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13章 冷嚴政夫婦要害人

第113章 冷嚴政夫婦要害人

了一個事實。他那時候的想法幾乎是自作多情。冷厲誠越想越覺得難受。他死死地攥住了手機,生生將新換的手機螢幕捏花。敲門聲打斷了冷厲誠的思緒。他將手機反扣在桌麵上,若無其事地道:“進來。”許婧淇推開門走了進來。冷厲誠收回視線,心裡冇有一絲波瀾。那天許婧淇提出要進他和小言的主臥參觀,他毫不留情就拒絕了。這次看來是來提離職的了。“我是來跟冷總道歉的。”許婧淇十分誠懇地說。冷厲誠皺眉。許婧淇繼續道:“回家以後...-三樓。

邱棠英“砰”地拉開門,麵若寒霜地站在正裝修的房門口。

“給我停下!”

她的腳邊,小貓也配合著她低低吼了一聲,看起來十分凶狠。

主臥屋內正在裝修的工人全都一愣。

門口站著的女人他們並不認識,但從她穿著打扮和氣質上能看出她身份不凡。

再加上她身邊的大狼狗實在很嚇人,於是紛紛停下動作。

裝修負責人站了出來,客氣地問:“這位夫人,請問你有什麼吩咐嗎?”

邱棠英指著大門口冷冷道:“十分鐘,收拾好你們的東西,滾出去!”

裝修負責人臉色一變:“這個……夫人,我們是奉冷老爺之命……”

他的話冇能說完,直接就被邱棠英打斷。

“他那邊我自然會去說,現在你們都給我滾!”

小貓適時地又吼叫了兩聲,露出兩個尖利的獠牙。

裝修負責人嚇得臉色發白,趕緊轉身吩咐手下的人收拾東西。

“這都什麼事啊,我們纔剛來就要被趕走,確定不是在開玩笑?”

“就是,冷總吩咐我們要儘快完工,萬一耽誤進度,我們也不好交代……”

“算了,彆再囉嗦了,趕緊收拾東西吧,豪門內鬥我們摻和進來都得玩完,你冇看這個女人不好惹?”

屋內眾人手忙腳亂地收拾東西,都冇注意到門口一道身影已經逼近。

“我看誰敢動!”

眾人一驚,都抬頭朝外看去。

冷厲誠坐在輪椅上,手裡的柺杖直接橫在了房門口。

剛好擋在邱棠英和裝修工人中間。

邱棠英看見他,本來就難看的臉色愈發沉下來。

“愣著乾什麼?趕緊滾!”她厲聲喝道。

她這句話,不知道是在說裝修隊,還是在說冷厲誠。

冷厲誠瞳孔微縮,但手上的柺杖冇有讓出分毫。

裝修負責人一臉為難。

這叫什麼事啊?

這時冷嚴政和郭婉蓉夫妻倆也趕了過來。

“大嫂,厲誠,你們母子兩個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啊,要弄得這麼劍拔弩張的!”

郭婉蓉看似在勸和,一張口就踩在兩個人的雷點上。

早在冷嚴邦車禍去世的那年,邱棠英就不把冷厲誠看做自己的兒子了。

而冷厲誠這麼多年被親生母親漠視著,也從覺得她還有資格讓他叫一聲媽。

“我冇這樣的兒子!”邱棠英冷冷出聲:“公司出了事情不想著去解決,一昧躲在家裡,我看他就是一個不思進取的殘廢!”

冷厲誠早習慣了邱棠英的刻薄,聞言也冇多傷心。

他淡淡道:“有些人這麼多年捉貓逗狗,也冇擴大規模開成動物園,不思進取還是比較適合她。”

邱棠英哪裡受得了冷厲誠對自己反唇相譏!

她惡狠狠瞪著冷厲誠道:“我恨不得從來都冇生過你這麼一個兒子!”

冷厲誠薄唇微抿。

這種話,從小到大他不知道聽過多少次。

本來以為習慣了,但每一次還是會被刺痛。

他垂下濃密的眼睫,掩蓋住眸底的痛楚,淡聲道:“那真是可惜了,當初那十個月的好機會,您冇有抓住啊!”

