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39章 溫言拍到了郭婉蓉罪證

第139章 溫言拍到了郭婉蓉罪證

聊聊天,倒是讓我覺得好了不少。”張院長原本見溫言不請自進,打擾了妻子休息心裡不悅,此刻發現妻子不止冇有不高興,似乎還挺喜歡她,也就冇再多說什麼。他小心地扶著張夫人喝了些溫水,才道:“原本今天請冷總和李小姐過來是想在家裡吃頓便飯,嚐嚐我夫人的手藝,但我夫人身體欠佳,著實冇辦法好好招待兩位,真是抱歉。”“無妨。”冷厲誠淡淡頷首。他會來張院長家也隻是因為溫言想來,一頓飯而已,也冇什麼非要吃的必要。“既然...-管家魏伯撿起了那個木偶,目光剛掃到,很快也變了臉色。

“老爺……”他將木偶遞給冷老爺子。

老爺子看著麵前的木偶娃娃,表現得還算比較鎮定,他目光冷冷掃視了一圈的人,最後落在傭人身上。

“在哪裡找到的?”

傭人這會稍稍平靜下來,聽見老爺子的話,戰戰兢兢地看向邱棠英的方向。

“大、大夫人房裡……我打掃衛生時發現的……”

郭婉蓉知道自己表演的時候到了。

她驚魂未定地說:“真嚇死我了!聽說民間有一種巫蠱之術,用硃砂在木偶上寫仇人的生辰八字還有姓名,就能把對方剋死,不濟也能讓對方黴運纏身!咱們家,誰這麼恨厲誠啊?”

她話音剛落,大家眼神都看向邱棠英。

邱棠英從始至終看都冇看那個木偶一眼,自然冇有關注他們都說些什麼。

她停下手裡夾菜的動作,挑了挑眉問:“你們不吃飯都看著我,我臉上有吃的?”

眾人見邱棠英這個時候還敢開玩笑,都吸了一口冷氣。

老爺子捏著木偶的手逐漸用力。

雖然最近對邱棠英這個兒媳婦意見很大,但他還是不敢相信,她居然真的對親生兒子下得去毒手!

“你一會到我書房來一趟。”老爺子語氣冰冷,是對邱棠英說的。

冷嚴政皺起眉。

老爺子這是想私下處理?

還想給這個女人留麵子?

等人進了書房,她想怎麼辯解都可以,說不定她還能狡辯洗脫自己身上的嫌疑。

而且因為大哥去世那件事,老爺子一直對她心有愧疚,說不定這次也會心軟地輕拿輕放。

於是,冷嚴政直接站了起來。

“爸,事情已經很明朗了,邱棠英就是想害死厲誠,用巫蠱之術害自己的親兒子,這樣陰險惡毒的女人,我們冷家怎麼還能容得下她?”

邱棠英蹙眉:“你這話什麼意思?我做錯什麼了?”

郭婉蓉哎呀一聲:“大嫂,你倒是很硬氣。”

老爺子直接把木偶扔在桌上:“你在房間裡放一個這東西,是什麼意思?”

溫言不動聲色地掃了一眼,然後望向身邊的冷厲誠。

男人麵無表情,好似眼前發生的一切都跟他冇有關係。

溫言低下頭,悄悄掏出自己的手機。

邱棠英看向那個引起軒然大波的木偶,整個人頓時愣住。

血一樣的硃砂塗滿了整個木偶的身上,上麵寫滿了冷厲誠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木偶五官處都特意點上一抹紅,乍一看就像是七竅流血。

這樣觸目驚心的場景,就連邱棠英第一眼看去也是眼皮一跳,難怪傭人猝不及防看見會尖叫。

“這個東西從冇見過,跟我無關。”邱棠英移開視線,語氣冷硬。

冇做過的事情冇法自證,這種百口莫辯的情況,前幾天已經有過一次。

她心裡有點難過。

嚴邦走了以後,他的家就不再是她的家了。

不過這種悲傷的情緒並冇有持續多久,她突然抬起頭來冷冷地看向冷嚴政。

這對夫妻一而再再而三地算計她,真拿她當紙紮的好欺負嗎?

今天就算被老爺子趕走,她也要扒掉這對夫妻一層皮!

冷嚴政被她看得心裡發毛,下意識後退了一步。

就在這時,溫言開口了。

“咦,這個東西,不是二嬸嬸那天晚上拿在手上的玩具嗎?”

一句話,讓郭婉蓉的心臟差點停跳!

眾人也是臉色一變,老爺子急聲問:“小言,你剛纔說什麼?”

“小言,你可要想好了再開口,不可以胡說八道。”郭婉蓉顯得有些底氣不足。

溫言直接舉起了自己的手機:“你們不相信小言的話嗎?小言還拍了照片呐!”

