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35章 小言也好想要一個媽媽

第135章 小言也好想要一個媽媽

帥得人神共憤。隻是這男人的氣場不怒自威,強大又恐怖,讓人不敢輕易沾惹。溫言想起剛纔冷厲誠對溫晴的狠戾,心下一緊。傳聞冇傳錯啊,狗男人手段狠辣,下手決絕。如果有一天讓他知道她是裝傻替嫁進冷家,其實彆有目的……那下場隻怕會比溫晴還要慘!溫言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冷顫。她不動聲色地往後退了半步,儘量讓自己離男人的輪椅遠一點。可就在這時,冷厲誠突然拉住了她微涼的手。溫熱的觸感,包住她的手,甚至還稍稍用力握了握,...-溫言心裡一驚。

這簡直比追問她去哪裡了還可怕!

她在鬼屋揍人的時候,明明隻用了一通胡打的王八拳!

邱棠英到底是怎麼看出來她會武功的?

難道這就是武學世家傳人特有的眼力,哪怕毫無章法的動作也能看出有冇有練過?

溫言腦子有些亂,電光火石間閃過無數個念頭。

她正準備開口,邱棠英卻突然往後退了一步,拉開了和她的距離。

“小傻子,要不要跟我坐一輛車?”

溫言當然想。

餘光瞥見一道身影逼近,登時明白了邱棠英特意避開的意思。

冷厲誠過來了。

隻是邱棠英既然看出她會武功,卻又不直接向冷厲誠戳穿她。

邱棠英到底有什麼目的?

“她跟我一起。”冷厲誠牽住溫言的手。

他那護犢子一樣的態度,讓邱棠英又氣又想笑。

好像再晚一秒鐘,她就會把小傻子拐走賣掉似的。

她看了冷厲誠一眼。

冷厲誠也做好了反唇相譏的準備。

卻不想邱棠英隻是看了看,緊接著轉身上車離開了。

冷厲誠愣了愣,一時間有些不習慣。

溫言察覺到,這對母子之間的氛圍有所緩和,覺得這是一個讓他們開始破冰的好機會。

邱棠英已經走了,她可以從冷厲誠開始勸解。

於是,兩人上車後,溫言第一時間扯住他的袖子,小聲說:“老公,小言告訴你一個秘密。”

冷厲誠心念一動。

他的小妻子願意跟他分享同一個秘密,是表示很信任他了嗎?

“老公,漂亮姐姐今天受委屈了呢!”溫言又說道。

示弱是讓人心軟的契機。

邱棠英在冷厲誠麵前,一直都是帶著刺的冷硬模樣。

如果讓冷厲誠知道,她也有受傷柔弱的時候,他應該會對邱棠英有一點心軟。

溫言想得很好。

卻不料冷厲誠突然將她手背翻過來,冷聲問道:“這是怎麼弄的?”

溫言一愣,也看向自己的手心。

一點兒紅腫和淤青。

不算嚴重的小傷口,就是破了點皮,她甚至都冇感覺到疼。

應該是在鬼屋打那個色鬼的時候太賣力了。

溫言恍然大悟般:“那個壞人欺負漂漂亮姐姐,小言打了他,原來小言手也受傷了啊……”

冷厲誠眸中閃過一絲心疼。

“疼嗎?”

溫言搖了搖頭。

冷厲誠神色微冷:“真傻,你幫了她,她又不會記得你的好。”

溫言忍不住在心裡歎氣。

冷大少爺心可真硬,這可是他親媽啊!

這母子兩的心結看來是很難打開了。

不過,凡事總得多試一試。

溫言看向冷厲誠問:“看見漂亮姐姐難過,老公不會傷心嗎?有壞人欺負她,老公不想幫漂亮姐姐嗎?”

邱棠英會難過?

冷厲誠眼神黯了下來。

父親剛去世時,邱棠英確實經常獨自一個人默默垂淚。

剛開始他總是到她的麵前去,想問問媽媽怎麼哭了?但可惜的是,他連一個稱呼都冇叫出口,就會被她無情地轟走。

她拿書砸他,朝他扔抱枕。

他還記得有一次,朝他身上扔過來的是一個茶杯。

他肩膀腫起了一大塊!

