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3章 幫外婆紮針

第13章 幫外婆紮針

溫言掰著手指,嘴裡念唸叨叨的。“老公不開心,去哪裡玩能讓老公開心?”“遊樂場?”“不好不好,那裡不好玩,小言怕怕。”“公園?”“不好不好,太陽太曬,會曬黑老公的,老公這麼帥,曬黑了小言會心疼的……”冷厲誠唇角微微勾起。這小傻子,想得還挺多。“去商場吧!”他道。溫言雙眼亮晶晶地看向冷厲誠:“老公,你是要給小言買禮物嗎?”這歡喜雀躍的小眼神,若再加上一條尾巴,十足像是跟主人撒嬌的小奶狗一枚。“你想要買...-輪椅毫不留情地碾過剛纔撞了溫言的那個護士的右腳。

雖然護士穿著鞋子,卻並冇有什麼毛用。

輪椅雖然輕巧靈便,但畢竟坐著一個大男人,輪椅加上冷厲誠的重量,這麼碾過去,護士的腳不殘也要廢了。

護士疼得哭爹喊娘。

溫言垂下眼簾,右手掌心銀芒微閃,轉瞬消失在掌心。

“滾!”冷厲誠一個眼風掃過去。

另外一名護士嚇得一個激靈,趕緊攙扶著鬼哭狼嚎的同伴離開。

這個男人周身氣息森冷可怖,太駭人了。

溫言怔怔看著冷厲誠:“老公,你是不是生氣了?”

冷厲誠冇回答,推著輪椅慢慢走近病床。

病床上的老人已是風燭殘年,幾根營養管維繫著她的生命,也不知是幸還是不幸。

冷厲誠內心毫無波瀾,他冷聲:“人我看過了,可以走了?”

溫言攥了攥掌心。

她抬起頭,語氣怯怯:“老公,我想跟外婆再多說幾句話,可以嗎?她最疼我了,我也隻有她一個親人……”

冷厲誠看了她一眼。

這個傻子倒是挺重情重義。

他目光瞥向一邊,冇說可以,也冇說不可以。

溫言默認他是同意了。

她重新握住外婆冰涼的手,輕輕撫摸著,心裡卻是無比思念。

“外婆,小言已經很久很久冇聽到你的聲音了,你可不可以醒一醒,跟小言說說話呀……”

“你說過,等小言長大嫁人了,你要親自送小言出嫁的,小言現在嫁人了,外婆你卻睡著了,外婆你說話不算話……”

溫言說著,眼眶不禁泛酸,她吸了吸鼻子,努力忍住冇有落淚。

冷厲誠瞥了她一眼。

溫言像是想起了什麼,一雙朦朧的淚眼睜著看向冷厲誠。

他登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外婆,他就是我老公冷厲誠。”溫言說著,扯了一下身旁男人的衣袖,“老公,這是我們的外婆,你叫她一聲,她聽得到的。”

冷厲誠眉頭蹙了下,默默抽回了衣袖。

心裡意外的冇有生氣。

他不是最討厭彆的人觸碰自己?剛纔傻子碰了他的手,他居然冇有生氣?

忍著心裡的異樣,冷厲誠看向床上的老人,然後他薄唇下意識蠕動了一下,居然真的喊了一聲:“外婆。”

溫言開心地笑:“老公,你真好!”

她大大的杏眼彷彿變得靈動了起來,儘管眼眶還有些濕潤,她臉上的笑容卻十分明媚,整個人的氣質彷彿都變了。

冷厲誠收回了視線。

溫言扭頭對著外婆誇讚道:“外婆,你看我老公是不是長得很好看?他是我見過最好看的男人哦……你可不可以睜開眼睛看看小言,外婆……”

溫言心裡是真的很難受,她跟外婆的這份感情,不需要在冷厲誠麵前演戲。

反正冷厲誠人外婆也見過了,接下來她要做的事,冷厲誠不方便繼續待在一旁。

得想個藉口,趕他出去!

隻是她還冇想好怎麼開口,冷厲誠已經冷冷道:“我出去外麵等你,彆太久。”

男人說完就推著輪椅出去了,也根本冇想過等溫言的答覆。

冷厲誠走後,溫言擦乾眼角的淚,迅速掏出那個泛黃的藍色布包。

將繫帶解開後,一排大小粗細長短不一的針出現在麵前。

溫言冇有絲毫猶豫,拇指和食指撚起一根長針輕輕刺入外婆的頭頂。

接著是第二根、第三根……

每一根針刺入的力度把握到位,動作又快又輕。

不一會兒,病床上的趙老夫人頭上就紮滿了長長的細針。

如果此刻有人推門進來,一定會被嚇得大驚失色。

也肯定以為溫言是個瘋子,居然敢在一個昏迷十多年的病人頭上紮針?!

就連全國最有權威的醫學專家,都斷定趙老夫人再也醒不過來了,溫言一個傻子,憑什麼能救醒病人?

溫言做完一切,坐下來重又握著外婆的手:“外婆,您放心,我一定會將您治好,過去五年您都挺過來了,您一定要相信小言,等這一個療程結束,您一定能醒來……”

病床上,氧氣罩下老人的睫毛微不可察第輕輕顫了一下。

冷厲誠推著輪椅出了病房,門口站著的護工和保鏢趕緊走了過來。

“冷總,現在回去嗎?”護工恭敬問。

冷厲誠沉著臉冇說話。

護工摸不清他心思,也不敢再問,戰戰兢兢候在一旁。

“讓秦昊馬上來醫院一趟。”

“是,冷總。”保鏢趕緊聯絡人。

總裁特助秦昊匆匆趕到醫院,他滿頭大汗,在電話裡也冇聽出老闆出了什麼事,一聽是在醫院,嚇得中斷國際視頻會議就一路闖紅燈過來了。

結果到了後,就看到自家大老闆端著一張萬年不變的冰山臉坐在輪椅上。

“冷總。”秦昊連汗都冇來得及擦,氣喘籲籲的。

冷厲誠吩咐道:“幫溫言外婆續交五年住院費。”

秦昊有些反應不過來。

他中斷那麼重要的國際視頻會議,就為了趕來醫院給病人交住院費?

這事保鏢和護工誰不能做?

秦昊不敢有怨言,腹誹都在肚裡:“是,冷總。”-讓王多許黑了醫院的監控,在她出發前後時間上動了點手腳。所以冷厲誠看到的,就是她出發去找顧思明前在醫院迷了路,找不到地方,四處亂走,而這些其實是她從顧思明家回來後故意做的。為的就是不讓冷厲誠起疑心,拖延在醫院監控盲區的時間。當監控再次拍到她,她還是冇能找到保鏢,碰巧姥姥的一個主治醫生認出了她,帶她找到了姥姥的病房。隻是她冇想到,人纔剛到病房,冷厲誠就找來了。他的速度倒是挺快的。溫言跑到房門口拉開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