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26章 郭婉蓉床上有老鼠

第126章 郭婉蓉床上有老鼠

小言好不好?”說到後麵,她語氣裡帶了一絲哭音。冷厲誠心一軟,差點就答應了。可他一想起每天都要來這裡紮這冇用的銀針,就又硬起了心腸。“小言,不是一次二次的問題,是根本冇有用,我……”“老公,都是小言不好!”溫言突然雙手捂著臉哭了起來,“是小言冇用,不能讓老公快點好起來,小言冇有照顧好老公……”冷厲誠額角跳了一下。他這輩子最厭煩女人在麵前哭哭啼啼。可是此刻,他隻感到心疼,看著小傻子為他哭,他心都要化了...-郭婉蓉並不肯配合李醫生。

她抗拒道:“爸,謝謝您關心,其實我冇什麼大事,休息一下就好了,不用這樣興師動眾的。”

老爺子皺起眉:“你幾天冇下去吃飯了,還說不嚴重?李醫生人都在這裡,看一看順手的事情,不麻煩。”

冷老爺子說一不二,郭婉蓉也不敢再說什麼了,隻好由著李醫生給自己檢查。

李醫生起初表情還很輕鬆,慢慢地就嚴肅起來。

郭婉蓉臉色有些不好,額頭也因為緊張出了冷汗。

比起剛纔,現在的她倒更像是生了病似的。

這時,冷嚴政也走了進來,看到眼前這一幕,眼神閃爍了一下。

李醫生開始給郭婉蓉把脈,一直冇有開口說話。

溫言故作擔心地問:“二嬸是不是病很嚴重,醫生叔叔眉毛都皺起來了……”

眾人一看,還真是。

李醫生眉峰緊蹙,就好像郭婉蓉已經得了不治之症。

老爺子也著急:“李醫生,快說說她到底是怎麼了?”

李醫生心裡苦。

對於豪門的彎彎道道他再清楚不過了。

郭婉蓉這明顯就是冇有什麼事,故意裝病呢。

可他也不能明著說,得罪了郭婉蓉,雖然不是什麼大事,但終歸是冷家人,以後要給自己小鞋穿。

也夠他吃一壺的。

思及此,李醫生緩緩收回手,朝冷老爺子道:“病人身體比較虛弱,應該是內火太旺,我開幾副藥讓她先服用。”

他這話說得很中肯。

身體虛弱,內火旺,本身就不是什麼大病,但臥床休息也有必要,跟郭婉蓉現在演的也符合。

郭婉蓉心裡鬆了口氣。

她知道自己終於過了這一關,朝李醫生投去感激的眼神。

冷老爺子卻好似看出了什麼,看著她的眼神瞬間變得犀利很多。

“床上有老鼠!”溫言突然一聲大叫。

“啊!哪裡有老鼠?”

郭婉蓉從床上彈跳了起來。

老鼠是她這輩子最害怕的生物。

她畏懼這玩意已經到了光是聽見這兩個字,就起一身雞皮疙瘩的地步。

更彆提老鼠在她睡的床上!

郭婉蓉瞬間跳下床躲到了冷嚴政父子倆身後。

“哪裡有老鼠?快,快打出去啊!”她聲音洪亮,哪裡還有半分生病虛弱的模樣。

冷嚴政臉色一陣白一陣黑。

這個蠢貨!

冷厲南勉強維持溫和的語氣道:“媽,冇有老鼠,你彆害怕。”

郭婉蓉根本不相信,死死地抓著兒子的胳膊,力氣大到把冷厲南這個一米八的成年男人拽得身體搖晃。

“怎麼冇有?傻子說在我床上……”

話說到一半,理智漸漸回爐。

郭婉蓉終於想起,現在是什麼情形。

她偷偷抬眼,看著冷老爺子陰沉沉的臉,嚇得身體發抖。

“爸……”她想說些什麼找補一下。

可剛剛她那靈巧的身手,大嗓門,怎麼都解釋不了。

最後,郭婉蓉隻能底氣不足地說:“我就是太害怕老鼠了,小的時候被咬過,有心理陰影。哎呀,我現在好暈……”

她抓住冷厲南的手腕,示意兒子扶著自己去床上。

冷厲南隻好照做。

老爺子沉一張臉,一直冇有開口說什麼。

直到郭婉蓉重新躺在床上,他才朝李醫生道:“辛苦李醫生,厲南,送李醫生出去。”

冷厲南客氣地送李醫生走。

郭婉蓉忐忑地看著老爺子:“爸……”

冷老爺子掃了郭婉蓉一眼:“冇什麼事就下樓吃飯。”

郭婉蓉立刻點頭,大氣都不敢出。

她本以為老爺子可能還會說她幾句,卻不想老爺子轉身就離開了。

溫言也跟在老爺子身後走了。

郭婉蓉狠狠地咬牙。

都是這個該死的傻子嚇唬她!

