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32章 蚊博士的藥有奇效

第132章 蚊博士的藥有奇效

出一口熱氣溫言都能感覺到。酥酥癢癢的。淦!溫言臉頰緋紅,心裡暗暗咒罵。狗男人又抽什麼瘋?“老公,小言不舒服!”溫言不是很適應跟冷厲誠這麼近的接觸,稍稍動了動身體。下一秒。她的身體又僵住了。等明白過來時什麼頂住自己時,溫言臉都黑了。她腦海中閃過人工閹割的一百八十種方法……可想歸想,現實裡還是什麼都不能做。溫言強壓下不爽,不解地扭頭看了看冷厲誠腰腹的地方。“咦,老公你身上怎麼還藏了東西?”說完,她抬手...-工作人員立馬照做。

按照他的工作守則,監控本來是不能隨便給遊客看的。

可是,這個輪椅上的男人一進來就帶著強大的氣場,讓人膽戰心驚。

而且遊樂園老闆還親自打來電話,讓他一切聽從這個男人指揮。

監控畫麵開始播放,冷厲誠認真地看著螢幕。

邱棠英也視線緊鎖。

從溫言進去洗手間後,後麵跟著出來的年輕女孩都會被他們仔細覈對。

碰見身形相近的,更是會放大每一個細節觀察。

直到邱棠英看見了那個殺馬特女孩子。

她十分篤定地說:“這個絕不是小言。”

卻不想冷厲誠皺起眉:“暫停,放大。”

女孩的頭髮蓬鬆,墨鏡又遮了大半張臉,根本看不清楚長相。

邱棠英指著螢幕上那個和溫言氣質天差地彆的人:“你看清楚,她腰間的外套都不是小言穿的那件。”

冷厲誠語氣冷淡:“她的肩帶,定製的水粉色,材質也是特殊的。”

肩帶……

邱棠英驚詫地看著自己的兒子,就像是無意間撞破了兒子兒媳的房中事一般,有些尷尬。

冷厲誠麵不改色,又指了指鞋子:“lvluis限量款,這款水粉色是特製的顏色,和市麵上其他的水粉不一樣。”

溫言喜歡粉粉嫩嫩的東西,她嫁進來以後,冷厲誠原本黑白二色的房間裡,多了這抹水粉。

邱棠英沉默下來。

作為一個女人,她都冇有注意到溫言身上的細節。

可冷厲誠這個性格冷酷的大男人,居然會觀察得這麼仔細,連不用的材質與色號都能看得出來。

她想起了自己的丈夫。

冷嚴邦在世的時候,對她也是這樣細心。

邱棠英記得,有一次她出門回來,不小心弄丟了耳環上的一塊粉鑽,連她自己都冇有察覺。

冷嚴邦卻一眼就發現了。

他立刻又買了一對更昂貴更好看的耳環送給自己。

事後,她問他:那麼小的東西,怎麼就能那麼快發現呢?

冷嚴邦抱著她輕笑:因為你時時刻刻都在我腦海裡,我當然記得。

愛情,是會讓一個人改變,變得更加細心敏銳。

她已經失去了讓自己改變、也為自己改變的人。

而冷厲誠,似乎找到了這樣的人。

邱棠英複雜的眼神落在親兒子身上。

多麼諷刺啊!

這個人害死了自己的父親、害死了她的丈夫,現在要開始新生活了!

一股不知名的怒意充斥著邱棠英的心。

她咬了咬牙。

看在失蹤的溫言麵子上,她冇有在此刻發作,而是轉身離開。

卻不想,冷厲誠叫住了她:“你要去哪兒?”

邱棠英語氣冷冽:“跟你無關。”

母子間短暫的和諧相處氣氛,被四個字無情打破。

冷厲誠的嘴角浮現出一抹諷刺的笑。

還好,失望了太多次,他已經不會再抱有希望,也就不會再被刺痛。

“不找回小言,你哪兒也彆想去,更彆想回家!”

命令犯人的口吻,讓邱棠英十分不悅。

她嘲諷地問:“怎麼,你還想囚禁我?”

冷厲誠冷笑。

雖然什麼話都冇說,但表情給出了答案。

他會!

邱棠英頓時勃然大怒:“你敢!”

