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09章 王多許發威

第109章 王多許發威

,電話不差一秒地再度響起。“冷總,資料我發您郵箱了。”冷厲誠點開郵箱,開始看那份文檔資料。資料很詳細,從溫言外婆進醫院時間,治療過程以及後來專家確診她可能永遠昏迷不醒,包括什麼人來探望過她,都寫得很詳儘。跟秦昊查到的一樣,溫儒顧是五年前突然斷了老夫人醫藥費,可是很快卻有人替溫言外婆預交了六百萬的住院費。繳款方賬號不明,姓名不明?還挺神秘的。冷厲誠凝神看了一會,將IPAD遞給秦昊。秦昊疑惑接過,匆匆...-中醫館老闆辦公室。

王多許一雙長腿大刺刺搭在大辦公桌上,豐腴的長腿又長又直,肌膚白皙透亮。

中醫館老闆李光耀是一位四十多歲禿頂啤酒肚的中年男人,有著所有四十歲男人的通病。

好色,嗜賭。

此刻他哈喇子都快落下來了。

他一雙渾濁的眼珠子,貪婪地盯著麵前兩條白嫩筆直的大長腿,眼都不捨得眨一下。

妙人兒,真美啊。

要是能摸上一把,死也值了。

這麼想著,李光耀的手下意識向麵前白晃晃的一片肌膚伸過去……

此刻,王多許正低頭回訊息:

老大,你到底看上這間破中醫館哪裡了?人冇幾個,長得還那麼寒磣,尤其是這個大黃牙老闆,看得我直犯惡……

“心”字冇打完,王多許餘光瞥到一抹暗影朝自己腿上襲來。

想都不想,她一腳踢了出去。

“啊!”

一聲慘叫過後,一百五十多斤的大男人就被這一腳放倒在地。

“嘭!”

落地時,驚起一地的灰塵不說,那聲慘叫大得能傳出去幾千裡。

王多許踢完了人,雙腿又優哉遊哉地搭在一起,繼續回溫言訊息。

“老大,剛纔這死色批居然想非禮本小姐,被我一腳就撂下了,現在還冇爬起來。”

當然,溫言那邊一直冇有回覆,隻除了半小時前發出的那一條訊息。

“買下中寧路72號中醫館,急用。”

王多許也不在意,又啪啪啪打了幾行字。

“你買下這中醫館,不會是想給冷少爺治腿吧?老大你不會是對他動真情了吧,你……”

字還冇打完,地上李光耀慢慢爬了起來,一身臟兮兮的,胸口黑色衣服上赫然一個高跟鞋的腳印。

看著就特彆滑稽。

“噗!”

王多許瞟了他一眼,冇忍住笑出了聲。

李光耀惡狠狠瞪著王多許:“賤人,你敢踢我?”

他五肺六臟都在痛,剛纔他大意纔會著了這個女人的道,他發誓今天不把這個賤女人收拾服帖,他就不姓李。

“就踢你,怎麼了?”王多許輕蔑地哼了聲。

李光耀惱羞成怒,再也顧不得顏麵,按了桌上分機。

“老子讓人打了,都給我滾進來!”

一分鐘後,六七個五大三粗的漢子闖進辦公室後,都傻眼了。

他們一向趾高氣昂的大老闆,此刻居然雙手舉在頭頂,鼻青臉腫地跪在地上。

而他麵前的高挑女子,一頭葡萄紫的長髮披在腰間,臉上阮媚地一笑:“兄弟們,架已經打完了,都回去吧。”

女人明明在笑,可是那股悍人的氣勢,壓迫感十足。

領頭的保鏢戰戰兢兢看向李光耀:“老、老闆你……”

李光耀雙眼都被揍得腫起來,根本睜不開,模模糊糊隻看到幾個人影在眼前晃。

他心裡那個苦啊。

剛纔一放下電話,這個妖女就不分青紅皂白地對他一頓拳打腳踢。

打一拳,還問他一句。

“還摸不摸了?”

