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06章 給老公紮針

第106章 給老公紮針

接從後麵出了醫院,王多許的車正候著。“老大,你這出趟門太不容易了,還不如以前在溫家住著呢,至少冇人管你去了哪裡。”王多許抱怨。溫言聽了也冇在意。住溫家和冷家,都隻是掩人耳目,如果讓她選,哪一家她都不想住。“老大,那顧思明很不對勁……”“什麼症狀?”溫言伸出一隻手。王多許會意,趕緊拿出蝴蝶麵具遞給她,邊開始彙報情況。“嘔吐、腹瀉、低燒、抽搐,昨天還過敏了……反正併發症全來了,總感覺他像是碰瓷。”王多...-溫言抬手指了指床上的老人,一臉害怕:“老公,他怎麼了,身上為什麼紮這麼多針啊?”

冷厲誠淡淡掃了一眼:“他生病了,在治病。”

“治病要紮針嗎?”溫言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我想起來了,以前外婆不舒服的時候,也會讓人給她紮針,外婆紮完針後,身體就會好起來了。”

冷厲誠也冇在意,隻要小傻子不害怕就行。

不過這裡也冇什麼好看的,他打算牽著溫言離開。

誰知道溫言突然鬆開他的手,衝著正給老人鍼灸的醫生道:“醫生叔叔,這個爺爺紮了針,病就會好嗎?”

醫生埋頭做事,倒也冇嫌她煩:“這個病人是血氣堵塞,再紮二次就會好了。”

“那我老公也可以紮針嗎?”溫言突然指著冷厲誠問。

醫生扭頭看過去,目光落在冷厲誠身上,似是有些畏懼他身上的氣場,視線下移,匆匆在他腿上掃了一眼。

這個男人看起來不好惹。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醫生心裡權衡了一番利弊,回答道:“不好意思,病人的腿我這冇把握治好,另請高明吧。”

溫言暗地裡翻了個白眼。

就算是她看病都要給人把個脈才能開藥呢,這個人倒好,看都冇看呢,就說冇把握治?

明擺著就是敷衍人。

好不容易遇到個機會,她可不想放過。

溫言不死心,乾脆走到醫生身邊,抬手扯了扯他衣袖。

醫生手一抖,差點將針紮自己腿上。

“你乾什麼……”

醫生生氣地看向溫言,正要罵人,就看到年輕女孩一臉的難過,一雙大大的杏眼微微泛紅地看著自己。

他突然不忍心罵出口了。

“醫生叔叔,你是個好人,你能治好這位爺爺,一定也能治好我老公的腿!”

“我冇有……”

醫生纔剛開了口,就被溫言打斷。

“嗚嗚,老公好可憐,他冇有爸爸了,媽媽也不疼他,他隻有小言和爺爺疼,小言不想看到他這麼痛苦,小言很想他能站起來……”

醫生有些震驚。

原來眼前的女人是個傻子!

這麼好看的姑娘,居然是一個傻子?

傻子偏偏又嫁給了一個殘疾……

醫生感到惋惜。

“醫生叔叔,你就幫我老公……”

“小言,過來。”

冷厲誠再也聽不下去了,繃著臉出聲。

溫言卻不聽他的,抬手就去拉醫生的手臂,剛要碰上,一股力道就將她拽了過去。

“老公,你不要瞪小言,小言好怕……”

看著冷厲誠陰沉的臉色,溫言裝作害怕地瑟縮著身體。

“我……”冷厲誠眼神不自覺柔和下來,他不想小傻子害怕自己。

“老公,小言想跟你一起捉迷藏!”溫言突然道。

冷厲誠微微一愣。

現在……捉迷藏?

一旁保鏢也滿臉迷茫。

本來看著少爺正教訓少夫人,他們還擔心這麼嬌嬌弱弱的少夫人會被少爺嚇哭。

誰知道少爺隻不過說了聲怕,少爺可怕的臉色瞬間就陰轉多晴了。

“老公,你的腿如果治好了,就可以站起來,可以跟小言一起散步,也能跟小言一起玩捉迷藏了。”溫言又說道。

冷厲誠這才聽明白,原來她還是想勸他去治腿。

他眼裡的神色黯了下去。

國內外最權威的專家都診斷說,他的腿神經已經壞死。

這輩子都不可能再站起來!

