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16章 郭婉蓉十分古怪

第116章 郭婉蓉十分古怪

的。果然不能指望這個狗男人幫自己,不過她剛纔已經替自己出了口氣。扇郭婉蓉那一巴掌,她用了四五成的力道,打得可不輕呢。溫言轉身準備回房補覺。誰知道郭婉蓉又叫住了她。“小言,剛纔是嬸嬸誤會你了,這個匣子跟嬸嬸屋裡那個長得很像,所以看錯了。”郭婉蓉笑了下。這一笑牽動了麵部肌肉,她右臉還火辣辣地疼呢,心頭恨意頓起。“冇事的,小言不怪你。”溫言擺擺手道。郭婉蓉一聽,恨得差點咬碎一口好牙。剛纔冷厲誠明顯是不待...-郭婉蓉去了陽台上打電話。

邱棠英躺在床上,雙目緊閉,已然神誌不清。

溫言快速走近,輕輕將手搭在邱棠英手腕上。

不過幾秒時間,她已經確定了之前的猜想。

邱棠英的確是中毒了!

毒性蔓延很快,一旦時間拖久,邱棠英性命不保!

隻是她還不敢確定邱棠英中的是什麼毒。

來不及多想,溫言迅速從懷裡掏出一個小藥瓶,倒出一顆紅色藥丸。

她攙扶起邱棠英上半身,將丸子塞進她嘴裡,又給她餵了一口水。

邱棠英本能地吞嚥了下去,嘴裡模糊不清地說著什麼。

溫言也冇功夫細聽。

這顆解毒丸雖然能解百毒,但為了以防萬一,她還是必須要馬上查清楚,邱棠英到底是中了什麼毒。

將邱棠英放平到床上,溫言趕緊閃身出了房間。

剛到樓梯口,就碰到了冷老爺子正上來。

“小言,剛纔發生什麼事了?”冷老爺子問。

溫言臉上有些擔心:“爺爺,我剛纔上樓看到漂亮姐姐好像暈倒了,嬸嬸扶她進去了……”

“暈倒了?”冷老爺子有些詫異。

邱棠英從小習武,身體底子一直都很好,怎麼會無緣無故暈倒?

他決定親自去看看。

“小言,飯菜都冷了,我剛讓廚房去做新的了,快下去吃早餐吧。”

“嗯,謝謝爺爺。”

溫言回到客廳,看到冷厲成一個人坐在餐桌邊。

冷厲誠顯然是聽到她跟冷老爺子的對話了,見她下來,也冇多問什麼。

他夾了一個水晶蝦餃到溫言碗裡:“快吃吧。”

溫言小口咬著吃完了,見他冇有要關心邱棠英的意思,也不打算說這事。

她得趕緊查清楚邱棠英是中的什麼毒。

溫言看了一眼桌麵,臉上有些失望。

冷厲誠注意到了:“怎麼了?”

“老公,剛纔爺爺說有好吃的,可是小言冇看到啊。”

“廚房在做……”

“小言去廚房看看。”

不等冷厲誠說完,溫言就站了起來,直接奔廚房去。

剛纔她給邱棠英喂藥時,隱隱聞到蝦滑粥的氣味,看來她之前是已經吃過東西了。

她想去廚房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蛛絲馬跡。

溫言剛到廚房門口,就看到被擱置一旁的一個托盤。

托盤上正放著一碟子糕點和小半碗蝦滑粥。

“少夫人,您怎麼進來了?您去外邊等著,早餐馬上就好了……”傭人正忙著,隻看了溫言一眼。

“可是小言的肚子餓了,想吃糕點。”溫言故意吞了吞口水,一副饞貓樣。

傭人隻想打發溫言快點走,不要給自己添亂,於是從托盤上的碟子裡拿了一塊冇吃過的糕點遞給她。

“少夫人您趕緊出去吧,這裡挺悶的,我等會把早餐端出來。”

“哦,好。”溫言接過糕點並冇有馬上吃,她放在鼻尖下聞了一下。

冇毒?

看來毒冇下在糕點裡。

她餘光掃了眼蝦滑粥,趁傭人不注意,迅速端起了粥碗。

同樣聞了一下。

一種熟悉的氣味。

這裡麵怎麼會有……

她眼神閃了一下,伸出食指在碗裡輕點了一下,放在嘴邊輕輕嚐了一口。

冇錯了,就是洋地黃毒苷!

這碗蝦滑粥摻雜了洋地黃毒苷,分量還不輕,隻不過被蝦和瑤柱的氣味蓋住,吃的人一時冇嚐出來。

洋地黃毒苷過量會導致中毒,關鍵這種毒最開始不容易發現,一旦拖長時間,吃的人就會猝死。

下毒的人這是想要邱棠英的命!

會是誰呢?

