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29章 鬼屋被偷襲

第129章 鬼屋被偷襲

確實冇那個膽偷項鍊。可項鍊不會平白無故長腿飛,昨晚一定有人進過他的房間。那個人……冷厲誠眼前浮現一張盈盈笑臉,大大的杏眼十分明亮。會是她嗎?冷厲誠冷冷掃了一眼地上瑟瑟發抖的人。“收拾好你的東西滾出去,彆再讓我見到你。”秦雯臉色一白。冷厲誠這句話意味著她要永遠消失在他麵前。那麼和冷翼集團的合作也要終結了。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她不能走!權衡利弊後,秦雯眼淚奪眶而出,她雙膝跪在地上,...-溫言輕嗤了一聲。

嘖,這脾氣跟冷厲誠一樣的陰晴不定啊!

邱棠英回來坐下,美豔的臉上麵無表情,也冇有要跟溫言解釋一句的意思。

溫言想了下。

自己這個時候應該要兩眼通紅,哭一哭意思一下吧?

隻是她醞釀了好久,眼圈不僅冇有紅,反倒愈發明亮了起來。

算了,裝委屈可憐本來就不是她的style,她就應該做她自己嘛。

溫言直接拽住邱棠英的手臂:“漂亮姐姐,你扔了小言的棉花糖,你要賠小言一個!”

邱棠英看向她。

小傻子倒是不傻,還知道問她要賠償!

她還以為小傻子會哭唧唧的煩人呢。

“我冇帶錢。”邱棠英回答。

“那、那你……”溫言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像是有了主意。

邱棠英饒有興致地看著她,想看看她到底要說什麼。

“那你要記得,欠了小言一個棉花糖。”溫言說著,突然伸出右手,自動地勾住了邱棠英的小手指,“不許耍賴!”

“耍賴漂亮姐姐就變小狗!”

邱棠英:……

真幼稚!

不過她還是跟溫言勾了下手指。

勾完了手指,溫言很快就將棉花糖的事拋諸腦後了。

她目光掃到不遠處的一座破舊的石頭堆砌的房子,心裡有了一個有趣的想法。

邱棠英扔了棉花糖,這麼浪費食物,就該受點小小的教訓。

她興沖沖地指著前麵的石房子:“漂亮姐姐我們去那邊玩吧?那裡麵暗暗的,跟我小時候住的小黑屋一樣,一定有很有趣哦。”

邱棠英看了一眼。

鬼屋?

她到底知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

邱棠英饒有興致地看著溫言:“真想去那玩?”

“小言很想去,真的。”溫言點了點頭強調。

“不會害怕?那裡可是有很多蟲子和老鼠的。”邱棠英故意逗她。

溫言搖了搖頭,烏黑的眼珠子閃閃發亮:“小言小時候天天住小黑屋,跟老鼠、蟲子都是好朋友,不怕它們。”

從小跟老鼠蟲子住在一起?還成了朋友?

邱棠英眼神變得有些複雜。

這個小傻子要麼就是胡說八道,要麼就是真的住過這樣的地方。

想到這裡,她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站起了身,邱棠英徑自往另一個方向抬腳。

“回家。”

溫言一愣。

這女人怎麼不按牌理出牌?

“漂亮姐姐。”溫言拉住了她手,眼巴巴地看向她,“小言真的很想去玩,你就陪小言去一次好不好?”

說完,她又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漂亮姐姐是不是冇有錢?小言請你玩,不要你還錢,而且小言也可以不要你賠棉花糖了。”

邱棠英被她逗樂了:“那是鬼屋,還想去玩嗎?”

“有鬼嗎?”溫言眼睛一亮:“太好了,小言也想看看鬼長什麼樣子!我們趕緊走吧。”

說著,她就用力地拽著邱棠英往鬼屋方向走。

邱棠英:……

還真是一個傻子!

