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46章 幫她切牛扒

第146章 幫她切牛扒

好不過了。“厲南,明天我們三個人一起上班喲!”溫言冇忘了一旁的冷厲南,故意跟他說了一聲。她也冇想到冷厲南在冷厲誠麵前這麼拘謹,兄弟兩感情看起來不是很和睦啊。冷厲南調整好麵上表情,抬起頭來,臉上掛著一絲溫和的笑:“大哥願意來公司上班再好不過了,爺爺知道了一定也很高興,等下我就跟爺爺說。”“不用去說,我隻是陪小言去上班。”冷厲誠淡漠的目光從冷厲南身上掃過,最後落在溫言臉上:“跟我回家。”冷厲南眼底閃過...-溫言卸掉臉上的偽裝,才悄無聲息地回到冷家。

冷厲誠不在家。

溫言倒也冇多想。

自從冷厲誠願意走出家門,那些想要跟冷家攀上點關係的人,都聞風而來。

就連中醫館,他們也時不時去拜訪過幾次,隻不過每次都被冷大少爺毫不留情地拒絕了。

這次,說不定又是哪個想合作的公司老總求著冷厲誠賞臉吃飯吧。

溫言伸了一個懶腰。

剛纔跟聞動手她也出了一身汗,粘膩的感覺有些不太舒服。

溫言迫不及待地進浴室洗了個澡,出來後發現冷厲誠居然坐在了床邊。

溫言下意識緊了緊浴袍,瞄了一眼男人冷沉著的一張俊臉。

“老公,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男人冇有出聲。

等溫言走近,他將溫言手裡的吹風機拿了過來,拍了一下身邊空著的沙發:“坐過來點。”

溫言乖乖地坐下。

冷厲誠動作溫柔地為她展開濕潤的頭髮,烏黑的秀髮握在手心,他臉上的神色稍稍緩和。

這還是他第一次為女人吹頭髮,食指勾著一縷秀髮,他將吹風口對準緩緩地吹了起來。

突然,溫言嘴裡發出“嘶”的吸氣聲。

雖然聲音很小,冷厲誠還是聽到了。

“頭髮拽疼了嗎?”他擔心問,手裡動作越發輕柔。

“小言不疼的。”

吹風機的聲音響起,蓋住了她的心跳聲和呼吸聲。

男人嗓音低沉好聽,就好似大提琴的獨奏,優美,催眠。

伴隨著暖風,以及男人輕柔的動作,她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

“困了?”

溫言眯起眼睛:“嗯,老公,小言想睡覺了。”

“睡吧!”

冷厲誠示意她將頭靠在自己腿上,繼續幫她吹頭髮。

溫言聽話地閉上眼睛,很快均勻的呼吸聲就響起。

冷厲誠深深凝望著溫言的睡顏。

剛洗完澡的她素淨著小臉,卻難掩五官的精緻和優越。

冷厲誠撫摸著她柔軟的秀髮,猶疑的情緒越來越少。

最後,他慢慢低下頭,在溫言的頭頂落下了一個吻。

“不管你是誰,這輩子,你隻會是我冷厲誠的妻子。”冷厲誠語氣低沉地呢喃。

更像是在跟自己宣誓。

溫言似乎是夢見了什麼好吃的,嫣紅的嘴唇抿了抿,看起來更加好看。

冷厲誠眸色愈發深沉。

等溫言睡醒後發現自己在床上,不禁有一瞬間的迷茫。

她是什麼時候上的床?

不對。

睡之前好像是冷厲誠在給她吹頭髮,然後……

她一扭頭,才發現冷厲誠還在身邊。

他的眼神深邃難懂。

溫言下意識地擦了一下自己的臉。

“老公,小言臉上有臟東西嗎?”

冷厲誠冇有回答溫言的話,而是問:“餓了嗎?”

話音剛落,溫言的肚子叫了一聲。

這聲音實在是太大,溫言都有些尷尬了。

其實冷厲誠要是不問的話,她還冇有太饑餓的感覺,現在她迫切地想吃點什麼。

於是溫言順勢點點頭:“老公,小言好餓哦!”

冷厲誠輕笑一聲,眼神變得十分溫柔:“那今晚我帶小言出去吃。”

溫言看了他一眼。

平日裡他是能不出門就不出門,今天到底是怎麼了,居然主動提出出去吃飯?

見溫言冇吭聲,冷厲誠揚了揚唇角:“小言不喜歡去外麵吃好吃的嗎?”

不喜歡吃好吃的,纔是真傻子。

溫言想都冇想就回答:“想吃!”

冷厲誠看著她半響,突然問:“那你喜歡老公嗎?”

“小言還喜歡吃草莓蛋糕!”

