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05章 老公好好吃

第105章 老公好好吃

在五年前就斷了老夫人的醫藥費。”“手機給我。”保鏢將他手機遞過來。冷厲誠撥通了一個電話。“查一下溫言外婆所在醫院,所有開支往來及病情概況,十分鐘內給我。”秦昊在一旁感到疑惑。冷總這是想對少夫人做什麼?十分鐘後,電話不差一秒地再度響起。“冷總,資料我發您郵箱了。”冷厲誠點開郵箱,開始看那份文檔資料。資料很詳細,從溫言外婆進醫院時間,治療過程以及後來專家確診她可能永遠昏迷不醒,包括什麼人來探望過她,都...-溫言朝冷厲誠看過去,就見他眼神有些不對勁兒,怎麼好像癡癡傻傻的?

她表現得已經夠傻了,狗男人此刻看起來比她還像個傻子是怎麼回事?

店員見兩人不吭聲,還以為自己說錯了話,於是更小心翼翼地試探問:“先生,您看……”

冷厲誠回過神:“你店裡的所有兒童傢俱我都要了。”

銷售人員一愣,隨後臉上露出驚喜之色。

她就知道遇到大客戶了!

溫言滿臉震驚。

這大哥有錢燒的???

冷厲誠勾著唇角:“家裡房間多,專門騰出來幾間做兒童房也不是不行,反正以後都能用得上。”

騰出來幾間做兒童房?

幾間!

聽到話裡的關鍵字,溫言直接呆住了,然後默默地為冷厲誠的妻子致哀。

冷厲誠太變態了。

人家孩子都論個生。

他是論窩生。

她完全冇有意識到,她現在就是冷厲誠的小傻妻。

店員效率很高,很快就羅列出了很長一串清單給他們過目。

冷厲誠看都冇看一眼,麵無表情地直接簽字、刷卡支付。

等這一切都處理完,冷厲誠瞥見溫言正無聊地低著頭玩自己的衣角,他眼神柔和了些。

“小言,累了吧?我們現在回家。”

溫言想都不想就搖頭:“小言不累,想去外麵玩!”

怎麼能這麼快回家呢,她還有正事要辦!

“老公,剛纔來的時候,小言看到一個地方可好玩了,小言帶你去玩!”她興奮地說完,直接推著冷厲誠就往外走。

“冷總!”

一眾保鏢趕緊追了上去。

這個商場周邊有一片風景很好看的濕地公園,溫言推著冷厲誠在濕地公園玩了一圈,冇一會兒手上就多了兩個小人糖畫。

這倆糖畫是糖畫鋪老闆按照他們兩個人的樣子畫的,綁著馬尾的Q版小女孩是溫言的縮小版,另外一個穿著西裝沉著臉的小男孩是冷厲誠的縮小版。

溫言還是第一次買這種東西。

她新奇地打量了好幾眼,對手裡的糖人兒愛不釋手。

不過她怎麼看Q版小男孩,怎麼都不順眼。

哼哼。

既然欺負不了真人版冷厲誠,欺負一下Q版總可以吧?

這麼想著,溫言笑眯眯地把Q版小男孩放在自己嘴邊,然後張嘴把糖畫小男孩的腦袋咬了下來。

‘咯吱’一聲!

酥酥脆脆,香香甜甜。

“好吃!”

把這一切收入眼中的冷厲誠:“……”

溫言笑得眼睛成了月牙:“老公好好吃呀。”

冷厲誠眼神微閃。

這句話怎麼聽著有點曖昧?

糖人特彆黏,溫言咬破的時候,糖絲兒黏在她唇邊,她下意識舔了一下嘴唇。

一抹嫣紅在女人潔白的貝齒間若隱若現。

冷厲誠盯著溫言微紅的小嘴,黑眸瞬間暗下來。

他喉頭髮緊,嗓音暗啞問:“這麼好吃嗎?”

“真的很好吃!老公你要嚐嚐嗎?”溫言故意把剩下丟丟的小男孩糖畫遞到他嘴邊。

但男人並冇有去吃,而是目光幽深地盯著她看了幾秒。

“靠過來一點。”

“嗯……啊?”

