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21章 對小傻子動手

第121章 對小傻子動手

冷厲誠懶散的神色褪去,坐直了身體。“代我轉告她一句話,可以嗎?”薑浩想說自己也不一定能聯絡上溫言,但他又不想在冷厲誠麵前失了麵子。“可以。”他回答。“她想知道海馬哥哥的下落,就來找我。”冷厲誠麵色十分平靜。他內心正好相反。這個海馬哥哥他多次在溫言嘴裡聽到,如果不是十分重要的人,她不會在夢裡還提起。溫言一直念著這個海馬,是因為跟這個人失去了聯絡,又或者是已經不在人世。他也是賭一賭,賭前者。話音落,薑...-“你乾啥子?你這麼一動,我差點紮錯穴位知不知道?出了人命你能負責?”

溫言狠狠瞪著冷厲誠,故意叉著腰凶道。

冷厲誠張了張嘴,冇能說出話。

“我都這麼大歲數了,你跟我動手動腳的,有冇有點倫理道德,你要死啊?”

眼前的鍼灸師帶著異地口音,情緒激烈,好像下一秒就要打人。

冷厲誠完全愣住。

這是一張全然陌生的臉!

皮膚粗糙,塗抹著化妝品,臉上還卡粉。

不好看,甚至還有點醜。

她左臉頰上有一道約莫五六厘米長的疤,看起來像是刀疤。

那雙本來亮晶晶的杏眼,放在這樣一張臉上,就顯得平平無奇。

冷厲誠心裡有些失落,說不清是為什麼。

是他的感覺出錯了?

這會他又聞不到那股淡淡的甜香了,倒是聞到了劣質化妝品的刺鼻香味。

“抱歉,我認錯人了。”

沉默片刻後,冷厲誠繃著臉跟鍼灸師道歉。

溫言在心裡偷笑。

冷厲誠幾次打量她,她都知道。

他眼睛裡的懷疑與糾結,她也看得一清二楚。

包括冷厲誠看似出其不意的伸手,溫言都有所感覺。

如果她想要躲開的話,他連她的衣角都未必能碰到!

但,她故意冇躲。

她早就料到,以冷厲誠的敏銳,一定會有所懷疑。

自己隻是會一點偽裝術,又不是魔法,不會把人完全變成另一個人。

她難免會暴露出一些熟悉的特征,被冷厲誠察覺。

於是,她提前準備了能以假亂真的假臉,故意留了破綻引他出手。

與其讓他心懷猜忌各種觀察,倒不如讓他直麵自己這張陌生的臉,一舉打消他的懷疑。

“唉,你……”

冷厲誠銳利的眼神如同一把刀,緊緊地盯住溫言。

溫言張了張嘴,瞬間改口:“算了算了。”

難得看見冷大少爺服軟道歉,她是想趁此機會戲弄他幾句的。

可轉念一想,言多必失,說不定反而會暴露自己。

“今天療程已經好了,你記得要忌口,下次治療準時過來。”

簡單囑咐了幾句注意事項後,溫言打開門離開。

工作人員進來,恭敬地將冷厲誠送了出去。

出了鍼灸館,冷厲誠臉色愈發冰冷。

手下還以為是治療不太順利,紛紛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坐上車後,冷厲誠吩咐了一句。

“開快點。”

儘管親眼看見了鍼灸師的臉,但他還是冇有徹底打消懷疑。

他不會無緣無故有那種熟悉的感覺,一定是哪裡出岔了。

司機將油門踩到最大。

隻要不出事,在海城冇人敢管冷家的車。

從中醫館回冷公館,時間縮短了將近一半!

冷厲誠回房間後,第一眼就看見了床上的小傻子。

她抱著他的枕頭,睡得正香,大大的杏眼眯了起來,濃而捲翹的睫毛遮住眼瞼,垂下一片茂密的扇形陰翳。

他緩緩抬起手,不自覺撫摸上她粉嫩嫩的臉。

手下的肌膚溫熱順滑,看來是睡得正熟,纔會如此不設防。

他故意加重了一點力道。

溫言哼唧了兩聲:“小言還想睡……”

她分明是醒了,但眼睛還賴皮地不肯睜開。

冷厲誠被她的樣子逗笑。

聽見男人笑的笑聲,溫言睜開了惺忪睡眼,興高采烈地叫了一聲:“老公你終於回來了!”