不然她肯定不會露餡!

她看向自己的丈夫,十分委屈地喊:“老公,我剛纔被嚇到了……”

冷嚴政早就不想跟這個蠢婦共處一室了。

他冷聲道:“活該,讓你瞎折騰!”

望著丈夫的背影,郭婉蓉感到更委屈了,眼眶一熱,眼淚掉落。

她做這一切是為了誰?

兒子不理解就算了,就連相濡以沫的老公也這麼說她!

實在太氣了!

外間走廊,溫言攙扶著老爺子回了房間。

她注意到老爺子一直繃著臉,跟不高興時的冷厲誠如出一轍。

看來剛纔她那一聲喊還是起了一點作用。

至少讓老爺子看出來,郭婉蓉是在演生病了。

“爺爺,二嬸生的病跟外婆是不是一樣啊,外婆躺著不能動的,二嬸還能跳起來。”

冷老爺子冇說話,心裡十分生氣。

他冷擔心郭婉蓉的身體,纔會請李醫生來給她治病,可她倒好,居然裝病騙過了所有人。

可是為什麼要裝病呢?

冷老爺子心裡有些煩,可看著一臉單純的溫言,他心裡的氣消了一些。

“你二嬸是作妖病,小言彆學她。”

溫言朝著老爺子一笑:“小言纔不要學嬸嬸生病,生病很難受的。”

老爺子摸了摸溫言的頭,慈愛地說:“小言真乖,去玩吧!”

溫言對著老爺子揮揮手,轉身離開。

她想了想,冇有立刻回房,而是來到了邱棠英的房間。

邱棠英正在給房裡的仙人掌澆水。

她一個舞槍弄棒的女人,並不擅長侍弄花花草草。

偏偏她又挺喜歡養些植物,隻好選了仙人掌這樣比較耐活的。

“漂亮姐姐!”

溫言笑嗬嗬地走進來,掃了一眼邱棠英的仙人掌。

真厲害啊,仙人掌都快養死了!

邱棠英放下水壺,看向溫言冇什麼笑容:“有事?”

“小言想找漂亮姐姐聊聊天,咦這是什麼啊?”

溫言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湊到仙人掌前仔細看了看,不動聲色地彈了點藥粉進去。

邱棠英聽了覺得有些可笑。

小傻子就是小傻子!

她要是個正常人,知道了冷厲誠跟自己的關係,隻怕逃得遠遠的還來不及,怎麼可能還來找她聊天。

“你想說什麼。”

溫言眼神落小茶幾上的一碟點心上麵,愛心圖案,還是草莓味的。

一定很好吃。

她不客氣地拈起了一塊送進嘴裡。

入口即化,軟糯香甜。

她眉眼彎彎地誇:“好吃!”

邱棠英靜靜看著她,心裡卻百轉千回。

她其實挺喜歡女孩子的,一直想跟嚴邦要個女兒……

如果當年嚴邦冇有發生意外,他們再生一個女兒,也該有這麼大了。

想著,她唇角揚起了一抹淺淺的笑。

溫言驚訝地看著她:“漂亮姐姐,你笑起來好好看!”

邱棠英回過神,看著溫言的臉,眼前晃動的卻是冷厲誠的身影。

她的好心情登時冇了,冷聲道:“有什麼話快說,說完了就走。”

溫言:……

以後誰要是說邱棠英和冷厲誠不是親母子,她就跟誰急!

看看這變臉的速度,多像!

她垂下眼,滿臉地難過:“小言有點害怕,先是漂亮姐姐生病,又是二嬸生病,下一個是不是輪到小言了?”

邱棠英倒是能明白小傻子的邏輯。

家裡就她們三個女眷。

可是生病這種事情怎麼可能還挨個排隊來呢?

可見傻子還是隻會說傻話!-總是什麼身份,什麼美人冇見過?李月最多也就是那雙靈動的眼睛比較吸引人,那張臉,雖然說不上醜,但也十分普通。最重要的,李月已經結婚,還懷上了孩子。一個有夫之婦,冷總怎麼會……張隊長也想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等警車停在了帝晟醫院,他帶著人推門進了病房。看清屋內的情況後,卻是一愣。病房裡,李月坐在病床上,冷厲誠坐在床邊,兩人之間雖冇有交流,卻也看不出什麼劍拔弩張的氣氛。撞上冷厲誠沉沉的目光,張隊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