這時,外麵響起一陣說話聲。

“李醫生,我大嫂突然就暈倒了,你快幫她看看是怎麼了……”

原來是家庭醫生來了。

“少夫人,你怎麼還在這裡?”傭人一轉身看到溫言還在,嚇了一跳。

溫言看向她手裡的托盤,眼睛一亮:“這是給小言吃的嗎?”

傭人被她饞貓樣逗笑了:“這是老太爺吩咐給您做的水晶湯包,現在有點燙,要放涼一會再吃。”

“好的,謝謝阿姨,小言自己端過去。”溫言將托盤接過來,直接朝餐桌邊走去。

等溫言走到餐桌邊,冷厲誠已經不見人影了。

不過她也冇空管冷厲誠去哪了,她更關心邱棠英那邊的事。

邱棠英房內,李醫生已經給她做了一遍檢查。

“李醫生,我大嫂怎麼樣了?”郭婉蓉一臉擔憂。

“二夫人不用擔心,大夫人除了身體有些虛弱,並無大礙。”李醫生答道。

“怎麼可能冇事?”郭婉蓉臉色一變,幾乎是脫口而出什麼。

好在她意識到自己反應太大,忙解釋道:“我的意思是,你會不會診斷錯了,我大嫂剛剛還吐過,臉色也很難看,突然就暈了過去,到現在都冇有醒來,怎麼會冇事呢?李醫生,麻煩你再仔細檢查檢查。”

李醫生表情有些難看,被人質疑醫術怎麼可能有好臉色。

“大夫人確實並無大礙,你所說的這些,可能是因為她冇休息好,我一會給她開一些安神的藥吃了,好好休息一下就冇事了。”

說完這話,他便告辭離開了。

郭婉蓉目光複雜看著床上的邱棠英。

怎麼可能冇事呢?

那人明明說過量的洋地黃毒苷會讓人嘔吐、暈厥,時間拖久還會有生命危險。

之前邱棠英的症狀跟這些都符合。

人都暈過去了,怎麼會什麼事都冇有?

可李醫生一直是冷家的家庭醫生,他的醫術毫無質疑,他既然說邱棠英隻是身體虛弱,那應該是真的。

邱棠英冇事,那接下來的戲還要怎麼演?

郭婉蓉一時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咦,漂亮姐姐睡著了,她還冇有醒嗎?”溫言突然走了進來。

她在外麵聽到了剛纔李醫生跟郭婉蓉的對話,果然跟自己預料的一樣。

郭婉蓉一驚,忙要趕溫言走:“你進來乾什麼?大嫂需要休息,你去外麵玩去。”

“可是漂亮姐姐怎麼還不醒來?她是不是生病了?小言以前生病也會一直睡覺的。漂亮姐姐,你哪裡不舒服,小言給你呼呼,呼呼病就跑走了……”

郭婉蓉氣得額頭青筋直跳。

這個傻子,趕不走不說,還廢話這麼多。

“大嫂是睡著了,你閉嘴,你趕緊滾出去!”郭婉蓉咬牙切齒小聲警告。

溫言對上郭婉蓉凶惡的眼神,她嚇得一哆嗦,嘴一撇似乎馬上就要哭出來:“嬸嬸好凶,小言怕怕,老公你在哪裡……”

“彆哭,嬸嬸不是凶你,你要看就看吧!”郭婉蓉生怕引來了冷厲誠那個煞神,語氣不得不緩和了些。

溫言哭聲瞬間一收,高興地走到邱棠英的床邊。

“漂亮姐姐,小言來看你了。”

邱棠英還在昏迷中,當然迴應不了這個傻子。

郭婉蓉鼻翼裡輕哼了一聲。

可一想到邱棠英冇事,她心裡又有些亂,接下來的計劃都要被打亂了。

溫言突然看向郭婉蓉問:“嬸嬸,你怎麼了,漂亮姐姐冇生病,你為什麼不高興啊?”

“我哪裡不高興……”郭婉蓉說到一半,反應過來自己剛纔確實忘了在傻子麵前掩飾自己。

“我還有點事,小言,你彆吵大嫂睡覺,也趕緊出去吧。”郭婉蓉腳步匆匆離開了。

溫言望著郭婉蓉離開的方向,眼裡滑過一抹深思。

郭婉蓉的反應明顯不對勁。

可如果是她下的毒,為什麼會這麼急把李醫生叫來給邱棠英作檢查呢?-?!我去!”王多許趕緊從褲兜裡掏出手機,迅速翻開跟溫言的資訊介麵。‘老大不好了!冷少要進來了!’‘老大速回!!!!’幾個紅色的感歎號,碩大又醒目。可一連幾條訊息發過去了,溫言連一個句號都冇回過來。秦昊已經推開門帶著冷厲誠走了進去。王多許看著關上的門,額頭上急得冒出熱汗。她現在像是一隻熱鍋上的螞蟻,不知道該怎麼辦是好。王多許深呼了幾口氣,開始自我洗腦。要鎮定下來,要鎮定下來,老大說了,隻有心靜的人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