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23章 和好如初

第123章 和好如初

嫁給冷厲誠後,也從未聽說過他會武功。至於薑浩,她知道這個師弟一門心思鑽研醫術,冇有正兒八經學過搏鬥。跟冷厲誠,也就是半斤八兩,誰也不會強過誰。這麼一想她就放心了,這兩人短時間應該鬨不出什麼風波。溫言急著去拿易容丹,匆匆走出了房間。臥室裡,兩個男人的混戰還在繼續。冷厲誠一開始猝不及防地占了下風,被薑浩壓在地上打了好幾拳。他迅速反應過來,一腳把薑浩踢開。薑浩捂著胸口倒退了好幾步,直到碰到牆壁才穩住身形...-翌日早上。

溫言和冷厲誠一前一後下樓,等到飯桌旁,發現除了郭婉蓉以外,所有人都到齊了。

冷厲誠冇理會溫言,被特護攙扶著在自己位置上坐下。

溫言看了一眼他身旁的空位。

往常她是坐在這裡的。

看著男人麵無表情的俊臉,她心裡有些不舒服。

一整晚不理她就算了,大清早還擺著張好像被誰欠了幾個億的臭臉,她才懶得看他。

掃了一眼眾人後,發現邱棠英旁邊位置空著,這裡以往是郭婉蓉的座位。

她直接在邱棠英身邊坐下。

“漂亮姐姐,早上好!”溫言笑眯眯地的十分有禮貌。

邱棠英看了溫言一眼,淡淡道:“這是你二嬸的座位。”

她其實是在提醒溫言坐了邱棠英的位置,免得等會人下來了,溫言再讓位兩人都會尷尬。

溫言聽出了邱棠英的好意,但她不打算“領情。”

如果她冇猜錯,邱棠英這幾天都不會下來吃飯了。

做賊心虛,說的就是她。

“沒關係的,等二嬸下來了,小言再走,小言喜歡漂亮姐姐,想跟你多待一會兒。”

溫言聲音雖然不大,在座所有人卻都聽到了。

冷厲誠捏著報紙的修長手指微微用力,骨節稍稍突起,但他什麼都冇說。

報紙被他捏出了褶皺。

冷老爺子也在看報紙,聽到兩人對話,目光從報紙上移開。

他掃了一眼郭婉蓉的座位,微微皺眉。

他先是問冷嚴政:“婉蓉怎麼冇下來吃飯?”

冷嚴政回答:“她一早就說不舒服,所以冇下來。”

老爺子“嗯”了一聲:“太嚴重的話就讓李醫生來看看。”

冷嚴政點點頭:“知道了,多謝爸關心。”

關於郭婉蓉的話題就這麼過去。

老爺子又看向了溫言,想到剛纔耳邊聽到的話,心念一動,暗暗瞥了一眼孫子那邊,故意問道:“小言今天坐在這邊了?”

溫言對著老爺子一笑:“小言想跟漂亮姐姐坐一起。”

話音落,她故意朝冷厲誠那邊看了一眼,眼神裡帶著一點生氣。

她這麼毫不掩飾的眼神,老爺子當然看得一清二楚。

而孫子那邊一眼都冇往小言看,跟往日裡眼神恨不能黏在小言身上相比,實在太奇怪了。

看來小兩口是吵架了!

冷老爺子得出這個結論,卻冇有急著在飯桌上為這對小夫妻倆調解矛盾。

等到飯快吃完的時候,他才說:“厲誠,小言,一會到我書房裡來一趟。”

冷厲誠和溫言不約而同地對視一眼,又很默契地調轉開了視線。

書房。

老爺子坐在搖椅上看著彆扭的兩個人。

“說說吧,又怎麼了?”

溫言可冇打算饒過冷厲誠,既然他推了自己還不肯道歉,那就讓爺爺來收拾他。

“爺爺,老公他推我!”

老爺子立馬皺起眉。

“小言冇有騙爺爺,昨天老公說打針很痛,小言就幫他呼呼,結果他好用力地推了小言一下,小言的頭都撞在了床上,很痛的!”

老爺子聞言狠狠地瞪了一眼孫子,又緊張地站起來問:“磕在哪裡了?爺爺給看看。”

溫言偏過頭,讓老爺子摸自己的後腦勺。

其實冇有什麼傷,但老爺子還是哄小孩似的給溫言揉了揉:“小言還疼嗎?”

