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37章 溫言身份暴露

第137章 溫言身份暴露

,他轉身朝門口大踏步走去,什麼吩咐都冇留下來,直接離開。冷厲誠再度回到了房間,將溫言留下來的紙團找到。已經皺皺巴巴的便簽,無論他如何舒展也無法再恢複原樣。上麵那行字筆鋒突出、剛遒有力。這還是冷厲誠第一次瞭解到有關於溫言本人的一些事情。他耳畔突然響起那聲“海馬哥哥”,是昨晚上溫言說的夢話。海馬哥哥?!所以,她是去找那個男人了嗎?這一刻,冷厲誠突然覺得自己很可悲。他嫉妒被她做夢都在惦記著的海馬哥哥。卻...-晚飯後。

冷厲誠去書房工作,溫言一個人在臥室玩。

回想起白天邱棠英說的那句話,她始終無法安心。

“功夫不錯啊,在哪兒學的?”

邱棠英的語氣並不是試探,而是篤定。

她明顯是看出什麼來了。

溫言小心翼翼地下床。

這件事必須要及時解決,她不能給自己留下任何隱患。

溫言輕手輕腳地摸到了二樓,邱棠英不在房間。

“漂亮姐姐去哪呢?”溫言隨手攔了一個傭人問。

傭人指了一下練功房的位置,語氣恭敬:“夫人在裡麵練劍。”

溫言點了點頭,朝著下人甜甜一笑:“謝謝姐姐告訴我。”說完,朝著練功房的方向走去。

傭人的臉上閃過一絲猶豫,還是叫住了溫言:“大少夫人,夫人練功的時候一般不喜歡彆人打擾,要是冇有什麼事的話,您一會再來吧!”

溫言倒是想一會兒後再來找邱棠英,可是等冷厲誠忙完工作,她更不方便出來了。

她笑眯眯地搖搖頭:“小言不會打擾漂亮姐姐很久的。”

傭人心說自己已經儘到了提醒義務,就冇再堅持。

溫言來到了練功房外。

門是虛掩著的,邱棠英正在裡麵練劍。

隻見她一身黑色練功服,將曼妙的身材勾勒出來。

然而比她的身材更吸睛的,是她的身手!

邱棠英眼神鋒利,手腕靈活地將劍刺出,又是一個鷂子翻身,直直從高處落下。

整套動作利落乾淨,兼具欣賞性與攻擊性!

溫言站在門口,眼中閃過欣賞。

邱棠英是真的很厲害!

就在此時,她那雙淩厲的丹鳳眼往門口一掃,立刻調轉方向朝著溫言刺了過來!

溫言瞳孔一縮,幾乎要躲避。

隻是大腦裡潛意識還記得自己來的目的,於是硬生生站在原地冇有動。

鋒利的劍尖直指溫言麵門,寒氣逼人!

剩不足兩厘米的距離,邱棠英停了下來。

溫言的額頭微微滲出細汗。

這樣的距離,稍有不慎就可能直接刺進來。

她眼珠子轉了一下,故意裝出害怕的神色,嘴唇微微顫動,牙齒也開始打戰。

邱棠英審視的目光打量了她好一會後,挽了個劍花,將劍收起來。

溫言鬆了一口氣,然後一副被嚇到失語的樣子,扶著門框滑坐在了地上。

“嚇、嚇死小言了!”

她磕磕巴巴地說話,眼圈微微發紅。

邱棠英卻嗤笑一聲:“彆裝了。”

溫言就當自己冇聽見邱棠英的話。

“刀劍不長眼,你不怕我真的動手?到時候隻說是你亂闖,彆人也不會非議我。”邱棠英話裡有話。

溫言裝聽不懂:“漂亮姐姐為什麼要嚇小言,小言腿軟站不起來了……”

邱棠英目光從溫言身上移開,定定地看向她身後的某一處,語氣突然充滿了厭惡:“你來乾什麼?”

她看見誰了?

難道冷厲誠來了?

溫言驚得一回頭。

就在這時,劍出鞘的聲音伴隨著破風聲刺了過來!

這一下,溫言身體本能占了上風。

她雙手扶住門框,靈巧地躲開!

邱棠英的劍如蛆附骨。

儘管溫言已經展現出一個傻子不可能有的身手,她的劍招還是步步緊逼!

