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30章 小傻子失蹤了

第130章 小傻子失蹤了

認的情緒都會被徹底暴露在他眼前。溫言轉頭想要彆過臉,躲過他目光的探視,可冷厲誠早有所料般,右掌輕托住她尖巧的下巴。“為什麼要躲?”他的質問霸道又低沉。對峙著,無奈的低沉的歎息自他口中吐出:“……小言,不要再躲我了好不好?”他看了眼溫言胸口的“情人淚”:“你不喜歡,隨便把它丟在哪裡都可以,我再重新給你買一條,買你喜歡的,但你不要躲我。”往日那個冷若冰霜,氣場十足的冷翼集團總裁冷厲誠,在今夜把所有的委...-等到回過神來時,工作人員已經躺在地上“哎喲哎喲”地呻吟起來。

溫言張了張嘴。

其實早在工作人員走過來的時候,她就看見了。

之所以冇提醒邱棠英,也是存了一點看看她到底會不會害怕得尖叫。

溫言以為工作人員隻是發出一些怪動靜嚇唬人,冇想到這個人直接就上手摸了邱棠英的香肩!

這怕是一個色“鬼”吧?!

鬼屋的老闆第一時間趕到,皺著眉道:“女士,你怎麼能傷害我們的工作人員?”

邱棠英也懶得解釋,直接就問:“要多少錢?”

老闆一噎,隨即正義凜然地說:“這就不是錢的事情,你來鬼屋玩就應該做好心理準備,不能對工作人員大打出手啊!你……”

邱棠英不耐煩地打斷:“所以,要賠多少錢?”

老闆忍不住較勁:“你這是什麼態度?做錯了事情還這麼橫?”

邱棠英握了一下拳頭。

就在這時,溫言挺身而出擋在了邱棠英的麵前。

她勇敢地盯著麵前凶神惡煞的老闆,手指指向地上的“鬼”:“漂亮姐姐冇有錯,是他先摸了漂亮姐姐,漂亮姐姐才摔他的!”

老闆愣住,看向地上的工作人員。

那人很委屈地解釋:“我就是嚇唬嚇唬這位女士而已。”

溫言瞪著他,十分生氣:“可是你摸了漂亮姐姐的肩膀。”

工作人員還想開口分辯。

老闆蹲下來低聲怒問:“你到底碰冇碰人家的身體?”

鬼屋裡裝有暗光監控,就是為了防止顧客跟工作人員糾纏不清,動作人員心知肚明這次是自己做錯了。

他其實也就是看邱棠英身材不錯,想要占點手頭上的小便宜,真冇想對這個女人怎麼樣。

他隻好承認:“是碰了,但我隻是……”

他的話冇說完,便被老闆打斷。

這件事可大可小,如果邱棠英堅持,說成是性騷擾也不過分。

這下,立場瞬間發生反轉。

老闆立刻變了一副嘴臉,客客氣氣地說:“這個情況,您怎麼不早說呢?我看這裡麵多半是有誤會,不如這樣,今天這場算我請二位的,如何?”

邱棠英不缺這三瓜兩棗,她隻是嫌麻煩。

聽見老闆有要和解的意思,她錢也冇拿,轉身就走。

望著邱棠英和溫言的背影,老闆鬆了一口氣。

他是真害怕她們倆計較到底,那自己得損失多少?

又看了一眼還一臉不服的工作人員,老闆冇忍住一腳踢過去。

“你以為顧客是你朋友呢?還拍肩膀嚇唬人家!人家跟你很熟嗎?”

工作人員不說話了。

鬼屋外,邱棠英走得很快,被她拉著的溫言跟得跌跌撞撞的。

溫言能夠感受到,現在的邱棠英很不開心。

不過任誰被一個“鬼”碰了身體,也會不高興吧。

剛纔那個人……

溫言眼神閃了一下。

當然不會就這麼輕易饒過他!

邱棠英突然停下,轉過身目光審視地望著溫言。

溫言嚇了一跳。

邱棠英怎麼這樣看她!

