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4章 狗男人真小氣

第14章 狗男人真小氣

個,他不喜有人接近自己,被外人傳他有極度的潔癖。小傻子不懂化妝,身上氣味乾乾淨淨,雖然衣服穿的不怎麼合體好看,但並不讓他厭惡,也正是因此,昨晚他才勉強容忍她睡在地板上。“老公,你一直看小言,小言是不是很好看呀?”溫言突然伸手在麵前晃了晃。冷厲誠收回視線,薄薄眼皮垂下:“既然吃完了就回去了。”溫言點點頭,雖然她今天目的還冇完全達到,但來日方長不是嗎?以後有的是機會收拾溫儒顧和瀋海玲!溫言推著冷厲誠準...-秦昊匆匆轉身走了。

冷厲誠看著他背影,眼前卻浮現出另一個高大的背影。

那個男人會讓他騎在肩上,帶著他在花園裡奔跑,他好幾次還差點抓到飛舞在花叢裡一隻隻美麗的蝴蝶。

男人還會雙手將他舉高高,拋上去又接到他,儘管他擔心自己會摔下來,可每一次,男人都將他穩穩地接住了。

那些美好的回憶,讓他眼眶不自覺有些發熱。

曾經,他也擁有過美好的童年,跟所有同齡的小孩子一樣,他有疼愛自己的爸爸媽媽,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可是一場突然而至的車禍,徹底地毀了這一切。

那年他隻有8歲,熊熊燃起的大火麵前,他害怕極了,他小小的一團窩在後椅上,拚命地呼喊著爸爸。

爸爸聽到了,艱難地爬了過來,身上被鮮血染得通紅。

他永遠忘了不那一幕,爸爸滿頭滿臉的鮮血,乾裂的唇蠕動著。

“兒子,活著。”

爸爸將他最後一次舉了起來,送出車窗外。

然後是“轟”地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在他耳邊響起……

“冷總,院方說少夫人外婆的住院費已經預交夠五年,我們還需要交嗎?”

見冷厲誠毫無反應,秦昊大著膽子重複問:“冷總?”

跟著大老闆這麼多年,秦昊很少見他有走神的時候,而且冷總臉上此刻隱隱流露出的脆弱感是怎麼回事?

他冇眼花吧?還是剛纔跑得太急精神錯亂了?

眼前火光和喧囂突然消失,冷厲誠回過神來。

“什麼?”

秦昊將剛纔的話重複了一遍,並補充道:“隻是很奇怪,我們查不到繳款方任何的資訊資料。”

“不是溫儒顧?”

溫儒顧是溫言的生父。

秦昊搖頭:“我覈查過,溫總早在五年前就斷了老夫人的醫藥費。”

“手機給我。”

保鏢將他手機遞過來。

冷厲誠撥通了一個電話。

“查一下溫言外婆所在醫院,所有開支往來及病情概況,十分鐘內給我。”

秦昊在一旁感到疑惑。

冷總這是想對少夫人做什麼?

十分鐘後,電話不差一秒地再度響起。

“冷總,資料我發您郵箱了。”

冷厲誠點開郵箱,開始看那份文檔資料。

資料很詳細,從溫言外婆進醫院時間,治療過程以及後來專家確診她可能永遠昏迷不醒,包括什麼人來探望過她,都寫得很詳儘。

跟秦昊查到的一樣,溫儒顧是五年前突然斷了老夫人醫藥費,可是很快卻有人替溫言外婆預交了六百萬的住院費。

繳款方賬號不明,姓名不明?

還挺神秘的。

冷厲誠凝神看了一會,將IPAD遞給秦昊。

秦昊疑惑接過,匆匆掃了一眼,登時愣住了。

冷總真的在查少夫人?

看到後麵,秦昊有點震驚。

這個一筆預繳六百萬住院費的人,居然連冷總都查不出來是誰?

六百萬可是一筆钜款,平常人一輩子可能都冇見過這麼多錢。

這個人如此大手筆,他到底是誰?跟少夫人又是什麼關係?

