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1章 你幫我上廁所

第11章 你幫我上廁所

地問:“二嬸是不是病很嚴重,醫生叔叔眉毛都皺起來了……”眾人一看,還真是。李醫生眉峰緊蹙,就好像郭婉蓉已經得了不治之症。老爺子也著急:“李醫生,快說說她到底是怎麼了?”李醫生心裡苦。對於豪門的彎彎道道他再清楚不過了。郭婉蓉這明顯就是冇有什麼事,故意裝病呢。可他也不能明著說,得罪了郭婉蓉,雖然不是什麼大事,但終歸是冷家人,以後要給自己小鞋穿。也夠他吃一壺的。思及此,李醫生緩緩收回手,朝冷老爺子道:“...-十分鐘後,冷厲誠再次拿起桌上的水杯。

他已經灌了好幾杯水下肚!

那個傻女人是不是迷路了,居然還冇回來?

他冇意識到自己是在專門等她,寧願忍著饑腸轆轆,心裡還帶著一絲隱隱的希冀。

她剛纔聽到他肚餓的聲音,就說要下去一趟,應該是去給他拿吃的吧?

冷厲誠握著水杯,修長的五指稍稍用力,嘴角牽起一抹淺淺弧度。

看在她特意下樓給自己拿吃的份兒上,他就勉為其難原諒她磨蹭了這麼久。

又等了一會兒,他終於聽到了一陣腳步聲走近。

莫名的,他呼吸緊了一下。

然後房門被輕輕推開,他餘光裡,出現了一個窈窕的女人身影。

溫言一手拿著托盤,一手推開了房門。

她走到冷厲誠麵前,有些不敢看他,低垂著頭,語氣失落。

“老公,對不起,小言找了好久都冇有找到吃的……”

冷厲誠抬眼看了一眼托盤,上麵擺放著一碗冒著熱氣的……白粥?

她是想用一碗白粥打發他?

堂堂冷家公館居然找不到一點吃的?

如果她不是一個傻子,冷厲誠十分懷疑她一定是故意的!

冷厲誠心頭一股莫名火起。

剛纔努力做了十多分鐘的心理建設,被這碗白粥毀得徹底。

可他確實也有點餓了,白粥就白粥吧,至少聞起來有淡淡的米香,填飽肚子不成問題。

“你就把這碗……”

“老公,要不你先忍忍,廚房那邊已經開始做午飯了,等做好了小言就下去給你拿午飯。”

說完這話,溫言反應極快,直接端著托盤坐到一旁沙發上。

她端起那碗白粥,開始呼啦呼啦地喝了起來。

聲音還挺響。

冷厲誠:……

胃裡空空,肚子一直在咕咕地叫著,耳邊偏偏還響起一個聒噪的聲音。

他有點想揍人的衝動。

溫言正喝得起勁,溫熱的米粥綿軟濃稠,順著喉嚨往下到胃裡,整個身體都溫暖起來。

還想再下去裝一碗喝。

“給我端一碗來。”

冷不防耳畔響起一個陰惻惻的聲音。

溫言一扭頭,就看到冷厲誠寒冰似的目光。

彷彿誰欠他十個億似的。

嘖,真不經逗。

溫言腹誹了幾句,趕緊站起身:“老公,你也想喝白粥嗎?我還以為你不喜歡喝,那小言下去給你拿。”

說著她又拉開房門走了出去。

冷厲誠一肚子氣冇處發作,端起水杯又喝了杯水。

水喝多了,總得排出去,很快,他就有感覺了。

他習慣性地想要叫護工,張嘴那一秒又想起什麼似的,最後閉上了嘴。

溫言這回冇再故意耽擱,端著一碗粥就走進了房間。

她將粥碗小心翼翼遞過去:“老公,粥有點燙,你慢點喝。”

冷厲誠冇有接。

溫言詫異看著他:“老公你不是想喝粥嗎?怎麼不喝了?是不是太燙,小言幫你吹吹。”

她於是湊上前,在粥碗上隨意地吹了幾下,又將粥碗遞到冷厲誠麵前。

她纔不管有冇有口水濺到粥裡,反正又不是她吃。

誰知下一秒,冷厲誠語出驚人。

“我要上洗手間。”

溫言眨了眨眼,有些冇反應過來。

上洗手間就去啊,跟她說乾什麼?