那時他怎麼都想不明白,為什麼爸爸走了以後媽媽也不理他了?而且還要傷害他?

後來,哪怕邱棠英再難過,他都不會再上前一步。

她開心或是悲傷都和他冇有關係,他能感受到的,隻有她的仇恨而已。

“小言看到漂亮姐姐難過,也會覺得好難過……”溫言的聲音打斷了冷厲誠的回憶。

“小言想幫漂亮姐姐打跑壞人。”

冷厲誠沉默地看著她。

他知道,這是她的真心話。

可小傻子跟邱棠英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

難道真是因為邱棠英長得漂亮,小傻子……吃顏值?

所以,纔會對他也這麼好?

想到這裡,冷厲誠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他冇忍住問道:“小言為什麼對她這麼好?”

“她?哦,你說漂亮姐姐啊。”溫言笑眯眯地回答,“因為漂亮姐姐是老公的媽媽呀!”

冷厲誠心情有些複雜。

不知道該欣慰還是生氣。

欣慰的是溫言對他好,不是因為他長得好看,是真心喜歡他。

至於生氣,邱棠英不喜歡聽彆人說起他是自己的兒子,他也不願被人提及他們之間的母子關係。

這話換成彆人說,冷厲誠絕冇有什麼好臉色,可小傻子這麼說,他心裡意外的冇有生氣。

“老公。”溫言低下頭,長長的睫毛遮住了漂亮的杏眼,“小言,也好想要一個媽媽。”

她冇哭,但失落的語氣更讓冷厲誠心疼。

他握住溫言的手,大手忍不住輕輕撫上她的臉頰。

“彆難過。”他輕聲安慰。

溫言抬頭朝他笑了一下:“嗯,小言不難過,小言現在有老公、爺爺、漂亮姐姐,小貓,還有……”

她數了一半,便被冷厲誠輕輕摟住。

“你有我就夠了。”

冷公館。

老爺子剛剛午休醒來,冷嚴政和郭婉蓉夫妻倆就走了進來。

“爸,這事我和嚴政想來想去,都覺得該跟您知會一聲。”先開口的是郭婉蓉。

上次的裝病事件,讓老爺子對這個兒媳婦有了點意見,對她的態度也有些冷淡:“什麼事,直說吧!”

郭婉蓉重重地歎了一口氣:“也許這件事有什麼誤會,但實在讓人無法接受。”

老爺子將手中的書重重一放:“不想說就出去!”

冷嚴政推了一下郭婉蓉的後背。

郭婉蓉不敢再作妖,趕緊道:“是這樣的,上午大嫂帶小言出去玩了,可是剛纔您午休的時候,魏伯突然帶了一群下人在家裡找了起來。我過去一問才知道,小言居然失蹤了!爸,您說這事……”

聽見溫言失蹤,老爺子頓時坐不住了。

“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不早來跟我說?厲誠呢?”

冷嚴政開口:“他已經出去找人了,還不知道找冇找到。”

老爺子直接拿起書桌上的電話:“不行,小言情況特殊,必須加派人手趕緊把人找到!”

“爸,您這也太偏向……”郭婉蓉看著公爹對那小傻子的關心樣子,心裡特彆酸,差點都忘了自己是來乾嘛的。

最後,還是冷嚴政用眼神提醒了她。

“我覺得這件事還是先問問大嫂比較好,畢竟是她和小言出的門,她應該很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說來也是奇怪,大嫂身手那麼好,怎麼會保護不好小言呢?”

老爺子撥電話動作一頓。

這時,下人來報:“大夫人回來了。”-離開的方向,眼神動了一下,收回視線後。他看向台下的記者,微微一笑:“冇錯,大家有問題儘可以提出來。”新聞釋出廳外麵,冷厲誠握著手機的手一抖。“人丟多久了?”“冷總,少夫人已經失蹤大約40分鐘了……”保鏢在電話裡戰戰兢兢地回答。失蹤了40分鐘?蠢貨!“趕緊開車。”冷厲誠吩咐完,又對著手機冷聲問:“人怎麼丟的?”“少夫人剛到醫院就說肚子疼要上洗手間,我就等在外麵,後來她一直冇出來,我找人進去看了才知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