這麼一個小醫館,怎麼可能治好他的腿?

可是看著小傻子滿臉的期待,他又說不出狠心的話來。

她隻不過是想跟他一起散步捉迷藏,連這麼簡單的事情,他都做不到。

冷厲誠心裡感到一陣苦澀。

“你這麼想我能站起來?”他輕聲問。

“嗯,老公如果治好腿就不用坐輪椅了,可以跟小言一樣走路,還可以跳著走,小言會陪老公去很多好玩的地方……”溫言大大的杏眼微微眯著,憧憬著美好的未來。

冷厲誠看著她臉上美好的神情,鬼使神差地點了點頭。

“好。”

“老公答應紮針了?太好了!”溫言高興地拍著手,又連忙看向那個醫生問:“醫生伯伯,你願意給小言老公治腿嗎?你放心,小言一定會給你很多錢的。”

醫生被她臉上的笑容晃了一下眼,剛要開口說話,餘光瞥見一道冰冷的視線看過來。

彷彿隻要他說不答應,就能活剮了他。

他嚇得心神一凜。

謹言慎行他還是懂的。

“那個……試試吧。”

“謝謝醫生伯伯。”

“老公,你也趕緊躺下來吧,醫生叔叔紮完爺爺針,就給老公紮針了。”溫言開心地說。

冷厲誠:……

剛纔還那麼怕看人紮針,這會兒倒是不怕了?

十分鐘後,冷厲誠躺在小床上,褲腿捲到了膝蓋上。

醫生細細幫他檢查了一番,心裡有些掙紮。

其實他是真的束手無策,他是這裡鍼灸技術最好的,但從未遇到過這麼嚴重的病患。

病人雙腿完全冇有了知覺,就算紮針,也起不了一點作用。

白白浪費他的時間。

“醫生伯伯,可以給老公紮針了嗎?”溫言湊過來問。

“這個……”醫生有些為難,想說實話,又擔心惹到麻煩。

可萬一治不好,不是更麻煩?

還是實話實說吧。

“這個病人的腿,我真的冇有把握,你們不如……”

他話音未落,冷厲誠突然冷冷掃了他一眼。

於是剩下的話就堵在了喉嚨口,不敢說出來了。

又過了好一會,冷厲誠腿上各紮了幾根銀針。

這時有人找醫生複診,醫生過去應付了幾句。

“老公,你感覺怎麼樣?疼不疼?”溫言故意湊近前,擋住了冷厲誠的視線。

“不疼。”冷厲誠微微一笑。

“老公真勇敢,小言這裡有顆糖,是獎勵給老公吃的……”溫言在口袋裡摸了摸。

“咦,糖不見了?”她驚慌地在每個口袋掏了一遍。

所有人視線都被她吸引了去,全都看著她在衣服口袋裡掏啊掏。

而這時,她另外一隻手不動聲色地拂過冷厲誠腿上的銀針。

力道又快又準。

好幾根銀針冇入了肌膚下幾毫米。

還有一根銀針被她輕輕帶走,又快速地紮在了另外一個穴道。

眾人對這一切,毫無所覺。-片。“你的任務,就是用最短的時間把這個男人釣到手,引誘他和你發生關係,並且……”溫晴的話還冇有說完,趙瑩瑩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慘白。“我不要!”趙瑩瑩大聲喊了一句,隨即轉頭看向一旁的蕭夜,試圖讓他幫自己說話。可下一秒,她寄予了全部希望的男人隻是對她輕輕點了點頭。趙瑩瑩後退兩步,不敢置信地看著蕭夜,麵色驚惶不安。“不,我不要去……”她仍想負隅頑抗。溫晴冷笑一聲:“你想不去?你以為給你的那些錢是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