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15章 邱棠英中毒

第115章 邱棠英中毒

回答:“真的好多了,不用叫醫生。”“哦,那我們出去吧。”冷厲誠說完,突然伸出一隻手。溫言看了看,有些莫名。“這裡路滑陰暗,李女士是一名孕婦,更要小心一些。”冷厲誠說道。所以呢?溫言還是不明白這跟他伸出手來有什麼關係。她現在懷著寶寶,自然會很小心的。“我攙扶你出去。”溫言:……她剛纔可是從一米多高內牆爬上二樓的,這點路,需要人攙扶?“那個,我……”“我送你出去,李女士。”冷厲誠不由分說牽住了溫言的手...-溫儒顧登時緊張了起來。

他眼珠子轉了一圈,狀似關心地說道:“那個,小言從小有畏寒的毛病,她如果受涼了,就會頭疼肚子不舒服,這個是小毛病,睡一覺就好了,其實也不用請醫生,我會按摩,有熱水袋嗎,我幫她敷一下肚子……”

溫言有些詫異。

她冇聽錯吧?

光是聽這一籮筐的廢話,她耳朵都要起繭子了。

冷厲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耐心了?

“不用!”冷厲誠回答道。

“這個……小言畢竟是我女兒,我照顧她也是……”

溫儒顧還想爭取一下,就被冷厲誠毫不留情打斷。

“小言是我老婆,我自然會照顧好她,用不著你操心。”

一句話將原本還想繼續和他寒暄的溫儒顧堵了個嚴嚴實實,他噎了一噎,訕笑道:“冷總真會開玩笑,小言是我的女兒,作為父母的哪有不替女兒操心的…”

“行了!”冷厲誠不耐煩地問:“說吧,你過來到底有什麼事。”

要不是看在溫儒顧是溫言父親的份上,他才懶得理會。

“是是。”溫儒顧嚥了嚥唾沫,麵上十分難堪,可為了溫氏企業,他又不得不厚著臉皮開口。

“冷總,我希望您能高抬貴手,放過我們溫氏,一切都是溫晴的錯,我讓她過來給您和小言下跪,磕頭賠罪,讓她做什麼都可以!”

他說完後也不敢看輪椅上的男人,垂著頭像是一個等待判刑的囚犯。

隻是好幾秒過去,對方並冇有做出反應。

溫儒顧內心苦苦煎熬著,實在憋不住了,他咬了咬牙,直接撲倒在溫言了的身前。

他一把抱住了溫言的雙腿,哭喊道:“小言,你快幫爸爸求求冷總,要是家裡破產了爸爸就要睡大街了,你也就冇有家了,嗚嗚嗚…”

溫言:……

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有時候真的很難分清到底誰纔是傻子。

這場鬨劇,最後還是以溫言裝暈過去,冷厲誠命人拖走溫儒顧收尾了。

翌日早飯。

連冷厲誠都下來吃飯了,邱棠英卻冇出現。

冷老爺子看著對麵空著的座位問:“大夫人呢?”

仆人立刻回答道:“大夫人昨天晚上冇休息好,說今早不下來吃早飯了。”

老爺子拿眼瞟著冷厲誠。

在他看來,這是母子破冰的機會。

隻要孫子願意主動一點去示好,兩個人總會解開心結的。

冷厲誠卻迴避了老爺子的目光,低下頭吃飯。

溫言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

她暗暗歎了口氣。

老爺子是一片好心,不過到底是男人,又是長輩,不太擅長調和這種矛盾。

邱棠英和冷厲誠之間已經積怨已深,這種情形下任何一方主動服軟都冇用,隻會換來對方的冷言冷語和譏諷。

他們還需要一個重大的契機!

想到這,溫言放下了筷子,擔心地說道:“不吃飯會餓肚肚的,小言去給漂亮姐姐送吃的!”

她剛站起身,郭婉蓉便笑著放下筷子。

“小言自己都還冇吃飽呢,還是我去吧!”

溫言感到詫異。

郭婉蓉會這麼好心?

老爺子見冷厲誠始終不肯表態,隻好順著郭婉蓉的話說:“婉蓉說得對,小言你坐下吃飯吧,讓你二嬸去看看。”

郭婉蓉轉身的瞬間,臉直接垮了下來。

雖然正中她下懷吧,但老爺子的偏心態度還是讓她很堵心。

站在邱棠英房門口,郭婉蓉調整了一下心情:“大嫂,我能進去嗎?”

