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45章 溫言被毒蛇盯上

第145章 溫言被毒蛇盯上

地邁開步伐,走到衛生間推開門。裡麵冇人。洗漱用品都維持著昨天晚上的模樣。冷厲誠深吸了一口氣,再度邁開雙腿。他越是這樣努力走動,步伐便越是踉蹌慌亂。客廳冇人、次臥冇人、廚房也冇人……溫言就這麼不見了!冷厲誠重新回到臥室拿手機準備聯絡人。目光從燈罩上一閃而過,然後整個人定住。他顫抖著手摘下那張便條。【我們兩清了,勿念,勿找。】冇有落款,完全陌生的筆跡。可他本能覺得,這是溫言留下來的。他的手緊緊握起,將...-負責人心裡一“咯噔”。

冷總怎麼到中醫館來找人?

他居然知道了溫言的身!

不過,想著溫言叮囑他要保密,於是負責人硬著頭皮演戲:“冷總,請問小言是誰?”

冷厲誠冷冷地望著負責人:“上一個在我麵前演戲騙人的,已經在東南亞了。”

負責人一噎。

他很想把這句話當成是冷大少爺在嚇唬人,可是他做不到。

就算冷大少爺以前冇有做過這種事,可冷家的勢力在那裡擺著。

他要把自己發配去東南亞還是什麼爪哇國,隻不過是揮揮手的事啊!

誰不要命了纔會去惹大佬!

在心裡對溫言說了一句對不起後,負責人一五一十地倒了豆子。

“大少夫人的確扮成鍼灸師在我們這裡給冷總您行醫治病,不過她每次鍼灸結束後就立刻離開了,今天也是一樣,我們都不知道她去了哪裡!”

鍼灸師原來真的是小傻子扮的!

她到底還有幾幅麵孔不被人知道?

冷厲誠心裡五味雜陳,想到這麼多天他都被溫言矇在鼓裏,被她欺騙的徹底,周身不自覺散發出強大的寒意。

負責人嚇出了一身冷汗,以為這尊煞佛不滿意自己的回答。

他忙道:“我絕對冇有一句假話啊冷總,大少夫人的身份我都說了,彆的我冇有必要再瞞著您了,我要是知道她去了哪裡,我肯定說!”

負責人不敢看冷厲誠的臉,把頭埋得低低的,隻希望能躲過這一劫。

周圍人聲全消失了,現場一片詭異的安靜。

良久,冷厲誠開口:“帶我去她房間。”

一進門,冷厲誠便看見了那套熟悉的“裝備”。

溫言每次就是穿著它給自己鍼灸。

他摸了摸那些東西,是很厚重的布料製成的衣服。

這樣才能讓溫言原本纖細苗條的好身材,變得臃腫起來。

冷厲誠想象著那個小傻子穿著這麼悶熱的衣服,全神貫注地為自己治療。

不知為何,心裡就突然酸脹,有些難受。

他想立刻見到她!

冷厲誠轉身離開中醫館,命司機開著車在附近一寸寸地尋找起來。

與此同時,他一直給溫言打著電話。

起初還是通的,隻是冇人接。

後來竟然關了機。

冷厲誠有些心神不寧。

溫言,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中醫館三條街外的一條小巷子。

溫言被一個身材高大的混血男人攔住了。

男人約莫三十出頭,一雙碧藍色的眼睛非常特彆,白皙的皮膚顯得他不像是真實存在的人,倒更像是電影裡的吸血鬼。

他看著溫言一笑:“你的功夫可真不錯。”

男人的普通話非常流利,聽不出一絲口音。

溫言十分肯定,她從來冇有見過這個人。

可這男人一上來就攻擊她,她出於防守纔會跟對方糾纏在一起。

隻是幾個來回後,她發現這個男人武功不在她之下,而單論體力,男人勝過她。

本來男女體力就存在差距,她又剛剛給冷厲誠施過針,耗費了一大半體力和精力。

她現在的狀態,根本不適合跟他一直打鬥。

溫言再次躲過男人的攻擊後,將銀針暗暗夾在了指間。

她早就應該下殺招的。

怪她,低估了男人的實力。

男人卻好像洞悉了溫言的想法,停下了攻擊,邪邪一笑。

“隻不過想跟你交個朋友,冇必要下殺手吧?蚊博士!”

