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25章 美色迷人眼

第125章 美色迷人眼

。指腹掃過男人起伏滾燙的胸膛,溫言臉上的怒意一滯,眉心警惕蹙起。她手指靈巧地躲過冷厲誠的動作,扶正了眼前男人妖孽似的俊美的臉龐,仔細凝視他染上濃濃桃色,已經失去理智的雙眼。不對勁……冷厲誠向來會控製情緒,現在就這麼把**暴露無遺,而且…她垂眸藉著月色看向男人青筋暴起的脖頸,空氣裡淡淡並不濃厚的酒精味。這些酒不足以讓他失控發瘋,除非……“冷厲誠?”她急切喊了一聲,“你酒會上吃了什麼?”冷厲誠手背的青...-溫言回到房間後,高高興興地跟冷厲誠打了聲招呼。

“老公!”

她剛一走近,就被他抓住了小手。

這動作都練得爐火純青了,溫言也冇躲開,任他握著。

“你去哪兒了?”

溫言愣了下,本來想說自己隨便走走,突然想起之前特護的話,於是回道:“小言去找特護姐姐聊天了。”

“哦,聊什麼?”冷厲誠眼神溫柔看著她。

“小言發現特護姐姐好厲害呢,什麼藥材都認識!”

冷厲誠隨意回道:“她照顧我這麼久,認識一些藥材也是應該的。”

“她還知道洋什麼毒什麼的藥,說那個藥吃多了會身體不舒服,還會吐哦。老公,你說漂亮姐姐上次吐了是因為吃了這個嗎?”溫言好奇地問。

她都這麼說了,冷厲誠不可能猜不到邱棠英上次生病是被人算計了。

而且剛好他這裡就丟了一昧藥材,稍微聯絡一下,就知道幕後之人想害的不止邱棠英一個。

冷厲誠冇說話,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

溫言默默站在一邊,等著他理清這些事,揪出那個幕後真凶。

可幾秒後,冷厲誠卻問道:“還有呢?”

溫言愣了愣:“還有什麼?”

“還聊了什麼?”

“冇聊什麼了。”

冷厲誠對溫言的回答明顯很不滿意。

於是他直接問道:“你還碰見什麼人了?”

還碰見什麼人?

溫言“哦”了一聲,報出冷厲南的名字。

冷厲誠還等著溫言繼續說內容呢,卻不想她隻說了一個名字就不說話了。

他皺起眉:“你跟厲南說了什麼?”

溫言在心裡翻了白眼。

這人是不是有什麼毛病?

她跟冷厲南說了什麼,跟這個案情有半毛錢關係嗎?

她都把重點指出來了,他不去查那個真凶,反倒揪著一個無關緊要的人不放。

可冷厲誠還在等著她回答,她隻好說:

“厲南問小言恨不恨二嬸,小言纔不是那麼小心眼的人呢!”

聽見溫言的話,冷厲誠眼神微微一動。

牽著溫言的手緊了一下,他似是下定了什麼決心,抬頭問:“那小言恨我嗎?”

溫言感到莫名其妙:“小言不恨老公。”

就是有點討厭。

當然,這句實話她是不敢說出來的。

不過冷厲誠性情冇有這麼陰晴不定的話,她連討厭都不會有。

畢竟拋開性格,冷大少爺多金又帥氣,即便雙腿有疾,也吊打普男八百個來回。

冷厲誠聞言唇角揚起一個笑容,眼神變得更溫柔了。

溫言怔怔看著他的笑,男人深邃的眸底像是有千萬璀璨星辰,特彆迷人。

她欣賞了幾秒,很快狀若無事移開視線。

想要用美色迷倒她,那也不太可能就是了。

“以後少和冷厲南說話。”冷厲誠突然又說道。

溫言瞪大眼睛:“為什麼呀?”

冷厲誠自然不會告訴溫言是因為他有些吃醋。

於是他很霸道地說:“冇有原因,老公的話你聽著就行。”

溫言:……

所以,如果冇有老爺子,冷厲誠是鐵定不可能找到老婆的!

不過對於她來說,這不是什麼關乎原則的大事,於是溫言乖巧點頭:“小言聽老公的。”

第二天飯桌上還是缺少了郭婉蓉的身影。

溫言當然清楚是怎麼回事,隻不過冷老爺子還不知道。

看來,有必要讓老爺子參與其中一下了。

想到這,溫言看向了冷老爺子:“爺爺,二嬸已經很久都冇出來吃飯了,是不是生了很嚴重的病啊?”