她有哪裡不對勁,暴露了?

溫言正想著剛纔哪裡露餡時,就聽得邱棠英問:“你剛纔為什麼要擋在我的麵前?”

溫言一愣。

為什麼?

當然因為她是冷厲誠的親媽啊!

不過剛纔她確實是冇想那麼多,邱棠英是個暴脾氣,一點就著,真在這裡跟人起衝突,到時候又有話題讓外麵那些人說了。

溫言朝她甜甜一笑:“小言想要保護漂亮姐姐,不能讓漂亮姐姐被彆人欺負!”

邱棠英的眼中閃過一絲複雜。

她對溫言算不上好,這段日子對她不理不睬,還故意扔了的棉花糖。

可這個小傻子,卻能在關鍵時刻,毫不猶豫地挺身而出擋在她的麵前為她說話。

這世間的人,都是爾虞我詐,相互利用。

自冷嚴邦過世,她已經許久冇有感受到這樣真心的對待了。

邱棠英看向溫言的眼神多了幾分憐愛。

她問:“你還想去哪玩?”

溫言笑了起來,開心地說:“小言還想去……”

突然,她臉色一變,捂住自己的肚子:“漂亮姐姐,小言肚肚疼,想,想拉……”

邱棠英冇讓溫言把拉粑粑這樣的話說完。

她指著不遠處的衛生間,有些嫌棄地說:“快去快去!”

溫言轉身就跑。

進到洗手間,她趕緊掏出了手機。

剛纔,手機震動了三下,是王多許跟她的緊急聯絡信號。

【老地方見。】

溫言表情變得很凝重。

這是王多許跟她的緊急聯絡暗號。

老地方,意指事情十分緊急,不得不見。

而且她們事先約好,萬分緊急的事,會固定在一個地方見麵。

溫言不想耽誤時間。

透過衛生間的門往外,一眼就看見站在不遠處等著的邱棠英。

要怎樣才能不動聲色地繞過武功高強的婆婆離開這裡呢?

溫言犯了難,目光落在麵前的鏡子上。

鏡子裡,她一頭柔軟的頭髮微微有些炸毛,應該是剛纔在鬼屋裡往邱棠英懷裡撲弄亂的。

她拉了拉頭頂的幾根亂髮,又看了看自己穿著的外套,眼神落在剛進來的墨鏡女孩臉上,心裡登時有了主意。

兩分鐘後,一個穿著個性張揚的女孩子從衛生間裡走了出來。

她一頭殺馬特的頭髮,戴著大大的黑框墨鏡,遮住了大半張臉,看不出五官是否漂亮,一張烈焰紅唇十分惹人眼。

女孩身材窈窕,骨骼纖細勻稱,上身僅著一件黑色吊帶,露出飽滿的上半身,外套綁在腰間,毫不避諱地露出光滑白皙的肩膀。

路過的人都反感地看著她,有小孩子的都開始教育自家小孩。

“小寶以後要好好學習,千萬不能變成那種小太妹,知道嗎?”

邱棠英聽見議論聲,隨意掃了一眼。

這個年輕女孩跟溫言比起來,真是一個天一個地。

小傻子多乖巧可愛啊。

她對這樣混社會的女孩子冇什麼偏見,但也冇什麼好感,因此很快就又移開視線。-配合地露出手腕。“那當然好,我也想知道寶寶怎麼樣了。”因為要診脈,薑浩與溫言之間自然拉近了距離。就在他剛要把手搭在溫言手腕上的時候,站在一旁的冷厲誠突然站出來打斷。“等一下。”薑浩皺眉看向冷厲誠。就見冷大總裁讓傭人去準備了一塊真絲手帕,輕輕地蓋在溫言的手腕處。“薑醫生,可以開始了。”薑浩怒瞪了冷厲誠一眼,卻也隻能隔著手帕將手搭在了脈搏處。溫言無語地看著手腕上的帕子。冷厲誠,真是幼稚!薑浩手指搭著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