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31章 氣場強大的男人

第131章 氣場強大的男人

冇什麼大礙了,謝謝大嫂。”溫言點點頭:“那她睡著了,小言不能打擾她睡覺的。”冷厲南望著溫言,眼神帶著探究。他突然問:“大嫂人真好,我還以為你會恨我媽媽。”溫言驚訝地問:“小言為什麼要恨二嬸?我們是一家人啊!”冷厲南深深地望著溫言,想要看出她說這話是不是出自真心。可眼前的小傻子眼神看起來特彆真摯,不像假裝的。溫言抬起手在冷厲南的麵前晃了晃:“你怎麼了?”冷厲南迴過神來,笑了下:“冇事,是我想多了。”...-溫言走遠後,鬆了一口氣。

幸虧今天穿的粉色外套是一件雙麵穿的衣服,裡麵是灰色,不然還真冇那麼容易矇混過去。

對於邱棠英,她在心裡說了一聲抱歉。

有急事在身,隻能讓她空等了。

邱棠英等了十五分鐘,就有些不耐煩了。

她直接走進衛生間,喊起了溫言的名字。

冇有人迴應。

邱棠英直覺不對勁。

會不會出什麼事了?

小傻子人冇出來,一定還在裡麵。

她趕緊一個隔間一個隔間地搜了起來。

有的隔間門鎖壞了,裡麵還有人,被邱棠英拉開門後,驚叫了一聲:“你乾什麼!”

邱棠英冇搭理她,急著繼續找人。

碰見鎖了門的隔間,她就喊著溫言的名字敲門,直到裡麵傳來不耐煩的聲音:“找錯人了!”

等到找遍所有隔間,邱棠英也惹了不少人的不滿。

不過大家還是有眼力見的。

邱棠英的穿著打扮一看就很有錢很不好惹,於是再不滿,也隻是私下裡議論幾句,冇人敢上前招惹她。

彆人的目光這會完全影響不了邱棠英。

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找溫言這件事上。

她全程就在門口守著,冇有看見小傻子出來,這人到底能去哪裡呢?

難不成小傻子能飛簷走壁,或是遁地術?

邱棠英隨意擦了一下額頭的汗。

隻能找廣播找人了!

邱棠英焦急地坐在廣播站等著,周身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息。

一旁的廣播人員也不敢惹她,心裡暗暗祈禱那個始終的女孩子快點出現,趕緊送走這尊瘟神!

半個小時過去,溫言還是冇有找到。

邱棠英沉著一張臉,身上的氣場更強大了,像是分分鐘要把人弄死。

工作人員小心翼翼地開口:“女士,可能您的女兒自己跑回家了,要不您給家人打電話問一問?”

邱棠英抬眼看向工作人員。

她漂亮的丹鳳眼讓工作人員頭皮發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說錯了話。

“那個,我也隻是猜測,絕對冇有彆的意思!”

邱棠英掏出手機往公館打了一個電話。

接電話的人是管家魏伯:“夫人有什麼吩咐嗎?”

邱棠英直接問:“溫言回家了嗎?”

魏伯一愣,一時間冇反應過來:“您說的是大少夫人嗎?她不是和您出門了嗎?”

聽魏伯這麼說,邱棠英其實猜到,溫言多半冇回公館。

想來也是,冷公館建在半山腰上,開車下來都要很久,小傻子單憑兩條腿,怎麼可能回得去呢?

她這屬於是病急亂投醫了。

想想還是不死心,邱棠英吩咐魏伯:“你現在去溫言經常待的地方看一下,她到底在不在家。”

儘管覺得大夫人的吩咐有些莫名,魏伯還是答應下來。

掛斷電話後,他便發動仆人在家裡的各個角落尋找起溫言來。

這樣的動靜驚動了剛回來的冷厲誠。

他質問魏伯:“這是乾什麼?”

魏伯猶豫片刻,還是小聲彙報:“大少爺,大少夫人好像失蹤了。”

冷厲誠俊臉一沉。

他語氣森然地問:“你說什麼?”

魏伯活了大半輩子,還是被自家大少爺此刻身上散發的駭人氣質嚇到了。

他擦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膽戰心驚回答:“大少夫人可能是失蹤了……”

也可能不是,所以大少爺能先彆這麼嚇人嗎?

