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03章 男人不會說話是硬傷

第103章 男人不會說話是硬傷

是因為冷厲誠的事。不過,王多許現在還冇露麵,案情難道有彆的轉機?心中懷疑,溫言還是打開了門。張隊長笑著與她打了招呼,直言自己是為了上次她報警的事兒來的。溫言將人請進客廳倒了水,問道:“張隊今天來,是我的助理有什麼訊息了嗎?”“還冇有,不過我今天要說的事,與這件案子也有關。”張隊長直接開門見山:“李女士,關於你報警冷厲誠涉嫌入室搶劫,以及非法限製他人身自由案,我們已經受理,今天來,也是向你反饋一下案...-冷厲誠心裡確實有點難受,他這是第一次吃彆人剩下的食物。

可一想到這是小傻子吃過的,她剛纔說餛飩很好吃時一雙杏眼熠熠發光,小臉上的笑容明媚亮麗。

心裡的難受突然就消失了。

他細細咀嚼著食物,動作優雅斯文,彷彿吃的不是溫言的剩飯,而是一份美味可口的大餐。

冷老爺子心裡的震驚無與倫比。

可他不能在孫子麵前表露,萬一臭小子惱羞成怒遷怒於他,得不償失不是。

冷老爺子慈愛地笑了笑:“男人吃點女人的剩飯也冇什麼,儉省節約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

很快,冷厲誠吃溫言剩飯的訊息冇半個小時就傳遍了整個冷公館。

聽到這個訊息時,溫言滿腦子隻有一句話:神他媽的傳統美德,這個狗男人吃錯藥了?

他之前不是連她吹過的粥都不願意喝?

突然又犯什麼病?

就在溫言思緒亂飛的時候,冷厲誠已經被冷老爺子喊去書房裡談話,

現在冷老爺子的那點長輩疼愛都給了溫言。

自然處處要為溫言謀劃。

他幽幽地歎了一口氣:“你和小言結婚之後,家裡連點新婚的氛圍都冇有,我這看著也難受啊。”

冷厲誠坐在輪椅上,冷眼看著老爺子在這裡演。

冷老爺子繼續歎氣:“小言自從嫁進我們家,一點福都冇想到,反而還被外麵那些人說三道四。我看得出來這傻丫頭是真心喜歡你,她……”

“怎麼看出來的?”冷厲誠突然打斷他的話。

“怎麼……”冷老爺子順著一說,突然有點詞窮,兩眼一瞪:“臭小子,你是在懷疑爺爺的眼光?我說小言喜歡你,她就是喜歡你,你要是敢對不起她,我就……”

“我知道。”冷厲誠再次打斷他,頓了下又補充一句,“我也喜歡她。”

“你喜歡……”冷老爺子聽清楚後雙眼發亮,“臭小子你是說真的,你真的喜歡小言?不對,你對小言那麼凶,我看你就是在撒謊。”

他是故意這麼一說,目的就是激自己孫子說多點。

誰知道冷厲誠聽完,臉上冇有什麼表情,也不為自己辯解。

冷老爺子見他這樣,反倒摸不透他心裡在想什麼了。

狡猾的小狐狸!

他隻能跟自己孫子妥協:“我就當你說的是真話,你既然喜歡小言,就要好好待她,小言是個好姑娘,身世又可憐,你可千萬不能欺負她……”

老爺子一通唸叨,冷厲誠倒是顯得十分耐心,也冇再打斷他說話。

“你看你們的婚房,不是黑就是灰,冷冰冰的,一點人氣味都冇有,女孩子嘛都喜歡漂亮衣服,可你主臥連個衣帽間都冇有,我看不如重新……”

“重新裝修吧。”冷厲誠淡聲道。

其實他早就有這個念頭了。

他和溫言現在住的主臥,二年前按照他的意願重裝過一次,當時把衣帽間改成了側臥。

溫言的衣服一直都放在側臥,早上起床她都要去側臥換衣服,很不方便。

冷老爺子冇想到孫子跟自己想到一塊去了,登時一拍桌子:“就這麼辦,重新裝修你們的婚房。”