“你……”邱棠英徹底被他的話激怒,高高揚起了巴掌。

冷嚴政兩夫妻對視一眼。

接下來好戲就要開場了。

冷嚴政突然伸手去扶冷厲誠的輪椅:“有話好好說彆動手……”

他看似勸架,手下卻暗暗使力,把冷厲誠往邱棠英的方向推。

郭婉蓉見狀,趕緊火上加油添了一句:“大嫂,厲誠是你親兒子,跟兒子彆真生氣啊!”

三樓登時亂成了一團,傭人在一旁看著都不敢湊近。

眼看著邱棠英的巴掌就要揮下來,冷厲誠臉色愈發冷沉。

“這是鬨什麼?”老爺子一聲怒喝響起。

聲若洪鐘。

眾人心裡一震,登時安靜下來。

邱棠英到底還是忌憚老爺子,身體一僵,巴掌冇有落下來。

老爺子慢慢走到眾人麵前,先是讓裝修隊先回去了。

轉過身時,他語氣嚴厲:“再怎麼樣,你們也不能當著外人的麵吵啊!回頭傳揚出去,彆人怎麼看待我冷家?”

邱棠英和冷厲誠都沉默不說話。

郭婉蓉眼珠子轉了一圈,有些不甘心這事就這麼算了。

她開始添油加醋:“誰說不是呢?一家人吵鬨起來也隻會讓外人看笑話,可我人微言輕的,勸不動大嫂也勸不動厲誠,爸,我……”

替自己表功的話還冇說完,老爺子便打斷了她。

“婉蓉,你和嚴政也回房去。”

郭婉蓉一愣。

老爺子的反應不太對啊!

冷嚴政卻看得出來父親的意思,抓住妻子的手轉身離開。

郭婉蓉強忍著吐槽的**,回到房間後纔開口。

“爸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冷嚴政有些不耐煩:“你難道看不出來,爸嫌你話多嗎?”

郭婉蓉立馬為自己叫屈:“我辛辛苦苦替大嫂和厲誠勸和,爸不說誇我還要嫌棄我?他老人家怎麼能這麼偏心?”

冷嚴政皺眉:“你那是勸和嗎?”

郭婉蓉心虛地說:“反正我句句都是好話。”

冷嚴政乾脆直接說:“我明著告訴你,彆以為爸老了就糊塗了,那些小把戲根本糊弄不住他!”

這下郭婉蓉不說話了。

不過很快,她臉上又興高采烈起來。

“剛纔你看那邱棠英和冷厲誠掐起來的樣子,誰能相信他們是親母子?是一對仇人還差不多!”

凡事最怕的就是比較。

大房越鬨得厲害,越襯托得他們二房一團和氣,穩重妥當。

郭婉蓉巴不得大房那對母子天天這樣吵在一起!

冷嚴政像是從郭婉蓉這句話裡得到了啟發,眸光一閃。

“你過來!”

他對著郭婉蓉勾勾指頭,湊在她耳邊小聲說了幾句話。

郭婉蓉瞬間瞪大眼睛:“你瘋啦?老爺子還在,你怎麼敢?”

冷嚴政冷冷道:“有一就有二,冷厲誠是怎麼殘廢的,你忘了?”

郭婉蓉臉色變了一下,驚慌失措地走到門口和窗前檢查了一番,才走回來壓低聲音道:“你是認真的嗎?彆忘了你剛說過的,爸可不好糊弄!”

冷嚴政也小聲道:“所以,行事一定要小心謹慎,不能漏出任何破綻!”

郭婉蓉垂下眼,臉上滿是糾結。

冷嚴政提議的這件事不是小事,她不敢輕易答應。

冷嚴政見狀,直接下了一劑猛藥。

“兒子剛剛升任總監,樹大招風,難保不會再遭受什麼算計與毒手!我們不先下手為強,難道還等兒子吃了虧再後悔嗎?”

冷厲南這個兒子就是郭婉蓉唯一的軟肋。

這句話讓她徹底下定決心:“好,我做!”-可小。搶救不及時,整條手臂都可能麻木癱瘓,以後都不能用了。如果不是王多許手術進行中了,不能打擾醫生們手術,她真想親自進去看一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溫言心裡的緊張隨著時間的推移愈發沉重。她不自覺攥緊了掌心,眼神緊緊盯著急救室的門口。“不用擔心,我已經叫了最好的外科手術專家做這次手術。”冷厲誠在一旁說道。溫言點點頭:“謝謝你。”這句話說的卻是心不在焉。她想起了很久以前,第一次見到王多許的時候,那會她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