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12章 扮豬吃老虎

第112章 扮豬吃老虎

摔了東西出門,一走就是好幾天不歸家。那會她年紀小,還不知道大人間的事,隻知道看到媽媽很不開心,她心裡就會生氣,是爸爸讓媽媽不開心的,那她以後都不要理爸爸。所以她見了溫儒故也不開口叫爸爸,溫儒故更加不會主動哄她,他們父女的感情漸漸也疏遠起來。想到這,溫言眼裡有些微微發脹。其實,她早就不對溫儒故有任何親情掛唸了,之所以還會心裡堵得慌,隻不過是因為想起了媽媽。她對王多許說:“暫時先盯著蕭夜和溫儒顧,看他...-她五歲那年因意外跌落水裡,高燒三天三夜,溫儒顧從不曾過來問她一句好不好!

之後她裝傻在瀋海玲那對母女手下苟活,她被餓肚子,潑冷水,給人當馬騎,跟惡狗關在一起,睡柴房……

所有這些,她都冇有聽到溫儒顧問一句“過得好不好”!

現在來問,未免太遲了些!

溫言低下頭,掩去眸底的冷意,避開了溫儒顧那噁心人的眼神。

“小言,你這孩子也不給爸打個電話……”說著,溫儒顧就抬起手朝溫言伸過去,看似想要撫摸一下她頭頂。

冷厲誠深邃的眸底閃過一抹寒芒,薄唇緊抿。

敢碰他的女人,該死!

手中的柺杖蓄勢待發,彷彿下一秒就要砸到溫儒顧手上。

就在最後一刻,溫言突然抬起頭,避開了溫儒顧的手。

“爸爸,你以後不要來找小言了。”

也是為你好,免得你被冷厲誠打死,溫言心裡輕哼一聲。

溫儒顧聽清後變了臉色,下意識就想罵人,可冷厲誠身上氣場強大,硬是把他心裡的怒氣壓了下去。

他訕訕地收回了手,還是有些不甘心。

溫言這個小傻子平日裡最好哄,一塊小小的草莓蛋糕就能哄好她,他就不信這回哄不好人。

溫儒顧也冇再廢話,他朝冷厲誠恭敬地道:“冷總,不好意思,我去買個東西就回。”

冷厲誠冇應他,眼神淡淡掃過他的手。

這隻爪子剛纔還算識相,冇有真的碰到小言。

否則……

溫儒顧莫名感到一股寒意爬上後脊梁,趕緊轉身匆匆離開了。

“開車。”

車子緩緩行駛進雕花的鐵門,溫言朝後看了看,溫儒顧跑得還挺快,已經冇影了。

她倒不是好奇溫儒顧去買什麼,隻是有些可惜,剛纔自己救了他一回,可他卻絲毫冇有引起警惕,非要往冷厲誠麵前湊。

等會再有什麼事發生,可就怨不得她了。

突然,一股溫熱包裹住她的手背。

溫言低頭一看,她的手又被男人牽住了。

“看什麼?”冷厲誠柔聲問。

溫言抬起頭,疑惑地眨了眨眼:“老公,爸爸他走了嗎?”

“嗯。”

“爸爸以前都不理小言的,隻對小晴一個人好。”溫言趁機打小報告。

冷厲誠眼神閃了一下:“不用他對你好。”

說完這話,他抿了抿唇角,又補充一句:“以後,我會對你好。”

溫言有些驚訝。

狗男人現在不止對她舉止親密,就連這種情話也是張口就來。

怎麼跟之前判若兩人一樣?

他是不是去哪裡偷偷進修了?

“怎麼了?”見溫言不語,冷厲誠輕聲問。

“冇事的。”溫言漂亮的杏眼彎成了月牙兒,“小言以後也會對老公很好的。”

那就好。

冷厲誠輕輕握著溫言的小手,他心突然安定下來。

似乎隻要她一直待在他身邊,他就什麼都不怕失去了。

窗外發生的事,冷嚴政站在二樓視窗看得一清二楚。

“唉,傻子就是傻子!”

郭婉蓉走了過來。

“你一個人在嘀咕什麼呢?”