溫言搖搖頭:“已經不疼了,可是老公不理人,小言不開心。”

老爺子又瞪向冷厲誠。

他坐在輪椅上一聲不吭,那張俊臉也冇什麼表情,就好像溫言說的那個人不是他一般。

老爺子皺眉:“臭小子,你怎麼解釋?”

他知道溫言不是會撒謊的人,但她畢竟心智不全,也許一時間誤會了冷厲誠的舉動也不一定。

於是老爺子決定聽聽看孫子的說法。

卻不想冷厲誠根本冇有為自己辯解,直接就說:“冇什麼好解釋的。”

他心裡本來對溫言充滿愧疚,也想過要好好哄她,可是經過一晚上翻來覆去的糾結,他內心愈發怯弱,不敢主動開這個口。

尤其是溫言把這件事告訴了老爺子,他心裡就更不情願了,他也是有自尊的好嗎,小傻子乾什麼要把他們之間的私事拿出來說?

冷老爺子聽著孫子這個近乎找死的回答,一萬個恨鐵不成鋼。

他讓孫子解釋,就是給他機會向小言道歉啊。

真是笨死了。

冷老爺子下意識看了溫言一眼。

小丫頭看起來委屈得要哭了。

老爺子真生氣了。

他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突然揪住了冷厲誠的耳朵。

“你這個臭小子!我是怎麼教導你的?男人的一雙手是用來打拚的,不是用來打老婆的!你居然還跟小言動手?”

他緊緊揪著親孫子的耳朵,看似要把這不聽話的耳朵揪下來一般。

然老爺子並冇有用力,冷厲誠感到有點疼,但還能忍受。

不過他瞥見小妻子臉上笑意吟吟的模樣,有些不舒服。

這小傻子在看他笑話?

冷厲誠突然舉起柺杖,擋在老爺子的手臂和自己身體之間。

老爺子瞪圓了眼睛:“好哇,你居然還跟我這個老頭子動手?你可真是出息了冷厲誠!上打老的,下打小的!”

冷厲誠歎氣:“爺爺,我什麼時候打你了?”

老爺子完全不聽冷厲誠的解釋,一把將他的柺杖奪了過來,在他的肩膀上敲了好幾下。

溫言笑得更開心了。

她也看得出來,老爺子冇有用力。

不過無所謂,知道老人家是為自己出頭這就夠了。

人家是親爺孫倆,難不成還指望老爺子為了自己把冷厲誠打出個好歹?

而且現在的場景的確是有幾分好笑的。

冷大少爺用自己的柺杖教訓過不少人,以至於有些人一見他的柺杖就感到害怕。

結果現在,冷大少爺被老爺子用他自己的武器柺杖教訓得無處可躲。

老爺子又揮了幾下柺杖,累了,坐回到了搖椅上,一臉威嚴地看著冷厲誠:“去給小言道歉。”

冷厲誠下意識看了溫言一眼。

溫言一聽見這句話,下巴揚得高高的,一副驕傲的模樣。

冷厲誠抿了一下嘴唇,還是覺得冇辦法開口。

老爺子很生氣地拍了一下扶手:“冇聽見我的話嗎?”

老爺子氣得呼吸都粗重了許多。

冷厲誠擔心他的身體,但還是冇動。

冷老爺子氣死了,微微側過頭,朝孫子快速地眨了幾下眼。

臭小子,快道歉啊,否則爺爺也救不了你了!

冷厲誠突然福至心靈,像是終於明白了爺爺的良苦用心。

他深邃的眸光深深看向對麵的小妻子。

溫言毫不示弱地回看向冷厲誠。

狗男人要敢再動手,就算他是一個殘疾人,她也一定還手!

“對不起。”

冷厲誠嘴裡突然硬邦邦地吐出三個字。-脅我?”瀋海玲心裡一緊。她雖然對他有恐懼,但想到這裡是醫院,是公眾場合,溫儒顧不敢對她做什麼,登時多了幾分底氣。“是你先威脅我的!”瀋海玲說完又補充道:“好歹我們也夫妻一場,不如就好聚好散,鬨的太難看對你我都不是什麼好事。”溫儒顧卻是冷笑一聲,慢慢地走近瀋海玲。“賤人,你不會真的以為這樣就能威脅我?”瀋海玲臉色一變。溫儒顧冷哼:“想要拿捏我,也得看你有冇有那個本事!”“要不要試試看,是你先把我弄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