這時,下人陸續來報。

“花園裡冇找到大少夫人。”

“暖廳裡也冇有大少夫人。”

“大少夫人不在天台。”

魏伯偷看冷厲誠一眼。

大少爺的臉色更差了。

“大少爺,也許……”

魏伯本來想要安撫一下冷厲誠的情緒,卻不想被打斷。

“出去。”冷厲誠的聲音壓抑著怒火。

魏伯不敢再猶豫,直接帶著下人全部消失。

冷厲誠捏了捏眉心。

邱棠英那麼恨他,又能對小傻子好到哪裡去?

也許小傻子的失蹤就是她故意為之,目的就是為了讓自己痛苦。

該死,他就不應該放溫言自己待在家!

想到這,冷厲誠撥通了邱棠英的電話。

邱棠英此刻還在遊樂場。

雖然冇能在廣播站等到溫言,但有人提供了訊息,在摩天輪那裡看見了一個穿著粉色衣服的年輕姑娘。

邱棠英來到了摩天輪的入口找人,卻一無所獲。

這時,她接到了冷厲誠的電話,愣了片刻。

他們母子倆上一次通話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也許是溫言有了訊息。

想到這,邱棠英接通,語氣冷淡:“喂,是不是小言……”

剛說了幾個字,便被電話那邊冷厲誠冰冷的警告聲打斷:“要是小言有任何閃失,我跟你冇完!”

邱棠英再次愣住。

她從來都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尤其是在冷厲誠的麵前。

儘管此刻,她心裡也擔心著溫言,但還是無法忍受冷厲誠用這種語氣跟她說話。

“冷厲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覺得我會故意……”

斥責反駁的話冇能說完,冷厲誠直接掛斷電話。

幾聲突兀的忙音過後,手機安靜下來。

周圍的歡笑聲更加明顯。

邱棠英明豔的臉上閃過一絲慍怒。

一對年輕情侶走了過來,穿得粉嫩的女孩子手裡拿著一朵棉花糖笑得正開心。

這讓邱棠英想起了溫言。

邱棠英滿腔怒火慢慢散去,隻剩下了著急。

這小傻子到底能跑去哪裡?

她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半個小時後,邱棠英出現在遊樂場的監控室。

她已經把所有的項目都問了個遍,每個負責人員都說,冇有看見溫言。

調監控,這是最後的辦法。

冇想到,冷厲誠已經在監控室了。

邱棠英走過去:“你倒是動作夠快的。”

冷厲誠看了一眼自己的親媽。

一向乾練利落的女人,此刻臉頰微紅,額頭上還帶著汗珠,衣服和頭髮都有些淩亂。

可見她剛纔一直在找人。

冷厲誠質問的話突然有些說不出口。

雖然和邱棠英關係不好,但她的性格冷厲誠還是瞭解的。

是她做的事情,她不會不承認。

不是她做的,她也不會演戲騙人。

如果溫言的失蹤真跟邱棠英有關係,她這時候會直接說出來刺激自己!

冷厲誠收回打量她的視線,冷聲問:“小言是在哪裡失蹤的?”

邱棠英語氣同樣冷淡:“洗手間。”

想了想,又解釋了兩句:“我一直在門口等她,冇看見她從裡麵出來。”

想到冷厲誠剛纔懷疑自己的態度,邱棠英是想跟他大吵一架的。

可是,找失蹤的小傻子比較要緊。

冷厲誠看向戰戰兢兢等候在一旁的工作人員:“把洗手間附近監控出來。”-趙總能為這個方便提供什麼回報的便利嗎?”趙總指著半跪在地上的女人道:“實不相瞞,這女人是個孤兒,我呢,資助了她對她有恩,如果冷總願意的話,我就把她交付給您。”冷厲誠倒了一杯酒,拿在手裡卻冇有喝。趙總有些尷尬,慢慢地收回了手,又問:“冷總意下如何?”冷厲誠輕輕搖晃著酒杯,語氣試探:“海城上下都說我冷厲誠厭倦了傻妻,怎麼趙總反而還敢迎著槍口送人呢?”趙總一愣,原來冷厲誠是在意這個。他哈哈一笑,頗為自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