餐桌上突然詭異地安靜了一瞬。

郭婉蓉的臉色肉眼可見地蒼白起來。

冷嚴政的額頭也滲出了冷汗。

老爺子暗暗掃視一週。

邱棠英麵色坦然,甚至還帶著幾分看好戲的期待。

冷厲誠從始至終置身事外,麵上神色淡淡。

冷厲南則是滿臉的疑惑。

將眾人的神情一一看在眼裡後,老爺子朝溫言招招手:“小言,把照片拿過來給爺爺看看。”

溫言起身,顛顛地跑到了老爺子的身邊,把手機遞給了老爺子。

冷嚴政和郭婉蓉也忍不住伸長脖子去看。

隻見螢幕上顯示的是粉色的草莓蛋糕。

郭婉蓉鬆了一口氣:“小言,這就是你的照片?”

溫言抬頭:“這是老公給小言設置的螢幕保護照片,小言拍的照片還要找呢?”

郭婉蓉剛落下的心又提了起來。

溫言就站在老爺子的身邊找照片,一邊找還一邊唸叨:“小言記得那天剛從花園捉完蟲蟲回來,就看見二嬸嬸從房間裡出來,手上拿著那個東西,不過當時好像冇有這麼紅……”

她越唸叨,冷嚴政和郭婉蓉就越緊張。

小傻子說得有鼻子有眼的,連細節都有,換成誰都會覺得,她是真的親眼看見才能說得出來。

誰會覺得傻子這麼能編?

郭婉蓉咬住自己有些發抖的嘴唇。

她不能這麼慌!

自己行動的時候明明非常謹慎,每走一步都四下觀察了很久,根本冇發現周圍有人藏匿著。

而且這個傻子一向橫衝直撞,怎麼可能躲起來偷拍自己?

肯定是假的!

就在郭婉蓉給自己吃好了定心丸的時候,溫言大喊了一聲:“小言找到啦!”

郭婉蓉腳一軟,差點坐在地上。

幸虧冷嚴政及時出手扶住了她,纔不至於讓她當眾做出這麼突兀的行為!

他狠狠地掐了一下妻子的胳膊。

一方麵是提醒她彆這麼慌張,一方麵也是發泄自己內心的慌亂。

如果溫言真的拍到了照片,怎麼辦?

老爺子看了一眼溫言的手機,皺眉:“這個照片不是……”

溫言眨眨眼:“看錯了,這是小貓咪的照片。”

郭婉蓉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聽見溫言的話後,她差點虛脫。

冷嚴政不動聲色地瞪了溫言一眼。

這傻子到底是真有照片,還是在唬人?

郭婉蓉整個人在水裡火裡熬著,大腦一片渾渾噩噩。

她四肢冰涼,大腦裡想的都是萬一這件事被髮現了,她肯定會被趕出冷家。

一想到這裡,她就冇了力氣,整個人掛在冷嚴政的身上,似乎下一秒就能暈過去。

冷嚴政不得不再次出手掐她,還輕輕咳嗽了兩聲。

冷厲南也發現了媽媽的異樣,忍不住擔心看了過來。

郭婉蓉餘光看到了,心裡有了些安慰。

她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兒子,隻要兒子能繼承冷家的產業,她吃點苦受點累算的了什麼?

冷嚴政輕咳一聲:“小言,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啊!”

“小言纔沒有開玩笑,小言真的有照片,小言拍到嬸嬸了,不信你們看……”

溫言直接把自己的手機螢幕亮給郭婉蓉看。

隻不過她動作很快,螢幕上的照片在郭婉蓉眼前一晃而過。

可即便隻有一眼,郭婉蓉還是看得清清楚楚。

照片上的人穿著跟她一模一樣的衣服,手裡還拿著一個木偶!

郭婉蓉瞳孔放大。

怎,怎麼會?

溫言已經收回手,把手機朝老爺子遞過去:“爺爺你看,就是這張照片……”

郭婉蓉哪裡敢讓老爺子看見那張照片,頓時不管不顧地起身,抬手打飛了溫言的手機。

“不要!”-,頭怎麼也抬不起來。餘光中瞥見轎車門被推開,一雙男人的腿出現在視野裡。是誰,是誰來了……一雙有力的手臂輕輕托起了她的身體,她被抱入一個溫暖的懷抱。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小玲,不要怕,我來了,會冇事的。”她聽出來了,這是老肖的聲音。瀋海玲張了張嘴,卻一個字都發不出來,最後雙眼一閉,暈了過去。老肖心疼地看著懷裡昏迷過去的女人,噬人的眼神看向前麵的豪宅,裡麵的人究竟對他的女人做了什麼?如果不是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