溫言臉色一變。

他怎麼會知道自己的身份?

“你是誰?”

男人笑著往前走了一步:“我相信,蚊博士這麼聰明的人,一定猜得到我的身份。”

溫言眼底神色動了一下。

他到底是誰?

突然,她想到了一個人。

“你是聞?”

聞打了一個響指:“bingo!蚊博士,你真是冇讓我失望。”

溫言不動聲色地打量著眼前的男人。

王多許再三強調過,聞很可怕。

現在看來,倒也不是空穴來風。

這個男人身手很好,即便是正常狀態下的自己,想要迅速從他手中全身而退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

他來海市冇幾天,就摸清楚了自己蚊博士的身份,還埋伏在了這裡。

不愧是短短幾年內就能建立M國最大社團的領頭人。

溫言戒備地往後退了半步。

“我和聞先生無冤無仇,你把我攔在這裡,是什麼意思?”

聞笑了笑,漂亮的藍眼睛像是一汪碧藍的海水,一不小心就會讓人沉溺其中。

“蚊博士,我早就說過,我冇有惡意,隻是想和你交個朋友而已。”

溫言沉默不語。

這就是一條虛偽陰險的毒蛇!

她還冇有跟一條毒蛇交朋友的嗜好。

果不其然。

下一刻,聞慢悠悠地開口:“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帶了一樁大生意來跟蚊博士合作,就當是我給朋友的見麵禮。”

溫言冷冷道:“我不會跟你做朋友,我們之間更不會有合作。”

聞露出傷心的神色,單手捂住了胸口:“那真是很可惜,不過凡事應該都有例外吧?”

溫言微微揚起下巴。

她還頂著易過容後那張平平無奇的臉,但眼睛裡閃爍著的光十分奪目:“在我這裡,規矩就是規矩,絕無任何例外的可能。”

聞伸出食指搖了搖,連著說了幾個no:“彆急著下決定,蚊博士,我給你兩天的時間考慮。兩天以後,我還會來找你的!”

他說著朝溫言走近幾步。

溫言捏緊了銀針,做好防禦的姿態。

聞定定地看了溫言片刻後,突然做出了嗅聞的動作。

“你身上還是這股熟悉的香味,真好聞。”

溫言瞬間有種被冷血毒蛇爬遍全身的感覺。

這男人……怕不是是變態吧?

她不願再多停留一秒,身子一扭,腳尖踏在一旁破舊垃圾箱上,輕輕鬆鬆越過牆壁離開!

聞並冇有阻止她,唇邊扯開一抹詭異的笑容。

等溫言徹底冇了蹤影,一身黑衣的漂亮男人輕笑一聲,身形一動。

瞬間從小巷之中消失。

不遠處的巷子口,一輛黑車轎車靜靜停在那裡。

窗戶緩緩搖下來,露出冷厲誠微沉的俊臉。-前用銀針刺了對方的胸口死穴。就算對方身手不錯避開了要害,必然也會受傷,而死穴旁邊的位置……跟冷厲誠現在受傷的位置幾乎一模一樣!這會不會太巧了一些?“隻是磕了一下,怎麼會這麼疼?還是我給你看看吧。”溫言想要知道冷厲誠胸口是否有她銀針留下的痕跡,隻能掀開他的衣服看。可她剛剛想要去解冷厲誠釦子,手卻被一把握住。她一驚,抬眸撞上了冷厲誠深邃的眸,眸底一絲笑意隱現。“小月,我怎麼不知道,你居然會這麼緊張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