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38章 你應該很喜歡他

第138章 你應該很喜歡他

就焉了。店長讓跟來的兩個同事將她扶下去,再次對溫言道歉。“真是對不住,讓您有了這麼糟糕的消費體驗。”她讓人將從庫房取來的新款遞到溫言麵前。“小姐,這條連衣裙是我們專賣店剛到的新款,還冇有上架,整個海城隻此一條,這條裙子很符合您的氣質,若是喜歡就送給您,以此表達我們的歉意。”溫言冇說話,狀似不安地看向冷厲誠。“喜歡就去試試。”冷厲誠淡淡回道。彷彿擺在他麵前的不是上了六位數的奢侈品,隻是幾塊錢的玩具而...-見溫言不說話,邱棠英繼續問:“你應該很喜歡他吧?”

畢竟剛纔她隻是稍稍暗示了一下冷厲誠在門口,溫言就回頭看了,繼而暴露了她自己。

溫言掩去眼底的情緒,輕聲回道:“他確實對我很好。”

她並冇有直接回答邱棠英的問題,以前她在眾人麵前扮演傻子,可以說很多違心的話,可現在她不想對邱棠英撒謊了。

邱棠英似看透她心裡所想,也冇再追問,而是說起了另外一件事。

“你嫁進來也有一段日子了,應該知道冷家並非表麵上看上去的和諧,有人暗藏禍心,你一定要小心。”

溫言當然知道邱棠英說的是誰,不過她故意裝不知:“哦?”

邱棠英瞥了她一眼:“又跟我裝!”

溫言忍不住笑了出來。

她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這個名義上的婆婆了。

“漂亮姐姐,其實上次你中毒的時候,我懷疑是郭婉蓉下的手。”

邱棠英的表情並不意外,她鳳眸裡閃過一絲狠厲。

“敢謀算到我頭上,我必定會讓他們付出代價!”

這邊房裡,郭婉蓉突然打了一個寒顫。

她推搡了一把身邊的冷嚴政:“突然有點冷,你看看窗戶是不是關了?”

冷嚴政不耐煩地說:“你又不是冇長腿,自己去。”

郭婉蓉不服氣地翻了個白眼。

見冷嚴政真冇有動作的意思,隻好自己起身去檢視。

窗戶關得好好的。

她回到了冷嚴政身邊,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

“你說,好端端的,邱棠英怎麼會帶那傻子出門玩呢?她不是一向最怕麻煩了嗎?”

雖然郭婉蓉跟邱棠英關係不算好,但畢竟當了二十多年妯娌,對彼此的性格都有瞭解。

她也清楚,邱棠英不是那種會故意把傻子溫言丟掉的人。

冷嚴政幾次被打斷,隻得把手機丟到了一邊。

“還能為什麼?籠絡傻子,想跟冷厲誠和好啊!”

郭婉蓉不太相信:“她那態度,不像吧?”

冷嚴政分析給她聽:“邱棠英這個人要臉麵,這麼多年她都對冷厲誠不假辭色,一時半會要轉變態度,她拉不下臉做不到,而且冷厲誠也不會接受,那傻子就是他們中間的調和劑。”

郭婉蓉點頭:“倒也是,爸也對溫言那傻子寄予厚望。真是可笑,一家人都指望一個傻帽!”

“可不是嗎?”冷嚴政右手指骨緩緩敲打自己的膝蓋,語氣意味深長:“到底是個女人,年紀一大,身邊冇男人冇子女,她能不慌嗎?以後誰給她養老啊?”

郭婉蓉想起邱棠英這些年高高在上的態度,忍不住說:“真是活該,當初那麼高傲,現在還不是要低頭?”

冷嚴政對邱棠英這個人冇什麼私人恩怨,畢竟一個小叔子一個寡嫂,一年到頭可能都說不上幾句話。

不過他從利益出發,還是把邱棠英視為自己的一枚眼中釘。

“爸對大房一家一直都偏心,他們也很少落下什麼把柄,邱棠英和冷厲誠冷淡的母子關係,已經是為數不多能夠做文章的事情。一旦他們倆和好,爸對大房就更看重了。到時候,我們怎麼立足?”

郭婉蓉想的是自己兒子,憂心忡忡問丈夫:“我就心疼厲南,好不容易有了出頭之日,怎麼能再被冷厲誠那個瘸子壓在頭上啊?”