“查一下這個繳款人。”冷厲誠冷聲吩咐。

秦昊有些為難。

冷總都查不到的人,他怎麼查得到呢?

他真不想接這個燙手山芋。

冷厲誠輕輕瞥了自己特助一眼:“?”

不用說一個字,秦昊滿頭大汗登時變冷汗,喉頭一緊,趕緊答應:“是,我這就去調查。”

病房內,溫言看時間到了,於是將外婆頭上的長針一一取下來,仔細地收進了藍色布包,又小心地放好。

看著氧氣罩下外婆安詳的睡容,溫言心裡有了一絲安慰。

上次師傅來給外婆診過脈,說這些年紮針確實對老人家身體有好處,等到那味藥找到了,結合方子製成藥丸給外婆服下。

再配合一次療程,有一半的把握,外婆能清醒過來。

隻是那味藥很難找,師傅為此去了北邊極寒地區,她為了照顧外婆哪裡都不能去,也幫不上師傅的忙。

想到這,溫言看了一眼門口,擔心冷厲誠在外麵等急了,她於是跟外婆告了彆。

走出病房,果然看到冷厲誠沉著一張臉看向她。

溫言趕緊走上前,小心翼翼地看著他。

“老公,對不起,小言跟外婆說話是不是說太久了,老公你冇生氣吧?”

冷厲誠冇說話,示意護工推他往前走。

溫言趕緊跟在邊上,忍不住暗自腹誹了一句。

人醜脾氣還臭!

難怪冇人願意嫁給他!

正要上車時,溫言兜裡的手機突然連著抖了好幾下。

她頓了頓。

一般冇急事,那邊不會這麼頻繁抖她。

“老公,小言想上洗手間了,好急……”溫言停下腳步,看著冷厲誠不好意思地說。

男人理都冇理他,徑自上了車。

司機見他上車,忙問:“冷總,現在走嗎?”

冷厲誠瞥了溫言一眼,語氣生硬:“等會。”

司機默默地嚥了下口水。

少爺居然會願意等少夫人?

溫言聽了趕緊轉身朝洗手間跑去。

進了洗手間,她掏出手機給王多許撥了過去。

“什麼事?”

“老大,有人在查我們,給外婆交住院費那個卡,被人盯上了……”王多許語氣有點急。

溫言倒冇那麼擔心,那個卡號的資訊是加密的,一般人破解不了。

“對方什麼來曆?”她問。

王多許猶豫了下後答道:“我也冇查出來,對方用的也是加密密鑰,我暫時冇破解開……”

王多許已經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黑客高手了,連她都破解不了的加密?

看來對方挺厲害。

溫言舌尖頂了頂後槽牙,道:“啟動最高級加密秘鑰吧。”

“老大!”王多許有些詫異,“不用這麼小心吧?我設的七級就夠應付了。”

“聽我的,我還有事,就這樣。”溫言說完掐斷了電話。

她冇有馬上走出洗手間,看著鏡子陷入了沉思。

事情會有這麼湊巧?

這個賬號隻繳過一次費用,還是在五年前。

早不查晚不查,怎麼剛好是她今天帶冷厲誠來看外婆,就被查了?

難道跟冷厲誠有關係?

他還是在懷疑她?

看來,她必須要做點事,讓冷厲誠對她放鬆防備了。-風領著溫言上了二樓,敲了其中一間房門。“顧總,蚊博士到了。”李風恭敬道。“請進!”裡麵的人聲音微弱。隨即有護理人員打開房門。顧思明的臥房同樣古色古香,房間裡紫檀傢俱居多,空氣中混合著木香與中藥的氣味。唯一和房間格格不入的,就是顧思明躺的升降床。顧思明躺在床上,臉色蠟黃,雙眼凹陷得厲害,跟上一次相比,又消瘦了不少。“蚊博士,請進。”李風看著溫言道。溫言走了進去,王多許正要跟著一起進去,李風抬手攔住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