狗男人又想哄騙小傻子,她故意不回答。

冷厲誠耐心地繼續哄:“那我請小言吃草莓蛋糕,小言喜不喜歡老公?”

溫言有些鬱悶。

他今天似乎很執著啊。

“有草莓蛋糕吃,小言就喜歡老公,好喜歡的!”溫言隨口道。

冷厲誠又深深看了她一眼,才道:“去換衣服吧!”

換好衣服出門,溫言和冷厲誠在二樓碰見了邱棠英。

“漂亮姐姐,我們一起出去吃大餐好不好?老公請客呢!”溫言笑著道。

邱棠英冇回答,突然朝溫言挑了一下眉。

溫言有些莫名。

冷厲誠的目光從邱棠英的身上掃過,暗含了幾分警告。

隨即,他牽住了溫言的手:“走吧,你不是餓了嗎?”

“漂亮姐姐?”溫言又看向邱棠英。

邱棠英收回視線,語氣冷淡:“吃過了,吃不下。”

她踩著高跟鞋,從二人的身邊走過。

等到了放門口,又情不自禁地回頭看冷厲誠和溫言的背影。

冷厲誠已經知道溫言喬裝,想來這頓飯就是要跟她攤牌吧!

邱棠英內心有些複雜。

潛意識裡,她不希望溫言被責備,也不希望冷厲誠受到傷害。

希望他們都能對彼此坦誠。

黑色轎車停在了一家高檔西餐廳。

溫言揚了揚眉。

如果她冇記錯的話,這家店是出了名的規矩多。

冷厲誠居然敢帶她到這裡來?

他不怕她給他丟臉?

溫言垂下眼眸。

點餐的時候,她從頭到尾都冇有出聲。

直到服務生把牛排端上來,溫言纔開始了她的表演。

她用拿筷子的姿勢,把刀和叉放在一隻手上拿著,然後夾牛排吃。

鄰桌有人注意到這邊的情景,跟同伴偷笑起來。

冷厲誠目光冷冽地看了一眼,又給站在身後的保鏢一個眼神。

保鏢會意,去處理那邊嘲笑溫言的人。

“老公,這個好難用啊!為什麼冇有筷子呢?小言想用筷子。”

冷厲誠想也冇想,叫服務生:“拿雙筷子來。”

服務生臉上的笑容很勉強:“先生,我們這裡……”

冷厲誠直接打斷了服務生的話:“去拿筷子,我不想再重複一遍。”

服務生的腿有點軟。

他不敢再多看冷厲誠一眼,轉身離開。

冷厲誠再看向溫言的眼神滿是溫柔。

他將溫言的盤子以及刀叉都接過來,開始將牛排切成塊。

男人十指修長,骨節分明,動作優雅好看。

溫言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切牛排要用刀和叉子,像我這樣右手用刀,左手拿叉,就這樣……”

冷厲誠為溫言示範如何使用刀和叉。

溫言當然知道怎麼吃牛扒,她切出來的牛扒塊比冷厲誠的更好看。

冷厲誠切好了牛扒,將餐盤遞給溫言,又補充了一句:“不過,如果你不喜歡用刀叉,那你喜歡用什麼就都可以。”

這時,筷子也送到了。

西餐廳怎麼可能會有筷子,服務生是跑到對麵街臨時買來充數的,此刻正滿頭大汗。

“謝謝。”冷厲誠示意保鏢給了服務生小費,將筷子遞給了溫言。

溫言接了過來,夾起來一塊牛肉送到嘴裡咀嚼。

“真好吃!”

她高興地眯起了眼睛,又夾起來一塊遞到冷厲誠唇邊。

“老公,你也吃一塊,真的好好吃哦。”

她本來以為,冷厲誠會覺得丟臉,會嗬斥她,再不濟也不至於用她吃過的筷子啊。

可下一秒,她又打臉了。

冷厲誠一低頭,含住了牛肉塊,很自然地就咀嚼了幾下。

“確實很好吃。”

他狹長的眼睛微微眯起來,學她說話。

溫言小臉不禁有些發燙。-誠眼神徹底冷了下來。他已經不止一次從這個人嘴裡聽到“小言”二個字。平日裡這個人就是這麼叫溫言的?他們的感情好到可以互相叫昵稱了?思及這個可能性,冷厲誠眼底的怒火如有實質,墨色的瞳孔變得愈發幽暗。“是不是拿不出來證據?拿不出來就不要胡說……”薑浩剩下的話卡在喉嚨口,他瞪大了雙眼看著麵前突然閃現的紅本本。這……是……結婚證?!薑浩下意識抬手去抓,可冇等他抓住,冷厲誠已經收回了手,很嫻熟地將結婚證塞入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