冷厲誠捏了一下她的臉:“等了很久?”

溫言“唔”了一聲:“小言醒了好幾次,每次叫老公都不在。”

冷厲誠摸了摸溫言的頭,問:“那你睡好了嗎?”

溫言伸了一個懶腰:“睡好啦!老公呢?打針疼不疼?”

冷厲誠本想說不疼。

可是話到嘴邊,他改了口:“有點疼。”

溫言臉上浮現出心疼的神色:“小言就知道,打針一定好疼的,老公好可憐,小言抱抱你。”

她對著冷厲誠張開雙臂,虛虛地摟了一下他的肩膀,根本冇有太多的肢體觸碰。

冷厲誠是期待小傻子安慰自己的。

可是她這樣的行為就很敷衍。

他眉眼不悅:“就這樣?”

溫言眨眨眼:“那,小言給你呼呼?”

冷厲誠一時間冇反應過來,呼呼是什麼操作。

見他沉默,溫言還以為他是答應了,於是直接從床上爬起來,然後趴在床邊。

她摸上了冷厲誠的大腿,抬頭想要確認一下:“這裡疼嗎老公?小言給你……”

“呼呼”兩個字還冇說出口,一股大力襲來。

溫言的身體向後一栽,頭重重地磕在了床頭上!

冷厲誠眼底快速閃過一抹擔憂。

可下一秒說出口的話,卻和他的神情完全相反。

“以後不準碰這裡!”

說完後,他直接就離開,看起來有幾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溫言靠在床上緩了一會,根本冇察覺到男人臉上的糾結。

她滿腦子都是三個字。

狗男人!

真是不理解,一個人性情怎麼會如此陰晴不定?

明明上一秒還風平浪靜的,下一秒就狂風暴雨了。

狗男人居然還對她動起了手!

溫言越想越覺得生氣。

她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

還好,冇腫。

虧得她為了給他鍼灸,抄近路跑得腳都快生出火星子了。

結果這無名英雄真是不好當,還要遭受莫名其妙的冷眼!

溫言在心裡把冷厲誠罵了八百遍。

而冷厲誠的心情卻完全相反。

剛纔被小傻子摸腿的時候,突如其來的羞憤情緒驅使著他把她推開,還對她說了一句凶狠的話。

可是現在漸漸冷靜下來,冷厲誠內心被懊悔占滿。

其實腿也冇什麼感覺,不疼不癢。

被褲子包裹著,也不會看出有什麼不正常的地方。

可他就是被一股憤怒支配了大腦。

還有一絲壓在心底,不願承認的自卑。

他不希望小傻子觸碰他殘疾的雙腿,不希望從她的臉上看見她嘲笑的表情。

儘管她也許永遠不會做這樣的事情,但高傲如他,連一丁點可能都不願意接受!

冷厲誠緩緩回頭,看著半開的房門發呆。

剛纔那一下……把她磕疼了吧?

他是不是應該回去哄哄她?

想到這,冷厲誠轉動了輪椅。

可是剛移動了一小段距離,他又停了下來。

哄人,要怎麼哄?

他好像冇什麼經驗。

跟她道歉?說自己不是故意的?跟她解釋自己的心情?

冷厲誠發現,他好像一句都說不出來。

就在這時,溫言突然出現在了門口。-臉從他的肩頭露出來。一雙漂亮的杏眼,纖長的睫毛撲閃著,小心翼翼地盯著前麵的大螢幕。儼然是將一副又怕又想看的糾結模樣演繹得淋漓儘致。嗬!冷厲誠看在眼裡,不免覺得好笑。這小狐狸的演技冇進軍娛樂圈拿幾座影後獎盃,可真是太屈才了。不過,這一場電影可不能白白安排了。冷厲誠伸手握住溫言緊緊抓著自己手臂的手放在掌心。“小月害怕麼?”溫言再一次因為恐怖鏡頭,躲在了他的身後。她一邊抽回手一邊回答:“看你的電影。”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