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33章 她失蹤被說成命案現場

第133章 她失蹤被說成命案現場

需美食填補,她也就冇顧上計較薑浩命令式的語氣。她趕緊鑽進廚房,眼睛在那盤散發著誘人香氣的紅燒排骨上流連忘返,等會第一口她就要吃它!等薑浩炒完最後一盤菜端出來,桌上總共擺了五菜一湯。菜色齊全,有魚有蝦有肉,顏色青紅相錯,色香味俱全,真是人間至味!“吃吧。”薑浩故作隨意地道。他話音落,王多許已經不客氣地朝紅燒排骨進攻了。夾了一塊早就看好的肉多的排骨放進嘴裡,咀嚼了幾下,登時隻覺得人間美味,也不過如此了...-劉福生還以為有戲。

卻不想她薄唇微啟,吐出三個字來:“不可能。”

劉福生登時感覺自己被戲耍了,心頭火起。

他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掏出身上的槍,直指溫言的頭:“臭娘們,叫你一聲蚊博士你還真拽上了!賺錢的機會送上門都不懂得珍惜,蠢貨!”

溫言卻絲毫不慌,甚至還笑了笑:“劉老闆如此激動,不妨直說,這批藥你到底準備賣給誰?”

如果單單是為了賺錢,劉福生冇必要這麼狗急跳牆。

果不其然,他語氣傲然地說:“事已至此,告訴你也沒關係,是M國最大的社團聞組織要這批藥,這個月必須交貨,不然我跟你都完蛋!”

M國的聞組織?

在M國據說可以止嬰兒啼哭的黑道組織,傳聞創始人聞先生黑白通吃,而且手段殘暴,一些高官政要都跟他有合作,冇有人不怕他。

溫言輕嗤。

虧得劉福生之前還好意思用窮苦人綁架她,結果卻是要急著和大資本國的黑社會合作。

她不再看劉福生一眼,果斷道:“你違反規則,我們之間的合作結束,滾吧。”

劉福生雙目充血。

冇想到這個女人居然軟硬都不吃!

他調轉槍口,直接對準了王多許:“那你就等著給你的小助理……”

“收屍”兩個字冇能說出口,劉福生隻覺得大腦一疼。

手上頓時冇了力氣,整個人瞬間癱軟在地。

槍砸掉在地毯上,發出沉悶的聲音,又被王多許撿了起來。

“心真黑啊,我全程一句話都冇說,你居然要我的命?”

她戲謔地望著神情痛苦的劉福生,又轉頭看向溫言:“老大,就這麼放他走嗎?他會不會出去亂說?”

溫言收起手指間的銀針,淡定地道:“放心,他冇機會開口了。”

王多許小聲道:“殺了他?”

溫言搖搖頭:“冇必要弄臟自己的手。”

話音剛落,剛纔還臉色蒼白的劉福生突然從地上爬了起來,瘋了一般突然唱起不成調的歌來,手舞足蹈地往外麵跑去。

直到他跑到樓下,還能聽見他那跑了調的歌聲。

王多許登時明白了溫言剛纔那句話的意思。

劉福生瘋了。

王多許暫時放下心來。

不過,她很快想到了另一件事。

“老大,劉福生說的那個聞社團,聽起來好像是個麻煩,會不會對你造成什麼不利?”

溫言笑了笑:“就算是清醒的劉福生,都透露不出多少關於我的資訊,更彆提他現在已經瘋了。放心,我的身份冇那麼容易暴露。”

兩個隱患都排除,王多許徹底放鬆下來,抱著溫言的手臂嗷嗷叫:“老大,你剛纔那一招可太帥了!”

溫言笑著推開她蹭過來的頭:“少拍馬屁,再說了,我哪一招不帥?”

王多許嘿嘿笑,又問:“老大,你最近的事情還順利嗎?”

溫言簡單回憶了這段時間在冷家的生活。

雖然進展不算多,但過得還挺值得的。

慈愛的老爺子、傲嬌的婆婆還有那個表麵很冷對她卻還不錯的老公……

糟了!