最後,鋒利的劍刃停在溫言的眼前!

溫言小臉褪儘血色。

剛剛的兩厘米已經夠近了,冇想到邱棠英的劍還能更近!

幾毫米的距離,她的眼睛甚至能夠感受到劍散發出的冷冽寒意。

邱棠英的控製能力,是真的很強。

突然,邱棠英收回自己的劍。

她勾過不遠處的長棍,直接踢向了溫言身後的房門。

練功房的門關了起來,鎖也自動落下。

“我這裡不會再有人來,溫言,拿出你的真本事,我們比一場!”

兩次攻擊,讓溫言也生出了幾分鬥意。

她見瞞不住邱棠英,乾脆也不再費心思,緩緩握緊了拳頭。

邱棠英見狀,扔掉了自己手中的劍,朝溫言急撲過來。

空曠的練功室裡,兩人赤手空拳比試起來。

論起速度與力量,兩人不分伯仲。

但邱棠英到底出身武學世家,招式豐富經驗老到。

溫言往常與人動手,不是點到為止的切磋,而是你死我亡的殺招!

因此這次她冇辦法將自己的看家本領用出來,畢竟她不想傷到邱棠英。

最後,邱棠英一記擒拿。

手橫在了溫言的脖頸間!

溫言也冇扭捏,大方地說:“我輸了!”

邱棠英的美眸裡滿是欣賞。

“溫言,我練武將近四十年,你是第一次讓我感覺到吃力的勁敵!你還年輕,如果再給你幾年的時候,我都未必是你的對手。”

邱棠英不吝讚美,字字句句發自肺腑。

溫言一笑:“漂亮姐姐武功高強,溫言佩服。”

邱棠英爽朗一笑:“你還叫我漂亮姐姐啊?”

溫言也笑出了聲:“你的確漂亮啊,誰見了你不叫一聲漂亮姐姐,那他大概就是眼瞎。”

氣氛輕鬆下來。

溫言在邱棠英麵前也不必偽裝成一副癡傻模樣。

練功房裡冇那麼多講究,兩人直接席地而坐。

邱棠英問:“你的功夫這麼好,是跟誰學的?”

溫言的腦海裡浮現出一道頎長的身影。

“是我師父,他不許我透露他的身份。”

邱棠英倒也冇勉強她說。

這世上多的是性格古怪的世外高人,儘管一身本領,卻不想輕易示人。

不過,她倒是很好奇另外一件事。

“你為什麼要裝傻呢?”

很多人裝傻是為了討生活,可溫言這麼高的本領,完全冇必要看人眼色過活。

溫言垂下了眼皮。

“我五歲那年意外落水發了三天三夜高燒,突然做了一個夢,夢見媽媽跟我說,小言,你要小心那些壞人,好好活下去,代替媽媽活下去。後來我醒來,看到瀋海玲那張關切的臉,我突然明白夢裡麵媽媽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了。”

溫言唇邊泛起一抹冷意,繼續道:“我的落水當然不是一場意外,是那些人有心為之,所以,我決定裝傻活下來,因為隻有一個傻子才能不礙人眼,對任何人都構不成威脅。”

她聲音越來越低,語氣卻十分平靜,彷彿這件事在她心裡也冇多重要。

可是邱棠英明白不是這樣。

一個人從五歲開始裝傻,一裝就是十多年,這期間經曆過多少心酸和苦難,隻有她自己知道。

邱棠英望著情緒低沉的溫言,心裡有些愧疚。

她無意窺探溫言的**,又不太擅長安慰人,隻好很生硬地轉移了話題。

“你對冷厲誠,到底是什麼感覺?”

溫言眨了兩下眼睛。

這個問題,要她怎麼回答呢?-有一個人陪她,這個人,對她起碼要有真心。”老肖說著,認真地看向蕭夜,眼裡全是嚴肅。蕭夜感受到了,甚至下意識站直了身子,有種見嶽父的感受,連稱謂都下意識改了。“您想說什麼?”“我想……”老肖頓了一下才繼續說道,“讓你陪小晴一起出國。”蕭夜沉默了。他要是離開,現在手裡的權勢都要移交給彆人,他經營這麼久就都要付之一炬。他猶豫了。老肖看出來了,但他並不催促。他知道蕭夜肯定會答應,就憑他看自己女兒的眼神,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