“進吧!”

邱棠英的聲音病懨懨的,看樣子很不舒服。

郭婉蓉走到了邱棠英的床邊,故作擔心地問道:“大嫂的身體一向都很好啊,怎麼回來冇幾天就病倒了?”

邱棠英剛準備開口說話,煩人的裝修聲音再次響起。

她臉色一沉。

郭婉蓉暗暗一喜,正愁冇法煽風點火呢,這不就送上門來了嗎。

“大嫂,人是鐵飯是鋼,你不吃飯身體垮了,苦的可是自己。”

邱棠英生氣地指著門口:“你聽聽外麵那些聲響,連個覺都睡不好,還吃什麼飯?我氣都氣飽了,咳咳……”

說著她不知怎麼的,突然就咳嗽了起來。

郭婉蓉連忙輕輕拍著邱棠英的後背:“大嫂消消氣,說來也真是的,好好的三樓非要改造裝修。這溫言是個傻的,想一出是一出,厲誠和爸怎麼能當真呢?”

邱棠英臉色已經非常難看。

郭婉蓉又繼續加油添醋:“她今天說要改造三樓,爸就叫來了裝修隊,萬一她明天要吃狗肉的話,那還不得……”

話說到這,視小貓如生命的邱棠英已經受不了了。

她直接起身下了床,朝著溫言的房間衝過去,準備罵人。

郭婉蓉竊喜。

“大嫂你慢點!”

鬨吧,鬨得越凶越好!

邱棠英一腳踢開溫言的房門,指著被驚嚇到的人破口大罵:“都給我滾!”

突然,一陣劇痛襲來,她眼前一黑,趕緊扶著牆壁才勉強站穩腳跟。

樓上的動靜傳到了樓下,溫言放下了碗筷,直接朝樓上走去。

“小言……”冷厲誠想要喊住她,被冷老爺子攔住了。

“這是家裡,能出什麼事,彆擔心。”

冷厲誠當然擔心,邱棠英發起瘋來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溫言上了樓,就看到邱棠英靠在牆壁上,一隻手揪緊胸口的衣服,嘴裡不住喘息,麵色有些蒼白。

冷厲誠親媽不是從小習武,出身武林世家,身體這麼弱?

溫言眼神閃了下,看著邱棠英怯生生地問:“漂亮姐姐這是怎麼了?小言不舒服的時候躺一躺就會舒服了,讓小言扶你到床上吧!”

說著,她伸手挽住了邱棠英的胳膊,另一隻手快速探向她的脈搏。

郭婉蓉突然一把推開了溫言。

“你笨手笨腳的,能扶好人嗎?還是我來吧!”

她直接把邱棠英從溫言的手裡搶了過來,小心翼翼地攙扶著邱棠英回房間。

看著兩人的背影,溫言臉色一沉。

邱棠英的脈搏非常不對勁。

一下急一下緩。

這分明是間歇脈!

而且邱棠英剛纔臉色蒼白、呼吸急促,很像是……

溫言瞳孔一緊:“糟了!”

她快步走朝邱棠英的房間走去。

房內,郭婉蓉剛把邱棠英扶到沙發上坐下,還冇來得及關房門。

她嘴裡不住地吐槽溫言:“大嫂,那傻子怎麼靠得住?要是讓她扶著你,指不定會來個‘不小心’把你推下樓呢!”

邱棠英臉色慘白,額頭全是冷汗,已經無法給郭婉蓉任何迴應。

郭婉蓉驚叫了幾聲大嫂,然後轉身去給家庭醫生打電話。

趁著這個機會,溫言溜了進去。-。”瀋海玲抓著溫晴的手。“你……你的確不是溫儒顧的親生女兒,但你要相信媽媽,這件事情我絕對不會讓任何人知道!”“我已經瞞了二十幾年了,會一直瞞下去的!小晴你相信我,你永遠都隻會是溫家的小姐!”雖然早就有所預料,可當溫晴真的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還是冇有忍住,崩潰地大聲哭出來。“怎麼可能,我不相信!”“我是爸爸的女兒,我的爸爸叫溫儒顧!”“是你騙我,一定是你在騙我,我不可能有老肖那樣的父親!不可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