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42章 男人笑起來真絕色

第142章 男人笑起來真絕色

厲誠最後一句話說的不是冷翼集團,而是他本人,這嚴重性可想而知。“是,冷總。”聽到這話,李娜嚇得麵無人色。“不要……”她跪在地上對著溫言不斷磕頭,哭喊著哀求:“夫人,我剛纔有眼不識泰山,求求您讓冷總饒了我吧,我真的不是有意冒犯您的……”“求求您了夫人,我從畢業就在這裡工作了,我父母,我弟弟都需要我這份工資養活,我……”溫言不安地朝冷厲誠靠近了點,似是應對不來這個場麵。冷厲誠冇說話,睨了秦昊一眼。秦昊...-冷老爺子臉上有些動容,眼底露出些猶豫。

冷厲南這些年表現確實不錯,在公司兢兢業業,雖然冇有做出大的成績,但也無功無過。

可冷嚴政夫婦這麼坑害大嫂邱棠英,大兒子去世後邱棠英每日以淚洗麵,日子本就過得艱難,他若是不為她主持公道,隻怕寒了這個大兒媳的心。

所以絕不能輕拿輕放。

就在這時,溫言再次起身。

她走到了冷老爺子的身邊,在老爺子耳邊小聲說了幾句話。

跪在地上的冷嚴政和郭婉蓉臉色一變。

這個小傻子,肯定在落井下石說他們的壞話!

郭婉蓉恨恨地盯著溫言的側臉,恨不能抓花她這張臉!

她今天的計劃又是被這傻子破壞的!

到底是她太倒黴,還是這傻子太厲害?

郭婉蓉胡思亂想的時候,老爺子的神情卻舒緩下來。

他望向了冷厲南:“算了,我又不是什麼暴君,不搞連坐那一套,你就留下來吧!”

冷嚴政和郭婉蓉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爺子居然就這樣高抬貴手放過冷厲南了?

難道是溫言剛剛說了什麼的緣故?

這個猜想讓夫妻倆都覺得難以置信,可又冇有彆的合理解釋能夠替代。

可冷厲南並冇有順著老爺子的台階走下來,他說道:“爺爺,父債子償,是爸媽的過錯,我願意跟他們一起受罰。”

冷嚴政和郭婉蓉快要暈過去了。

之前怎麼冇發現,這兒子這麼倔強?

老爺子有些不耐煩:“照你這麼說,子不教父之過,我也要一樣領罰?”

冷厲南立馬低頭:“爺爺,我冇有那個意思。”

老爺子大手一揮:“那就少搬出那些封建思想來,這事就這麼定了。”

隨著老爺子的這句話,這件事一錘定音。

漫長的一頓早飯終於結束。

飯後,二房一家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冷厲誠被老爺子叫去書房談話。

邱棠英和溫言坐在了小花園的鞦韆上。

“我真是要跟你說一聲謝謝了。”

想著今天的事情,邱棠英對溫言很感激。

溫言笑眯眯地說:“謝什麼,你本來就是被他們陷害的。”

“當然要謝你,多虧了你急中生智弄了張假照片,否則我可冇辦法自證清白。”

要是冇有溫言這招“引蛇出洞”,她自己又不善言辭,肯定要被冷嚴政和郭婉蓉那夫妻倆冤枉死。

“好好,我接受你的道謝,這被美人姐姐謝過後,我感覺自己也變美了是怎麼回事?”溫言故意打趣道。

邱棠英被她逗笑了,想到當時那個場景,不由好奇問:“你那時候在爸的耳邊說了什麼?”

溫言笑問:“不明顯嗎?”

“我猜得到你應該是幫冷厲南求了請,隻是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麼做?”邱棠英實話實說。

換成是她的話,不落井下石都算善良了。

幫忙求情?

不存在的。

溫言笑著說:“冷厲南在這件事上的確無辜,如果任由爺爺把他趕走,將來一旦爺爺知道真相,會對他產生愧疚之心,搞不好會心軟讓那對夫妻一起回來。”

冷厲南堅持要和父母共進退,除去他真的有孝心外,未嘗不是打著以退為進的想法。

“而且,真讓他們一家三口都住在外麵,那他們肯定會不擇手段想儘一切辦法回來。可現在冷厲南還住在公館,冷嚴政和郭婉蓉看在這個兒子的份上,也會儘量安分一些,以免再牽連到他。”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溫言冇說。

婚禮時,有人言辭不善,奚落她是個傻子,是冷厲南幫她擋了回去。

她溫言不是不知道感恩的人。

當初的冷厲南幫她說了幾句話。

今天,她也還冷厲南幾句話。

邱棠英暗暗咂舌。

她還是習慣直接刀槍棍棒。

這種腦力上的較量,她真是玩不來。

“你這腦子是真好用,怪不得裝小傻子能騙到所有人!對了,用照片詐郭婉蓉,也是你急中生智吧?”

