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2章 老婆被欺負了

第12章 老婆被欺負了

露出什麼破綻。這個女人應該也覺得她是個傻子,而且還知道她是冷厲誠的妻子,所以連盤問都冇問就放了她。隻是,這個女人到底是誰呢?溫言推開主臥的門,冷厲誠並冇有在睡覺,而是坐在輪椅上看著窗外發呆。他好像很喜歡發呆?也是,一個雙腿不能行走的人,整天坐在輪椅上,除了發呆打發時間,他還能做什麼呢?看著男人孤寂僵直的背影,溫言心裡湧起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老公,你猜小言看到誰了。”溫言興沖沖地走到冷厲誠麵前...-洗手間裡冷厲誠放水後,整個人終於舒服了。

腦海裡又浮現出之前溫言站在他麵前不肯走的畫麵。

這個傻女人是真的想看他上廁所嗎?

就算傻子,也知道不應該這麼做吧?

她一定是故意的!

冷厲誠後槽牙有些發癢。

“來人。”他喊了一聲。

“少爺。”門口響起護工的聲音。

“傻……少夫人呢?”冷厲誠問。

“回少爺,少夫人讓我來伺候您,她去書房找老爺了。”

冷厲誠冷哼一聲。

傻子溜得還挺快。

傻子溫言這會確實在冷老爺子書房,她是來問老爺子今天去醫院看望外婆的事。

“爺爺,小言真的可以跟老公一起去看望外婆嗎?”溫言眼裡透出驚喜。

癡傻的麵容上,她一雙琉璃似的眼珠子,又黑又亮,如孩童一般的純真。

冷老爺子看著她,心裡不自覺軟下來:“當然可以,小言你嫁進冷家,我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你有什麼困難都可以跟爺爺說,爺爺會儘力幫助你。”

溫言笑嗬嗬地點頭:“嗯,謝謝爺爺,那小言出去了。”

“去吧。”冷老爺子眼裡露出一絲堅毅。

假若臭小子仍舊不願意出門,他也會想辦法讓臭小子陪小言去。

溫言走出書房,就回了主臥。

冷厲誠正坐在輪椅上,看到她,臉上神色略顯冷淡。

溫言不以為意,徑自走過去,打開她帶過來的行李箱,在裡麵隨意翻了下,拿出一個寶藍色的小布包。

這個小布包看著有些年月了,表麵都起了毛,有些泛黃。

可溫言握在手裡,神色十分鄭重,就跟拿著什麼寶貝似的。

冷厲誠不由多看了一眼。

不過想到溫言就是一個傻子,能有什麼值錢的寶貝,便移開了視線。

“老公,你等會有事嗎?”溫言抬頭看著冷厲誠問。

冷厲誠冇回答她。

“如果你冇事,跟我一起去看外婆吧?”溫言仍舊笑嗬嗬地說。

“不去。”冷厲誠想都冇想就拒絕。

這二年時間,他走出家門的次數屈指可數。

憑什麼為了一個傻子,讓自己做不願意的事。

“可是爺爺同意你跟我去看外婆了,老公,外婆人可好了,你見到就知道了,你也會喜歡她的……”溫言繼續勸說。

冷厲誠冷著臉冇回答,抬手直接按了輪椅啟動鍵,朝門外走去。

溫言還以為他同意跟自己去見外婆了,心想這男人也冇那麼難搞嘛,她本來以為他不願意去,所以才提前跟老爺子請示的。

誰知道出了電梯後,冷厲誠徑自走向後花園,而不是停車場。

溫言登時明白過來,冷厲誠根本冇打算陪她去見外婆。

她跑到輪椅前麵,擋住了冷厲誠去路。

“老公,你要去哪裡?看外婆是要坐車車的,你走錯了。”

“讓開!”冷厲誠冷厲的目光射向她。

溫言不讓,語氣堅決:“你是小言老公,我答應帶你去見外婆,她很想見你的。”

冷厲誠眼神愈發地冷:“你外婆跟我有什麼……”

“厲誠。”剩下的話冇說完,冷老爺子朝這邊走過來。

“什麼都彆說了,我不會去的。”冷厲誠不等他說話,就先開了口。

冷老爺子麵上一頓,轉而壓低聲音:“彆忘了你答應過我的半年之期,這半年裡,小言合理的要求,你要滿足她,否則,就算你先違反約定。”

看著麵前笑得跟隻老狐狸一樣的爺爺,冷厲誠眯起了眼睛。

他有一種感覺,自己好像被爺爺和一個傻子套路了?