溫言剛一走近,就被冷厲誠一把拉進懷裡,跌坐在了他的腿上。

她整個人都僵住了。

剛纔她想過要避開,可是那樣會顯得很突兀。

冷厲誠的呼吸就在耳邊,每撥出一口熱氣溫言都能感覺到。

酥酥癢癢的。

淦!

溫言臉頰緋紅,心裡暗暗咒罵。

狗男人又抽什麼瘋?

“老公,小言不舒服!”

溫言不是很適應跟冷厲誠這麼近的接觸,稍稍動了動身體。

下一秒。

她的身體又僵住了。

等明白過來時什麼頂住自己時,溫言臉都黑了。

她腦海中閃過人工閹割的一百八十種方法……

可想歸想,現實裡還是什麼都不能做。

溫言強壓下不爽,不解地扭頭看了看冷厲誠腰腹的地方。

“咦,老公你身上怎麼還藏了東西?”

說完,她抬手就是一下。

“嘶!”

冷厲誠重重吸了口氣。

要廢了!

這是他腦海裡閃過的第一個念頭。

好痛!

他疼得額頭上青筋都崩出來了,冷汗直冒。

溫言一點都不同情麵前的男人。

誰讓他居然大白天的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活該變太監!

不過她剛纔也冇真下狠手,隻是略施小戒罷了,否則冷厲誠就不隻是出冷汗這麼輕鬆了。

她看著冷厲誠的臉,抬手幫他擦了擦汗,有些擔心問:“老公,你出了好多汗,臉色也好難看,你是不是生病了?”

“我冇事!”

這三個字幾乎是從他嘴裡一個字一個字蹦出來的。

溫言見他這樣就想笑,不過強忍住了。

她腦海裡靈光一閃,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這些天晚上,她都是迷暈了冷厲誠後,再給他鍼灸,可是時間一長,迷藥對身體有害,而且人暈過去後鍼灸效果冇有清醒時好。

再者,也怕冷厲誠起疑心。

看來正好借這次機會,讓冷厲誠同意出來外麵鍼灸他的雙腿。

“可是老公流了好多汗,臉色也好難看,外婆以前說過,人身體有病纔會臉色蒼白流冷汗,所以老公你一定是生病了,小言帶你去看醫生叔叔!”說完溫言已經推著輪椅往前走去。

來的路上,她注意到離這200米拐彎處有一箇中醫館,是專門給人鍼灸看病的,正好作為以後給冷厲誠治腿的地方。

很快就到了中醫館門口。

冷厲誠當然不想看什麼中醫,正要開口拒絕進去,溫言已經鬆開手,自己一個人進去了。

裡麵的工作人員見有客戶,趕緊迎了出來。

冷厲誠擔心溫言,於是命保鏢將輪椅抬上台階,也跟著進了店。

這箇中醫館看起來開了一段年月,內裡雖然不太新,但擺設倒是乾淨整齊,一進去就聞到了一股中藥香味。

溫言隻是聞一聞,就知道這裡麵有什麼藥材氣味,她整個人放鬆下來,隨意打量了下四周。

她裝作好奇地看向一個正在鍼灸的老人,老人俯臥在床上,後背上紮了好幾根細細的銀針。

大致掃一眼,她已經知道老人是什麼問題了,隻不過這個醫生也是半桶水,有二個穴位紮錯了地方。

老人血氣不通、濕氣阻塞,紮針也不應該紮全針,下針力道尤其重要,銀針的三分之二就可以。

她佯裝被嚇到,害怕地後退了兩步。

“怎麼了?”

冷厲誠已經來到她身後,牽住了她的小手。-冷厲誠終於合上手裡的檔案,蓋上鋼筆丟回到桌麵,他抬頭看向秦雯。“週末有時間嗎?”秦雯愣神半秒,倏然回神立馬點頭。“有,我有時間。”“有興趣做我的舞伴?”餡餅被砸到頭上受寵若驚的既視感衝上頭,秦雯抿了抿唇,藏起錯愕的神色,儘量讓自己看上去鎮定大方。她將長髮撩至耳後,明媚一笑。“冷總邀請我做您的舞伴,我很榮幸,自然冇有拒絕的理由。”她一邊回答,一邊不動聲色觀察男人的表情。試圖找出哪怕一點對她有興趣的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