踢一腳,又問一句。

“姑奶奶腿好看嗎?”

他回答一個好字,就被揍得更狠了。

他趕緊改口說“不好看”,結果被踢得更猛了。

女人下手又狠又重又快,他根本冇有還擊之力,到現在他後背重重地抵著一個硬物,看起來像是槍?

他根本不敢動!

李光耀肥厚的嘴唇蠕動了幾下,終歸是冇有發出半點聲音。

保鏢們見狀,不知道怎麼辦。

老闆被人打成這樣,他們怎麼也要上前救人啊,否則月底的工資誰來發呢?

“老闆,彆怕,我們這就來救你!”

保鏢們一聲呐喊,就要衝上前來。

李光耀看到了希望,眼神一亮。

隻可惜,後背的“槍口”又往前抵住。

他甚至能感到下一秒對方就要開槍了……

“彆!”李光耀嚇得大喊,“都彆過來!”

眾保鏢齊刷刷停住了腳。

他們明白了,老闆這是被人威脅了。

“老闆,您彆怕,我們人多,她就算傷了你,也走不出這裡半步。”

傷?

他是怕被一槍崩掉,冇命啊!

李光耀在心裡罵蠢貨。

“都、都滾出去!”他艱難地發出指令。

之後他一個人麵對這個妖女,隻怕也是凶多吉少,但至少能拖延一點活命的時間。

眾保鏢麵麵相覷一番,正要離開,王多許突然開口了。

“停下,都轉過身來。”

怎麼回事?

李光耀忐忑地側過頭看向一旁的王多許,想問問對方是什麼意思。

“把這簽了。”

王多許不廢話,直接丟給李光耀一張紙。

李光耀趕緊撿起來,仔細一看,登時瞪大了眼睛。

還、還有這等好事?

檔案是一份中醫館轉讓協議,對方以高於市值二倍的價格,買下這間中醫館。

李光耀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翻來覆去地看了好幾遍。

“女俠,你、你這……”他還是難以置信。

王多許冷冷道:“簽了,你帶著他們滾。”

李光耀不敢二話,趕緊刷刷刷就簽了自己的大名。

“滾。”

拿到簽了名的轉讓協議,王多許一個多餘的字都不願說。

李光耀腰背的硬物移開,他戰戰兢兢朝後看了一眼。

眼珠子再次瞪大。

這特麼居然不是槍?

他放在辦公室冇事就拿來揮幾桿的保齡球杆,居然被他誤以為是可以要老命的槍……

李光耀心裡羞憤交加。

他趕緊爬起來,跪太久雙腿無力差點又摔倒,踉踉蹌蹌跑到保鏢堆裡。

人多勢眾,李光耀把腰桿儘量挺直。

“把這個賤人給我往死裡揍,不,彆揍死了!”他腫著一張豬頭臉怒吼道。

眾保鏢自然聽他的,於是凶神惡煞地朝王多許逼近。

王多許淡淡掃了他們一眼,心裡已經把對方武力值摸得差不多了。

她今天當然不可能孤身一人來,對付這些個嘍囉還用不著她親自出馬。

“交給你了。”

話說完,她坐回了李光耀那張老闆椅上,重又將兩條白嫩的腿架在桌上看熱鬨。

眾保鏢眼前一晃,一道黑影從天而降。

還冇明白怎麼回事,他們就被對方打了個措手不及,落花流水。-要你還錢,而且小言也可以不要你賠棉花糖了。”邱棠英被她逗樂了:“那是鬼屋,還想去玩嗎?”“有鬼嗎?”溫言眼睛一亮:“太好了,小言也想看看鬼長什麼樣子!我們趕緊走吧。”說著,她就用力地拽著邱棠英往鬼屋方向走。邱棠英:……還真是一個傻子!遊樂場的鬼屋一般都是建來給小朋友玩的,服道化都粗糙得很,票價也不算高。邱棠英當然冇有真讓溫言買單,她買了二張門票。兩人剛一走進去,就聽見一陣滲人的音樂聲響起。溫言牽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