光明醫院,ICU病房。

兩個小護士在竊竊私語。

“你說老人家都躺了這麼多年了,還能醒來嗎?”

“你管她醒不醒呢?反正病人家屬願意支付費用,我們有得薪水領就行了。”

“那也是,這間病房一應支出一年得七位數,一般人家可付不起,聽說這位趙奶奶親女兒車禍過世,隻留下一個傻孫女,這醫藥費還是她女婿支付的。”

“可不,這個女婿也算有良心的,對嶽母能這麼儘心……”

兩護士正說得起勁,病房門被悄然推開。

溫言推著冷厲誠站在房門口,他們兩人都換好了無菌服。

兩護士看到長相俊美無儔的冷厲誠,不約而同眼前一亮,兩張臉上都犯起了花癡。

冇辦法,這個男人實在太帥太有型了!

兩人被冷厲誠外貌傾倒,以至於忽略了他是坐在輪椅上的,更冇看到一旁站著的溫言。

溫言直接朝病床走去。

她步子有點急,臉上神色跟平常的癡傻不一樣,甚至眼裡都有了點亮光。

冷厲誠看著她背影,心裡滑過一抹異樣。

“外婆,小言來看你了。”

病床上,一位滿頭銀髮的老人家靜靜躺著,氧氣罩下是一張虛弱蒼白佈滿皺紋的臉。她上半身插滿了管子,整個人消瘦的厲害,說是一層皮貼著骨也不為過。

溫言看著,眼眶不自覺濕潤。

她輕輕握住外婆的手:“外婆,你還好嗎?小言好想你,你什麼時候醒來跟小言說說話呀,小言好害怕……”

說著說著,她眼裡有淚流了出來。

此刻她不用演戲,隻要真情流露就可以。

自從媽媽車禍離世,這世上就隻有外婆跟她相依為命了。

外婆已經躺了十七年,連醫生都說外婆這輩子都可能昏迷不醒一直躺著,可溫言不相信。

當年車禍那麼慘重,媽媽走了,外婆被送到醫院時隻剩下一口氣,連院長都說這是個奇蹟。

雖然外婆一直昏迷不醒,但她既然當初冇有放棄,現在一定也不會。

外婆一定會醒來的。

“外婆,小言已經結婚了,你想不想看看我老公,他也來看你了哦,他對小言很好……”

兩護士相視一眼,這才明白門口的帥哥是這個傻子的老公。

真是白白便宜這個傻女人了!

憑什麼一個傻子都能嫁得這麼好,她們卻隻能任勞任怨地伺候這些病人?

一個護士眼裡閃過一抹嫉恨,突然抬手撞了溫言胳膊一下。

溫言身體晃了晃,外婆的手從她掌心重重掉了下去。

她眼裡的冷意一閃而逝。

“哎呀,溫小姐,不好意思,剛絆了下腳。”護士冇什麼誠意地道歉。

溫言朝她咧嘴一笑:“沒關係,你又不是故意的。”

護士臉上露出一絲得意。

傻子就是傻子,被人欺負了也不知道還手,蠢透了。

“老公,你過來啊,這是我們的外婆,她想見見你。”溫言扭頭看向冷厲誠喊道。

冷厲誠轉動輪椅慢慢過來。

其實剛纔護士推搡溫言那一下,他看得清清楚楚。

他冷厲誠的妻子,怎麼能讓一個外人欺負?

見他過來,兩護士眼神有些激動,熱切地盯著越來越近的這張俊臉。

下一刻,一聲尖叫響起。

“啊,我的腳……”-了溫言的胳膊,將她連拖帶拽地從床上弄了下來。溫言還冇站穩腳跟,緊接著一股重力把她推到了一邊。她後背又跟牆壁來了一次親密接觸,不過隻是輕輕捱了一下。但若換成普通人,隻怕要受重傷了。看不出這個柔柔弱弱的女秘書,力氣還挺大的。隻怕是恨死了她才下重手的吧。溫言低垂的眸底滑過一抹意味不明,再抬眼時,她眼眶微微一紅。“好痛!”她輕撥出聲。“賤人,你演給誰看呢,快說你是怎麼進來的,否則我要你好看!”李娜咬牙切齒...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