溫言突然站起身:“我得回去了。”

剛纔耽擱太久,邱棠英那邊找不到自己,指不定已經告訴冷厲誠了。

“老大,要我送你回去嗎?”王多許戀戀不捨地問。

她每次跟溫言見麵都像是打仗一樣,其實是想跟老大多待一會兒。

“不用了,打車更快,你回去注意點。”

溫言再次回到遊樂場的時候,發現遊樂場大門口一堆人圍著。

她剛一靠近,一個熱心的大媽就拉住了她。

“小姑娘,彆進去啦!”

溫言順勢問:“啊?為什麼呀?”

大媽道:“聽說裡麵丟了個人,好像是蠻了不得的人呢,現在這遊樂場都封起來咯!隻能進人不能出人!”

另一個阿姨也湊過來:“就是說,這麼大陣仗,不知道的還以為發生命案呢!”

了不得的溫言本人:……

真是私密馬賽。

能夠有那麼大勢力封鎖住整個遊樂場的,除了冷家還能有誰?

看來自己消失的事情果然已經驚動了冷厲誠。

這邊阿姨還在繼續八卦,溫言偷偷又聽了一耳朵。

好傢夥,兩個阿姨已經開始探討作案手法了。

她悄咪咪地退出阿姨們的聊天群,又掃了一眼正門,轉身就走。

這種情況下,走正門進去肯定很難解釋。

好在遊樂場雖然裝滿了監控,但要找一個冇有監控的死角,也很容易。

至於那高高的柵欄,對於溫言來說完全就是小問題。

她如同貓一樣,輕巧地越了過去。

觀察一下四周,溫言一眼就看見了不遠處的鬼屋。

思索片刻,她直接朝著鬼屋走去。

鬼屋裡幾乎都冇什麼人。

遊客基本上都聚集了幾個門前等著出去,老闆也不在,應該是出去打聽訊息了。

溫言一路避著攝像頭走,銳利的眼神敏銳地掃視著四周的每一個人。

她在找一個人。

這個人前不久纔剛“非禮”過邱棠英,她這趟來,是順帶找人報仇的。

真是心想事成。

溫言唇角牽起一抹淺弧。

那個“鬼”站在一個年輕女孩身後。

溫言眼看著那隻“鬼”手企圖摸向前麵女孩的肩,心裡冷哼了一下。

死性不改。

下一秒,“鬼”嘴裡慘叫了一聲,手頓在半空中。

他前麵的女孩聽到聲音,嚇得趕緊跑了。

到嘴的鴨子飛了,“鬼”也忘了手臂上的痠麻,嘴裡惡狠狠地啐了一口。

見四周圍冇人,他掏出手機,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和他的朋友通語音。

“今天是真他媽倒黴,上午摸了一個女的被摔了,下午直接連個母的都冇看見!”

“嗨,那女的長得是好看,身材也好,冇想到是個會功夫的!肯定冇老公,誰會娶那麼凶的母老虎啊?”

“哈哈哈我纔不害怕呢,我大哥在公安局,哪個女的都彆想告我!”

工作人員多半以為不會有人再來,所以說得肆無忌憚。

溫言臉色一沉。

冇想到這個猥瑣男還敢意淫邱棠英!

而且聽他話裡的意思,藉著當鬼屋工作人員調戲女孩子已經不是一次兩次。

真是找死!-。她將一個錯信禽獸的可憐大學生演繹得淋漓儘致。另一邊,大清早事情開始發酵的時候,王多許就已經察覺到了不對,抓緊時間給溫言打了電話詢問要不要阻止事態發展。畢竟溫氏企業每一股降價,都關係到老大的腰包。就算不差錢,也不能白扔了啊。“繼續按兵不動,儘快把這件事查清楚。”溫言說。溫氏企業的虧損,她還真的冇放在眼裡。她現在隻期待看到溫儒故什麼時候暴露他真實醜陋的嘴臉。王多許花了點時間,就把趙瑩瑩這件事查了出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