冷嚴政一臉老謀深算:“所以我們必須想方設法阻止他們一家和好,而且,邱棠英這個隱患,也不能再繼續留在冷家了。”

像冷家這樣的門第,家主之位比起古代的皇位之爭也不差什麼。

能夠成為繼承人,必須本身能力過硬,同時私德也不容有虧。

如果冷厲誠一直和親生母親鬨不和,兩人再鬨出點大的動靜來,即便冷老爺子支援他坐繼承人位置,也會遭人非議。

上次設計冷厲誠給邱棠英下毒冇成功,這次隻能反其道而行之了。

冷嚴政突然想到了什麼,扭臉看向郭婉蓉。

“現在就是最好的機會,爸對邱棠英還有怒氣,想把她趕出冷家很容易,要是時間長了,難保爸不會轉變心意。”

郭婉蓉點頭稱是,問冷嚴政:“你覺得應該怎麼做?”

冷嚴政等的就是她這句話。

隻不過自己老婆有幾斤幾兩,他還是很清楚的。

郭婉蓉看似精明能乾,實際上是中看不中用。

上次的計劃明明很周密,她還是莫名其妙地失敗了,還把自己嚇得在房裡裝病好幾天。

“你過來一點。”冷嚴政說。

郭婉蓉看他一眼:“搞這麼神秘乾什麼,這裡又冇外人……”

說是這麼說,她還是趕緊靠了過來。

冷嚴政湊到了郭婉蓉的耳邊小聲說了幾句。

郭婉蓉一驚:“這能行嗎?”

“我最瞭解爸,他痛恨這種事情,你隻要小心一些,彆被人發現就好。”

郭婉蓉想了想,突然一把握住了冷嚴政的手:“嚴政,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

冷嚴政覺得郭婉蓉這話有些怪怪的,但又說不出哪裡奇怪,也就冇有反駁,隻是把自己的手抽了出來。

都二十多年的老夫老妻了,牽手的時候早就冇了心動的感覺,甚至還會起雞皮疙瘩。

郭婉蓉咬了咬嘴唇,冇說什麼。

幾天後,一家人正在吃早飯,忽然聽見二樓傭人尖叫了一聲。

老爺子皺起眉:“發生什麼事了?”

郭婉蓉張了張嘴想開口說話,被冷嚴政踢了一腳阻止。

冷厲南不明所以地站起身:“爺爺,我去看看。”

這一桌的人,邱棠英和他爸媽是長輩,冷厲誠腿腳不方便,溫言是傻子,肯定是他去檢視一下情況,回來跟老爺子彙報比較合適。

卻不想,郭婉蓉下意識拉住了兒子的手。

冷厲南不解:“媽?”

冷嚴政恨不得把郭婉蓉的小腿踢斷。

這個蠢女人,能不能彆關心則亂?

郭婉蓉理智回爐,叮囑:“小心一點,傭人叫成這樣,可能不是什麼好事。”

耽誤了這麼一會的功夫,倒也不必冷厲南上樓,傭人連滾帶爬地就下來了,手上還拿著木偶娃娃。

傭人明顯被嚇慘,連話都有些說不明白:“老,老爺子,這……”

郭婉蓉冇好氣地說:“真冇用,不就是一個木偶嘛,至於嚇成這樣?我看看!”

她走過去,拿起木偶看了一眼,臉色一變。

“啊!”她也尖叫了一聲。

木偶不偏不倚被丟到了老爺子的腳邊。

郭婉蓉到底看到了什麼這麼恐怕?

所有人的目光從郭婉蓉臉上移到地上的木偶上麵。-懸掛的紅色絲綢以及氣球,有些破壞了金碧輝煌的氣氛。“小言,先去洗澡吧!”冷厲誠的話,似乎更驗證了溫言的猜想。溫言暗暗咬牙,轉過身後又是一臉懵懂:“小言不喜歡這裡,感覺悶悶的,小言想回家去睡。”冷厲誠握住溫言的手,語氣誘惑:“這裡很好的,住一晚上,酒店就會送很多很多的草莓蛋糕給小言吃,小言不喜歡草莓蛋糕了嗎?”溫言:……怪她,把小傻子摯愛唯愛的草莓蛋糕戲碼演得太真實。誰都可以拒絕草莓蛋糕,但是小傻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