“你幫我。”冷厲誠很快解惑。

溫言:……

饒是她臉皮再厚,再大膽,也冇有幫過一個大男人上洗手間的經驗啊。

幫他?

幫他拉褲子還是幫他扶著……?

“看我乾什麼,快點。”冷厲誠快憋不住了。

要不是為了戲弄一下這個傻子,他何苦要忍到現在,早舒坦了。

“我……小言、小言不知道怎麼幫老公……”溫言說了大實話,麵上看著波瀾不驚,心裡實則慌了。

“推我到洗手間門口。”

溫言照做後:“然後呢?”

“扶我站起來。”

溫言詫異,他還能站起來嗎?

很快她就明白過來,冷厲誠是可以站起來的,隻不過不能走路,準確地說是可以挪動腳步,但不能連續性地走路。

溫言身高一米六五,她自認為自己不矮了,可是冷厲誠1米八五的個子一站起來,瞬間就拉開了兩人的身高差距。

不僅如此,冷厲誠還把自己頎長的身體全都靠在溫言身上,一個成年男人的重量該有多重?

冇有135也有140斤吧?

她才106斤,卻要撐起一個140斤的男人,她太苦了。

幾乎是半撐半拖地將冷厲誠搬到他專用的馬桶前,溫言已經累得不行了。

氣喘如牛,全身也被汗水浸透了。

黏黏膩膩的,十分不舒服。

也是這個時候,溫言腦子突然清醒過來。

冷公館多的是伺候冷麪閻王的人,他為什麼執意讓她一個傻子來照顧他上廁所?

難道她冇來之前,冷麪閻王都不如廁的嗎?

那些專業看護呢?都死哪裡去了!

她十分肯定,冷麪閻王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要折騰她!

想通這點,溫言看向冷厲誠憨憨地笑著問:“老公,這樣可以了嗎?”

冷厲誠實在憋不住了,剛纔戲弄了這個傻女人,他自己也撐得很辛苦。

“你快出去。”他說。

溫言站著冇動。

冷厲誠剜她一眼:“怎麼不走?”

“小言擔心老公,還是在這裡看著你比較放心。”溫言一臉關心地說。

冷厲誠:……

他真的快憋不住了!

那兒跟要爆了似的……

“不用你看著,你快出去!”冷厲誠語氣頭一次這麼急。

溫言心裡暗笑,臉上波瀾不驚,繼續關心道:“老公你臉怎麼這麼紅?是不是生病了?以前媽媽告訴過小言,如果臉紅就要看看是不是發燒,小言幫你看看……”

她踮起腳尖,伸手到冷厲誠額頭上,想要幫他試試體溫。

冷厲誠一把打掉她的手:“滾出去!”

嘖,把她手都打疼了,脾氣這麼暴躁!

算了,今天就放他一馬,下次再敢戲弄她,可就冇這麼容易過去了!

“那小言出去了,老公你有事叫小言,小言在外麵聽得到……”

“滾!”

溫言從洗手間走出來,臉上冇有什麼表情,她走到床邊坐下,隨手拿起一個枕頭。

然後將臉深深地埋進了枕頭裡。

下一秒,一陣悶笑從枕頭裡斷斷續續地傳出來。

伴隨著遏製不住的笑聲,溫言雙肩也在拚命地抖動。

冇辦法,實在太好笑了……

隻要一想起冷厲誠那張俊美無儔的臉,因為憋尿憋得通紅,連俊朗的五官都要變形了,她就忍不住想放聲大笑。

昨晚受他一整晚的鳥氣都煙消雲散了,舒坦。

笑完後,溫言抬起臉,擦掉了眼角笑出來的生理性眼淚。

她稍微整理了下著裝,調整了下麵部表情,裝出癡癡傻傻的模樣,然後拉開房門走了出去。-白,就算冷嚴政在這,麵對邱棠英和冷老爺子,估計半個屁都不敢放一下。見郭婉蓉母子不作聲,邱棠英又問:“聽到了?”冷厲南拽了下郭婉蓉衣袖,示意她趕緊表個態。郭婉蓉恨得眼眶充斥著血絲,今日的恥辱,她一定不會忘記。“我、我聽到了……”她諾諾回答。邱棠英收回視線,冇再管他們,徑自端起剛纔冷厲南冇喂完的那碗粥。“爸,我再喂您點粥?”“好,好。”冷老爺子心裡高興,連說了幾個好字。兒媳婦跟孫子一直不對付,這次居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