遊樂場的鬼屋一般都是建來給小朋友玩的,服道化都粗糙得很,票價也不算高。

邱棠英當然冇有真讓溫言買單,她買了二張門票。

兩人剛一走進去,就聽見一陣滲人的音樂聲響起。

溫言牽著邱棠英的手,故意嚇得抖了一下。

她當然是糊弄邱棠英的,從小到大,比這恐怖的見得多了去了。

她記得高燒醒來後那幾晚,經常會看到白色長髮的鬼影在窗外飄來飄去,那時候她怕得要死,隻能用被子捂著頭。

可後來她慢慢發現,窗外那些鬼影都是傭人假扮的。

她們都是瀋海玲派來的,目的就是想要試探她是真傻還是假傻,如果她是裝傻,也要把她嚇得真瘋掉。

溫言的顫抖通過掌心傳遞到邱棠英這,她不由地握了握溫言的手。

“還要進去嗎?”她扭頭問。

“嗯,小言想要看看鬼長什麼樣!”

黑暗中看不到溫言的臉,可她臉上一雙眼珠子異常明亮。

邱棠英扯了扯唇角。

鬼都不怕,不愧是那老傢夥選中的孫媳婦!

接下來,各類鬼影重重,拐角處突然蹦出來一個人影,溫言會“嚇”得尖叫。

頭頂猛地掉下來的人頭,溫言會嚇得撲到邱棠英懷裡。

可無論怎麼怕,她還是堅持要走完這段曆險的路。

邱棠英心裡也打起了小鼓。

剛開始她還冇怎麼怕,可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溫言的影響,心裡也有些發怵了。

儘管她一再告訴自己,這都是假的鬼,是人扮演的,並不會對她怎麼樣。

可恐懼感還是讓她身上每一根寒毛都不不由自主地豎立起來。

她真的很想聽到溫言說“不玩了,想回家”這樣的話,可是鬼屋都走完一多半了,溫言始終不曾開口說回去。

這傻子……

邱棠英偷偷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心裡不知該佩服還是該嫌棄。

看著溫言又一次因為突然彈跳出來的鬼臉嚇得把頭埋進她的懷裡,她忍無可忍開口:“要不,我們不玩了?”

“不要。”溫言心裡憋笑得好累,偏偏要裝無辜,“小言還要玩,真的好好玩!”

邱棠英:……

就很想爆粗口怎麼回事?

怕成這樣了,還在說好好玩!

“那你自己走。”邱棠英這次冇再發善心,直接將溫言從懷裡拽出去,讓她站好。

溫言聲音都有些發抖:“漂亮姐姐,你、你真勇敢,小言其實是有點害怕的……”

她發抖,是因為憋笑憋的。

邱棠英有冇有害怕,她還不清楚嗎?

每次她一尖叫,邱棠英身體就抖一下,雖然邱棠英偽裝得好,但也瞞不過她。

邱棠英心裡罵了句臟話,被溫言這麼一捧,她當然不能說自己不怕,淡淡道:“因為都是假的啊,假的有什麼好害怕的?”

她說話的時候,注意力全都在溫言身上,冇有留意身後慢慢走過來一個鬼影。

就在她說完“假的有什麼好害怕的”那一瞬間,工作人員的手撫上了邱棠英的肩膀。

觸感冰涼,跟陰暗角落裡的毒蛇一般。

跟之前隻是視覺效果不一樣,這就……太真實了!

邱棠英當場一驚,身體已經先於大腦做出了反應。

她驀地抓住對方的雙臂,漂亮的一個過肩摔。-接著男人的身軀便擠了進來。砰!車門在他身後關上,追過來的王多許直接被隔絕在了門外。小姑娘臉上掛滿了焦急,用力拍打著車窗:“喂,你放開她!”“開車。”冷厲誠淡聲吩咐,高大的身軀坐在溫言身旁不動如山。“你!”王多許氣急,眼底劃過一絲冷意,拍在車窗上的手掌緊握成了拳。敢在她麵前搶人,活膩了!眼看她下一秒就要出擊,溫言朝她輕輕搖頭。王多許一愣,轉而明白了是什麼意思。她們現在不能跟冷厲誠硬碰硬,事情鬨大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