冷厲誠雙目赤紅,眼底隱隱浮現出紅血絲:“你可以試試!”

36°C酒吧。

晚上燈紅酒綠的熱鬨之地,白天顯得非常寂寥。

換好衣服、帶上麵具的溫言輕車熟路地來到二樓,王多許和一個男人正在等著她。

男人三十歲左右,長相平平無奇,初一看是個成功精明的商人,細看卻能發現他目光中帶著幾分陰鷙。

這個男人是劉福生,海城楠鳴製藥公司的老闆。

一見溫言,劉福生原本冇什麼表情的臉上堆起笑容:“蚊博士,好久不見,來,請這邊坐。”

麵對他的熱絡,溫言並不迴應,坐在了王多許旁邊的椅子上。

劉福生的眼底閃過一絲不悅,不過很快被他掩飾下去。

“一直想請蚊博士吃個飯,您可是我的大恩人,要不是您,這海城誰知道我劉福生是誰,我楠鳴製藥也不能一躍成為最大的製藥公司,這可都是蚊博士您的功勞!”

劉福生並冇有直接說事情,而是對著溫言恭維了一番。

溫言卻是心知肚明。

這種笑麵虎,越是對人客氣,想要索求的好處就越多。

她對吃飯喝酒冇有任何興趣,直接道:“劉老闆有話就直說,畢竟大家都挺忙的。”

劉福生哈哈一笑:“蚊博士真是爽快人,那我也就開門見山了,不瞞你說,我這次來,是想跟您加購一批特效藥的。”

溫言淡聲道:“如果我冇記錯的話,我們之間有言在先,一個月隻交易一批。”

劉福生連連點頭:“是是是,話雖然是這樣說,可蚊博士您的藥實在是太好了!之前那一批很快就賣完了,還時不時有人過來問,價格都開到天上去了。所以我想,您能不能通融一二?”

溫言直接道:“不能。”

劉福生一噎,心裡十分惱怒。

冇想到蚊博士這樣果斷,連思考都冇有就拒絕了他!

他想了想,又一臉愁苦地開口:“您的特效藥是太好用了,還有很多人等著救命用呢!就算不為了賺錢,您也為那些可憐的病人想想吧?我呢,也不是隻為了賺錢,我也希望有更多窮苦的人能夠用上您的藥治病!這樣吧,在原有利潤的基礎上,我再給您讓利百分之五,您就多再賣給我一批,怎麼樣?”

溫言瞥了劉福生一眼。

他倒是很會道德綁架,知道用那些患病的人來壓自己。

可溫言又不是傻子,哪裡不知道劉福生的這批藥主要是流向哪些人的手裡?

真想讓劉福生口中的那些人都用上藥,那就絕對不能指望這些資本家。

她自己會安排。

“不行。”溫言回答得言簡意賅。

劉福生臉色一變。

自己好說歹說,也讓了這麼大的利,這蚊博士就是油鹽不進!

當了幾年公司老總,他早就不習慣忍氣吞聲。

可眼前的人是他能夠富貴的最大助力,他還是不想輕易得罪她,於是又耐著性子勸道:“這樣吧,您那裡生產線要是鋪不開的話,我可以代勞。”

溫言知道他想要乾什麼,故意問:“劉老闆的意思是?”

劉福生輕咳兩聲,壓低聲音道:“您把藥方賣給我,剩下的原料我自己承擔,分成還是一樣的,您看如何?”

一直沉默不語的王多許詫異地看了劉福生一眼。

這老男人,還怪會做夢的!

每個月交易的成品藥數量都在老大這邊掌控著,劉福生居然還想直接要藥方自己生產?

溫言嘴角微微一彎。-管怎麼說,溫儒顧總歸是她的父親,冇有讓他跪自己的道理。冷厲誠將溫言護在身後。溫儒顧藉著跪地的姿勢,祈求地看著冷厲誠。“冷總,你看玉佩我都已經給你了,我也真心誠意地道過歉了,你能不能幫幫我,就看在小言的麵子上幫我這一次,隻需要兩個億溫氏就能起死回生,求你了!”溫儒顧此刻這副嘴臉看著都令人作嘔,溫言更不願意承認自己有這樣的父親。她扯了扯冷厲誠的衣袖,故意問道:“厲誠,如果我跟你結婚的話,那你名下所有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