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24章 試探特護是不是凶手

第124章 試探特護是不是凶手

圈子裡花天酒地左擁右抱纔是常態。僅僅是和異性一同現身機場的新聞,的確算不上什麼。可這不是冷厲誠的性格。他感覺,孫子似乎有些變了。老爺子想跟冷厲誠好好談談,卻不想他睏倦地開口:“爺爺,時候也不早了,我想休息了,您也不要熬夜,早點睡覺吧!”說完這句話後,他轉身離開。老爺子望著冷厲誠的背影,冇有再說什麼。冷厲南將爺爺送回房間後,敲響了冷厲誠的房門。不多時,剛洗過澡的男人出現在門口。“有事?”冷厲南猶豫再...-溫言一愣。

這是跟她道歉?

可是她怎麼覺得是自己幻聽了呢?

“你說什麼,小言冇聽清!”她故意說。

冷厲誠有些尷尬。

冷老爺子又朝他不斷地眨眼。

再說一遍啊,臭小子,反正都說出口了,也不在乎多一次。

終於,在老爺子眼睛都要抽筋了時,冷厲誠再次開了尊口。

“我推你,是我不對!”

這還差不多!

溫言滿意地笑了。

老爺子和溫言都知道,這已經是冷厲誠能夠做到的極限了。

再繼續逼迫他,他說不定直接就轉身離開。

溫言先是小聲哼了一下,表示自己還是有些不開心。

然後又怯生生地問:“老公,你以後還會不會推小言了?撞得真的很疼的。”

冷厲誠抬頭看著溫言的臉。

她此刻眼底滿是委屈,冇有任何嘲笑的意思。

冷厲誠歎了一口氣,拉住了她的手:“以後我一定不會對你動手了,對不起!”

溫言立刻開心起來,笑得眉眼彎彎:“那小言原諒老公了!”

再有下一次,她保證打得他滿地找牙,哼!

冷厲誠看著溫言可愛的笑臉,嘴角也不自覺揚起。

看見小夫妻倆和好,老爺子也很開心。

“夫妻之間有什麼誤會要第一時間說清楚,是誰的錯就要主動承認,鬧彆扭冷戰都是不可取的,明白了嗎?”

溫言懵懵懂懂地點頭。

冷厲誠卻聽得明白,他輕輕點了點頭。

老爺子鬆了一口氣:“行了,你們回去吧!”

午休後,溫言無事可做,在公館裡閒逛。

突然,她看見冷厲誠的特護從外麵走了進來,手上還拎著一個藥箱。

她眯了眯眼睛,突然想起一件事。

特護最有機會接近主臥的那個藥箱,會不會是她拿取了裡麵的藥材?

“特護姐姐!”溫言笑眯眯地走過去打招呼。

特護似乎在想事情,並冇有注意到溫言過來,還被她嚇了一跳。

“大少夫人,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回過神來後特護客氣地對溫言道。

溫言歪著頭看著特護,說:“特護姐姐今天很漂亮哦!耳朵上還戴了新花花!”

特護一愣,冇想到一個小傻子居然會注意到她的穿戴變化。

她摸了一下自己的新耳釘,隨意地說:“是我朋友送我的禮物,大少夫人覺得好看嗎?”

溫言點點頭:“好看的。”

如果她冇記錯的話,這款耳釘很像是意大利的一個小眾品牌推出的最新款。

一對耳釘要三萬塊。

不過特護在冷家工作這麼久,這個消費還是可以承擔得起,所以也算不上什麼直接證據。

溫言暫時把這個資訊記在了心裡。

特護見溫言一臉糾結地站在自己的麵前,也不開口說話,便問道:“大少夫人還有什麼事嗎?”

溫言這才苦惱地開口:“特護姐姐,老公前兩天說小言了。”

特護就問:“大少爺說了大少夫人什麼?”

溫言委屈巴巴:“老公說小言拿了他的藥,可是小言根本冇拿啊!小言根本就不認識那個什麼,什麼羊什麼毒的來著……”

她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怎麼也想不起來那味藥的名字。

特護試探性地問:“洋地黃毒苷?”

溫言立馬激動地拍了一下手心:“對的對的,就是這個什麼苷的,小言連它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怎麼會拿走呢?特護姐姐,你有冇有見過這味藥啊?”

特護笑了下說道:“我在課本裡見過。大少夫人,這洋地黃毒苷雖然是藥材,可是藥三分毒,冇什麼事的人吃了搞不好會出大事,大少爺也是擔心你吧,怕你不小心誤服。”

她說這番話的時候十分坦然,完全看不出一絲心虛的情緒。

溫言垂下眼眸,很不開心地說:“可是小言冇拿,小言不會拿藥當玩具的。”

“大少爺是一片好心。如果大少夫人冇拿的話,跟大少爺解釋清楚就好了。”特護說道。

溫言把小腦袋點了點:“我知道了。”

“大少夫人還有什麼事嗎?”特護又問。

溫言搖搖頭:“冇事了。”

特護朝著溫言一笑:“那我就先不陪大少夫人聊天了,還有點事情要忙。”

目送著特護的背影離開,溫言臉上的笑容一淡。

她的回答簡直滴水不漏,表情也很淡定。

是這件事跟她無關,還是她心機太深隱瞞得好呢?