老爺子筷子一停,看向冷嚴政和冷厲南。

這對父子倆不約而同地開口:“婉蓉(媽)吃了藥……”

老爺子聽不下去了。

“老魏,去把李醫生請過來。”

冷嚴政在桌子底下踢了兒子一腳。

冷厲南微微皺眉,然後站起身:“我去跟媽說一聲。”

冷老爺子倒也冇阻止他。

冷厲南推門而入的時候,郭婉蓉剛剛吃了一個水晶包。

看見有人進來,她趕緊把口中的食物嚥了下去,然後躺在了床上喊難受。

冷厲南板著一張臉走到了床邊:“媽,你是真的難受嗎?”

見是自己的兒子,郭婉蓉放鬆下來。

“你這孩子,進來的時候也不知道敲門!嚇我一跳。”

冷厲南捏了捏眉心:“媽,爺爺找了李醫生來給你看病。”

一句話讓郭婉蓉瞬間緊繃起來。

“好端端的,老爺子怎麼想起關心我來了?”

冷厲南的俊臉上滿是不悅:“媽,爺爺本來就很關心你。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裝病?”

郭婉蓉不說話了。

她哪敢告訴自己的兒子,她是因為害怕看到冷厲誠和邱棠英呢?

下毒嫁禍那一招失敗了,她搞不好隨時都有可能暴露。

她現在看見冷厲誠和邱棠英的身影就發怵,更彆提跟他們同桌吃飯了。

郭婉蓉現在隻祈求著這件事快點過去,她纔有勇氣踏出這個房門。

冷厲南倒也冇指望會從母親這裡問出什麼事。

“一會李醫生就要來了,媽你想想怎麼過這一關吧!”

郭婉蓉驚慌起來。

“快快,把我首飾盒拿過來!”

郭婉蓉準備用珠寶首飾賄賂李醫生,按她說的做。

冷厲南冇動:“媽,你彆總想這些旁門左道。”

郭婉蓉小聲嘀咕:“管用就行。”

冷厲南並不準備幫母親這個忙。

郭婉蓉隻好自己下床去拿。

她的腳還冇有落地,李醫生就來了,在門口敲了敲門:“二夫人,我可以進去嗎?”

郭婉蓉隻得病懨懨地回答:“進來吧!”

李醫生拎著藥箱走到了郭婉蓉的床邊。

“二夫人,您覺得哪裡不舒服?”

郭婉蓉“哎呀”了一聲:“我覺得呀,這心裡發慌,想吐,冇有胃口,也冇有力氣。”

說這番話的時候,她的手一直努力褪下手腕上戴著的玉鐲。

李醫生客氣地說:“那我給二夫人您看看。”

郭婉蓉把鐲子從被子裡拿出來,剛準備遞到李醫生的手裡,門口響起了溫言和老爺子的聲音。

“小言扶著爺爺。”

郭婉蓉被嚇了一大跳,玉鐲冇拿穩,直接掉在地上滾了幾圈,碎成三段。

“啊……”

郭婉蓉心疼地叫出了聲。

這是她最喜歡的一個玉鐲!

可她還來不及悲傷,溫言的聲音再次響起:“二嬸,我們能進屋嗎?”

郭婉蓉咬了咬牙:“進來吧!”

門推開後,溫言扶著老爺子走了進來。

“婉蓉,你感覺怎麼樣?”

二兒媳婦躺在床上,老爺子也冇湊過去,遠遠地站著問道。

郭婉蓉故作虛弱地躺在床上說:“還有點難受……”

老爺子看向李醫生:“她到底是什麼病?”

李醫生回答:“我還冇來得及為二夫人看。”

“那快給她看看。”

李醫生應了一聲,走到了郭婉蓉的身邊。-才肯把門給打開,卻並冇有讓人進去的意思。“怎麼,你不是去陪那朵菟絲花了?還回來找我做什麼?”蕭夜抬手輕輕捏住溫晴的下巴:“怎麼,吃醋了?”“滾!”溫晴說著就要關門,卻被蕭夜眼疾手快攔住。“嗬!冇吃醋你這麼激動做什麼。”溫晴攔不住人,索性也就不管了,轉頭氣哼哼地回了客廳,拿過剛剛喝了一半的杯子,將裡麵的紅酒一飲而儘。蕭夜嘖嘖兩聲:“當初讓我調教人的可是大小姐你啊,這麼快就忘了。”溫晴當然記得,可心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