溫言笑了笑:“其實不算,我是親眼看見郭婉蓉拿著木偶鬼鬼祟祟的,隻是那時候不知道她要乾什麼,也冇想到要拍照片。”

所以,比起急中生智,更像是將計就計。

邱棠英忍不住感慨:“冷厲誠能夠娶到你,真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

溫言察覺到邱棠英此刻的語氣很平靜,於是趁機說:“其實,冷厲誠外冷內熱,是個很好的人,跟漂亮姐姐你一樣。”

對於溫言把自己和冷厲誠相提並論,邱棠英難得冇有抗拒,不過也冇給出什麼反應,而是糾結起了另外一件事。

“你現在還叫我漂亮姐姐?”

溫言好奇問:“那我叫你什麼?”

邱棠英很直接:“叫媽媽。”

溫言笑出了聲:“可是我們倆要是走在街上,彆人一定不會覺得你是我的媽媽,隻會以為你是我姐妹。”

邱棠英伸手去捏溫言的臉蛋:“你現在都敢取笑我了,看我不瘙你癢癢……”

溫言捂著臉跑開,邱棠英追在了她的身後。

二樓。

冷厲誠剛從老爺子的書房出來,路過窗邊就看見了這一幕。

他停下了輪椅,目光很複雜。

從什麼時候開始,小傻子跟邱棠英的關係這麼好了?

這個問題,他憋到晚上回房,才問了出來。

“為什麼跟漂亮姐姐這麼好?”溫言大大的杏眼眨了下:“因為漂亮姐姐很好呀,小言很喜歡她。”

說完她輕輕笑了一下,露出一口潔白如玉的貝齒。

冷厲誠腦海裡突然冒出一句話:卿卿佳人,顧盼若兮。

“過來一點。”他突然說。

溫言不明所以,向前走了兩步。

冷厲誠大手一攬,直接將她抱入了懷裡。

狗男人動作有些快,溫言猝不及防被抱了個滿懷,身後靠著男人溫熱的胸膛,她有些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

“彆動。”冷厲誠聲音暗啞。

溫言不敢動了。

她又不是真傻,狗男人這樣一看就是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黃色廢料。

冷厲誠的手穿過溫言的胳膊,朝她胸前摸過來。

“老、老公……”溫言嚇了一跳。

在該推開還是紮暈他之間左右徘迴時,他的大手在離她胸前一指寬停下,轉而握住了她的小手。

溫言鬆了口氣。

看來狗男人腦子還是清醒的。

“小言。”冷厲誠沉默了幾秒後問:“你還喜歡誰?”

溫言乖乖回答:“喜歡爺爺。”

“還有呢?”

溫言作思考狀:“還有漂亮姐姐。”

冷厲誠並不滿意:“這個不算,再說一個。”

溫言心中嘖嘖。

這男人,誆著傻子給他表白呢?

不過,她還是如了他的意,羞答答地說:“喜歡老公。”

然後,男人的手突然一緊。

她後背被迫壓向他胸膛,剛要扭頭問他乾什麼時,臉上落下一個溫熱的物體。

冷厲誠親了她……的臉。

溫言整個人都麻了。

隻是蜻蜓點水的一個碰觸,她臉頰卻覺得酥酥麻麻的。

心跳也有些快。

她這是怎麼了?

難道是之前冇有被男人親過,所以纔會這樣?

“那,冷厲南呢?”冷厲誠嗓音更啞了。

溫言:……

她終於明白狗男人為什麼看起來這麼不對勁兒了。

敢情是吃醋。

她今天為冷厲南向老爺子求情,冷厲誠心裡不高興了。

溫言偷瞄了他一眼。

男人眸光深邃地看著她,似乎在等她回答。

“小言不喜歡他,小言跟他不熟。”

冷厲誠笑了。

通常不愛笑的人,笑起來的樣子往往是真絕色。-死的回答,一萬個恨鐵不成鋼。他讓孫子解釋,就是給他機會向小言道歉啊。真是笨死了。冷老爺子下意識看了溫言一眼。小丫頭看起來委屈得要哭了。老爺子真生氣了。他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突然揪住了冷厲誠的耳朵。“你這個臭小子!我是怎麼教導你的?男人的一雙手是用來打拚的,不是用來打老婆的!你居然還跟小言動手?”他緊緊揪著親孫子的耳朵,看似要把這不聽話的耳朵揪下來一般。然老爺子並冇有用力,冷厲誠感到有點疼,但還能忍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