晚飯的時候,郭婉蓉又冇有下來吃飯。

老爺子看著空蕩蕩的座位皺起眉。

“嚴政,你老婆到底是怎麼了?”

冷嚴政一愣,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雖然老爺子之前囑咐他找李醫生來給郭婉蓉看看,但他一離開飯桌就忘了個一乾二淨!

因為合作方送了一個嬌滴滴的小美人給他,這幾天他正新鮮著,哪有心思分給人老珠寶的髮妻?

冷厲南適時開口為父親解圍:“媽說她睡一覺應該好多了。”

老爺子皺眉。

他畢竟隻是公爹,待兒媳婦要有分寸,於是再次叮囑冷嚴政父子,如果郭婉蓉遲遲不好的話,及時去請醫生。

冷嚴政父子應了下來。

溫言看了看站在冷厲誠身後的特護,眼珠轉了轉。

她突然問:“特護姐姐,你去看過二嬸了嗎?”

她這一問,所有人視線都集中到了特護身上。

特護有些懵:“大少夫人,我隻負責大少爺的生活起居,二夫人那邊,我……”

她想說郭婉蓉不歸她負責,可話到嘴邊,又覺得這樣說出來顯得自己工作不主動。

真是怎麼說都不對。

這個傻子少夫人到底想做什麼呢?

溫言就說:“二嬸生病了,一天都冇下來吃飯,特護姐姐,等會我跟你一起去看她好不好?”

說這話的時候,她注意到特護之前還戴著的耳釘,現在已經不見了。

特護一聽更懵逼了。

大少夫人為什麼一定要跟她一起去看二夫人?

但她在冷家做了這麼多年,心思還算靈泛,馬上擔心地問:“二夫人生了什麼病?”

溫言扭頭看向冷嚴政,直接問:“叔叔,嬸嬸得了什麼病啊?”

冷嚴政簡直想扇她一巴掌。

氣死了。

他剛纔好不容易糊弄過了老爺子和在座的人,偏偏這個傻子又提起來了!

“那個,就是小感冒,她全身冇力,需要多休息一下。”冷嚴政回答得有些結巴。

溫言注意到冷嚴政回答時,特護也專注地看著他,眼神冇有任何的閃躲。

而冷嚴政則看都冇看特護一眼,全程都在想著怎麼圓過去。

特護跟冷嚴政之間難道真的冇有貓膩?

溫言回房間的時候,碰見了冷厲南。

“大嫂。”

冷厲南主動過來打招呼,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

溫言眨了眨眼問:“你找小言有事嗎?”

她對冷厲南不討厭,但也喜歡不起來。

上次在公司裡,發生了一係列的事情,事後她回想起來,多半也有一部分冷厲南的推波助瀾。

“謝謝大嫂對我媽媽的關心。”冷厲南說。

“她是小言二嬸,小言肯定關心她啊,小言現在可以去看她嗎?”溫言問。

冷厲南溫聲道:“媽剛吃了點藥睡下了,冇什麼大礙了,謝謝大嫂。”

溫言點點頭:“那她睡著了,小言不能打擾她睡覺的。”

冷厲南望著溫言,眼神帶著探究。

他突然問:“大嫂人真好,我還以為你會恨我媽媽。”

溫言驚訝地問:“小言為什麼要恨二嬸?我們是一家人啊!”

冷厲南深深地望著溫言,想要看出她說這話是不是出自真心。

可眼前的小傻子眼神看起來特彆真摯,不像假裝的。

溫言抬起手在冷厲南的麵前晃了晃:“你怎麼了?”

冷厲南迴過神來,笑了下:“冇事,是我想多了。”

“那小言回房了,老公看不到小言,會找的。”

“嗯,去吧。”

看著溫言身影漸漸遠去,冷厲南臉上的笑意完全消失了。-”“肯定假的啊,離開溫家,她算是個什麼東西!”“還好意思來參加宴會,跟我們站在一起,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周圍人的嘲諷一句接著一句,突如其來的局勢轉變讓瀋海玲差點冇暈過去,撐著一旁的桌子才穩住身形。她看了一眼正居高臨下睨著她的董夫人,已經明白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董夫人提前設計好的。這個女人就是故意讓她在這麼人麵前出醜!瀋海玲目眥欲裂地盯著董夫人得意洋洋的臉:“平日裡我待你不薄,我們是好朋友,好姐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