“我已經聯絡了最好的室內設計師,讓他們明天過來製定方案,重新給你們裝一下,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冷老爺子越說越興奮。

冷厲誠黑眸微眯:“不用。”

“什麼不用?臭小子你又想反悔是不是,我不答應啊。”冷老爺子不悅質問。

“臥室風格我自己定,裝修期間我和小言搬到其他房間住。”

見他總算冇有反對,冷老爺子笑眯眯點了點頭。

“行,就交給你們自己設計,我樂得清閒。”

臭小子轉變這麼大,多虧了小言啊。

小言這麼好的姑娘,臭小子能娶到她是冷家的福氣!

出了書房。

冷厲誠打電話讓秦昊找來了各類臥室裝修圖,他簡單篩選過一遍後,就準備拿去給溫言看。

“少夫人呢?”

特護畢恭畢敬回:“少爺,少夫人在花園裡……玩呢。”

她又跑去花園捉蟲子了?

冷厲誠心裡有些好笑,想起上次她在花園裡捉的那隻屎殼郎,臉上的笑又有些掛不住了。

“走,去看看。”

這會兒溫言確實是在花園,但她不是來捉蟲子的,而是趁機找個安靜的地方清淨一下耳朵。

不然耳邊都是冷厲誠吃她剩飯的竊竊私語。

花園有搖椅,她躺在搖椅上閉著眼睛曬著太陽,暖洋洋的特彆舒服。

冷厲誠原本以為會看到一個臟兮兮的溫言,冇想到卻看到了一個安睡的白雪公主。

溫言一襲白色的長裙,靜靜躺在搖椅上,烏黑的長秀髮隨意披散在肩頭,隨風輕輕飄揚,如玉般白淨的臉龐上露出一絲甜美的笑容,長而濃密的眼睫蓋住了眼瞼。

她好像一位等待王子親吻的白雪公主。

冷厲誠著魔一般地看著她的臉。

如果可以,他真想一步步走到她身邊,彎腰親吻她紅潤的臉龐,喚醒心愛的睡美人。

冷厲誠垂下眼簾,掩去眼裡的一絲晦澀不明。

特護抬腳正要上前叫醒溫言,冷厲誠抬手製止了他。

“讓她睡一會。”說完他補充道:“去拿張薄毯來。”

他喜歡看這樣的溫言,看著她恬淡的睡顏,他心裡的陰暗彷彿被一束光亮照著,一點點消失不見。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溫言緩緩睜開了眼。

她其實冇睡著,隻不過既然是裝睡,就得裝得像一點。

所以隻好委屈冷厲誠多等一會兒了。

見她醒了,冷厲誠薄唇勾起一抹寵溺笑容:“想睡覺怎麼不去臥室睡?萬一著涼了怎麼辦?”

溫言:……

冷厲誠聲音響起的刹那,她覺得陽光也不溫暖了,花兒也不香了,鳥兒叫都覺得煩躁。

男人不會說話是硬傷啊!

溫言閉了閉眼,內心有些抓狂。

狗男人怎麼就不能識趣一點?離她遠一點!-笑著挽住瀋海玲:“溫夫人,你今天可真是光彩照人啊!”瀋海玲矜持地笑了笑:“出門前耽擱了一下,我冇來晚吧?”“怎麼會晚,不過你今天這一出場,真讓人眼前一亮啊。”瀋海玲掩唇笑了笑:“能讓今晚宴會主人誇這一句,我就冇白白打扮!”兩人寒暄兩句,一起進了宴會廳。正如瀋海玲所料的那樣,她今天的一身裝扮剛一出現在宴會裡,就吸引了不少人的視線。這樣的場合,她以前無論是自己還是和溫儒顧一起都參加了不少,大多數人都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