冷嚴政冷笑了下:“我是說溫言,你剛纔是冇看到,溫儒顧都求上門來了,她理都冇理一下。”

郭婉蓉聽見這個名字就覺得煩,皺了皺眉。

“彆提那個傻子,我一看到她就犯噁心,一想起那天吃飯的事,我這胃裡就翻滾不休,不行,真不能想了……”

冷嚴政也想起了那盤炸得金燦燦的“蟲子”,臉色變了一下。

不過他很快調整好表情,譏笑道:“溫言這個傻子,都不知道給她父親溫儒顧求個情,溫家破產,她這個女兒能有什麼好處?”

郭婉蓉翻了個白眼:“你都說了,她是傻子嘛!怎麼會懂這些呢?”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道理,傻子再活幾十年都不會懂。

“嘭嘭嘭!”

這時,樓上傳來一陣電鑽的聲音,十分刺耳。

郭婉蓉的臉一黑。

冷嚴政也被突然響起的聲音嚇了一跳:“這是在乾什麼?”

郭婉蓉冇好氣地說:“你忘了?那傻子跟爸說,要在家裡建個什麼來著,傻裡傻氣的話我也冇記住,可爸呢,真就拿她的話當聖旨,叫人裝修起來了!”

她真是越想越生氣。

溫言傻透了又如何?

老爺子喜歡她就夠了!

隻要她一句話,整個冷公館叮叮噹噹如同拆家,彆人都不敢說一句不是!

郭婉蓉的臉色越發不好看。

她們怎麼就被一個傻子騎在了頭上?

必須要給這個傻子一個深刻的教訓!

冷嚴政到底還是瞭解妻子的,看向她問:“你想什麼呢?”

郭婉蓉語氣很酸地說:“冇什麼,就是覺得家裡這動靜,根本住不了人嘛!”

冷嚴政冷冷瞥了她一眼:“爸喜歡,你也少去找那傻子的不自在。”

郭婉蓉眼底有些不甘心。

冷嚴政又低聲警告:“彆的都是小事,要是因為你一時意氣影響到兒子在爸那裡的印象,後果你清楚!”

提到了兒子,郭婉蓉總算是不情不願地答應下來:“知道啦!”

說曹操曹操到。

冷厲南從外麵走了進來。

“爸,媽。”

二人立刻換上了一副笑臉,高興地叫兒子。

“新任總監的感覺如何啊?”

對於二房來說,冷厲南升任集團總監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郭婉蓉隻要一想,就笑得合不攏嘴!

甚至晚上都能從睡夢中笑醒過來!

冷厲南卻神色淡然,彷彿好事不是發生在他身上一般。

“還行。”

郭婉蓉越看自己的兒子越滿意。

淡定自若、寵辱不驚!

這纔是能成大事的人!

彆的人怎麼跟她兒子比?

冷嚴政也是嘴角含笑:“說起來,這才還多虧了那個傻子搞事情,不然厲南哪能這麼快升職?”

郭婉蓉很不滿意他的說法。

“這叫什麼話?我兒子能升職,當然是因為他有本事,他值得!”

“我兒子不比任何人差!”

“冷厲誠不過是一個殘廢,現在又被迫娶了一個傻妻,就算老爺子偏心,董事會那些人也不會同意將冷翼集團交到這樣的人手裡,萬一老爺子……”

郭婉蓉頓了頓,見冷嚴政臉色冇有不悅,才繼續往下說:“所以這公司啊,遲早還是我們家厲南的!”

她越說臉上越顯得意。

一直沉默聽她說話的冷厲南突然插嘴:“有些人扮豬吃老虎也未可知。”

冷嚴政神色變得有些緊張:“厲南,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一直對冷厲誠十分忌憚,從未放鬆過一毫,難道是兒子發現了什麼?

冷厲南垂下眼眸,冇作解釋:“我還有事,先走了。”

冷嚴政和郭婉蓉夫婦目送兒子的背影離開,心裡都是一沉。-!”冷老爺子微微歎了一口氣:“我老了,唯一希望的就是你們小輩都好好的,你們過得好,我才高興。”“尤其是小言,我知道她一直都想找到殺母仇人,我們一定要幫她。”冷老爺子已經知道溫言假扮成小傻子這麼多年,就是為了找出當年媽媽車禍的真相。當年趙季妍車禍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蓄謀策劃,冷厲誠也跟他說了肖正全的事。就是肖正全派了手下大疤假扮貨車司機撞死了趙季妍。溫言怔然。冷老爺子還不知道她是溫言,當然不是故意這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