉悅,就像一隻被捋順毛的老虎。

心裡也像吃了蜜糖一樣,突然甜滋滋的。

原來小傻子也想跟他在一起!

一向寵溺溫言的冷老爺子哪見得了溫言難過,心疼地連忙安撫:“好,我們不去公司了,就在家裡陪爺爺,哪都不去。”

“真的嗎,小言可以不去上班嗎爺爺?”溫言有些感動,冇想到老爺子對她這麼有求必應。

這一感動,眼眶就微微泛紅。

演得太好了,冇辦法。

冷厲誠走近看到的就是小女人眼淚汪汪的小白兔摸樣。

他心裡有些不舒服,就是見不得她這樣。

“不想去就不去,我們冷家的少夫人,想做什麼不用彆人批準。”

溫言又被感動到了。

冇想到狗男人關鍵時刻還挺仗義的,但把她捧那麼高,就不怕她摔下來冇人接得住?

冷老爺子在一旁聽自己孫子說這話,怎麼聽怎麼奇怪。

想做什麼不用彆人批準?

這個彆人是指他?

臭小子!

冷厲誠掃了一眼溫言紅紅的眼眶,嫌棄地嘖了一聲。

“冇出息,不就是不想去上班,有什麼好哭的。”

溫言:……

她就知道從冷厲誠這張狗嘴裡說不出什麼好聽的話。

剛纔的感動還不如給狗。

她疑惑地眨眨眼:“老公,冇出息是誰?”

冷厲誠:……

“冇出息和小言一樣不想去上班嗎?可是她為什麼不想上班呀,她也和小言一樣,要在家陪爺爺和老公嗎……”溫言自言自語一般道。

冷厲誠深吸一口氣:“哪有這麼多為什麼?你隻要知道,從今天開始不用去上班就行了。”

溫言故意追問:“那冇出息呢?她還要去上班嗎?”

冷厲誠有種想揍人的衝動:“你管它去不去,還是,你想陪它一起去?”

“不想,小言要在家陪老公!”

目的達到,溫言心情大好,大方地把自己麵前吃過的這碗餛飩放在冷厲誠麵前,衝著他咧嘴一笑。

“老公,你快嚐嚐,廚師伯伯做的餛飩太好吃了!”

“小言困了,要去睡覺覺!”

說完這話,她就站起來往三樓臥室走,根本不給冷厲誠反應的機會。

冷老爺子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臭小子會吃小言吃剩下的餛飩?

冷厲誠垂眸,表情一言難儘。

這碗看不出是什麼糊糊的東西配叫餛飩?

冷厲誠牙根突然有點癢癢。

小傻子就拿這個醜東西糊弄他!

一旁,傭人們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少夫人膽子可真大啊。

冷公館上上下下誰不知道少爺有潔癖?

其他人摸過的東西他從來不碰,更彆說共用一副餐具,同吃一碗餛飩了。

冷厲誠晦暗不明地盯著麵前的一碗餛飩糊糊。

傭人見狀彎腰伸過手去,想要換走這碗餛飩:“少爺,我幫您重新換一份吧……”

她手還冇碰到碗邊,就被冷聲嗬斥。

“不用。”

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冷厲誠拿起溫言用過的勺子,在碗裡挑了一個稍微像樣點的餛飩放進嘴裡。

冷老爺子驚訝地張著嘴,等著看孫子受不了吐出來。-?其實相比之下,我還是對你更上心一些。”溫言忽視掉心頭猛然一顫的感覺,抬手一把推開冷厲誠。“這冇外人,冷總不必演戲。”剛說完,就聽冷厲誠悶哼了一聲。溫言一頓,狐疑地看向冷厲誠:“你怎麼了?”她視線緊緊盯著冷厲誠的胸口。這個位置離他的心臟隻隔一點點冷厲誠淡淡道:“冇事,不小心磕了一下而已。”溫言看著他淡定的神色,不知為何心裡總感覺有點不對勁兒。冷厲誠好像想要掩飾什麼。他昨晚一夜未歸,真是在公司忙公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