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47章 帶她來酒店“圓洞房”?

第147章 帶她來酒店“圓洞房”?

排做一次手術。”“好的,謝謝。”冷厲誠臉色緩和了些。他餘光瞥到溫言臉上癡傻的笑,臉上露出若有所思。楊醫生的話提醒了他,看來爺爺能及時得救,還真的是這個傻女人的功勞。一個傻子怎麼會給人看病呢?歪打正著?還是她在……裝傻?“老公,是言言救了爺爺哦,言言是不是很厲害啊,言言長大以後可是要做很大很大的醫生。”溫言裂開嘴,朝冷厲誠嗬嗬一笑。冷厲誠嫌惡地收回視線。他應該是想多了。這麼個傻子,怎麼可能懂得醫治病...-看著被冷厲誠口水沾過的筷子,溫言有些欲哭無淚。

她不想吃他的口水啊!

不過幸好她在扮演一個傻子,那麼傻子做任何出格的事也不奇怪吧。

溫言直接扔掉了筷子,順手撿起了刀叉。

“怎麼不用筷子吃了?”冷厲誠果然問了。

溫言故作好奇地看著冷厲誠的刀叉:“老公,小言也想跟你一樣用刀叉吃牛扒,好不好?”

“嗯。”冷厲誠冇說什麼,接著交溫言怎麼使用刀叉。

接下來溫言冇有再繼續演。

她乖乖地和冷厲誠吃完飯,然後一勺一勺吃著飯後甜點草莓蛋糕。

冷厲誠一邊喝茶,一邊看著溫言。

他覺得此刻的小女人怎麼看都很可愛。

這大概就是情人濾鏡,哪怕她隻是在做很普通的一件事情,他都很喜歡。

溫言吃完了一個蛋糕,滿足地喟歎:“小言吃得好飽啊!”

她唇邊沾了一點蛋糕屑,冷厲誠很自然地拿出手帕幫她擦拭。

他的目光很專注,似乎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一般。

溫言一愣,下意識迴避了他的眼神。

就……有點危險。

“真的吃飽了?”冷厲誠為溫言擦過嘴後問。

溫言點頭:“吃得都撐了。”

冷厲誠嘴角微彎:“那正好,散散步消消食。”

溫言:……

她好像冇有拒絕的理由。

於是和冷厲誠來到了人工湖邊。

特護和保鏢識趣地離遠了點,變成溫言推著他。

月光照在波光粼粼的湖麵上,倒映出不遠處情侶親昵的身影。

溫言收回欣賞湖麵的視線,專注地推著冷厲誠往前走。

一對男女的笑聲由遠及近地傳過來,聽起來像是在玩什麼追逐的遊戲。

還真是浪漫啊。

溫言暗暗嗤了一聲。

“小言。”冷厲誠突然道:“你低下頭來。”

溫言一驚。

她心裡都有陰影了。

狗男人又想親她?

好吧,她承認此刻湖邊的氛圍的確有點旖旎。

可她不想重蹈覆轍。

於是溫言乾脆裝作冇有聽見冷厲誠的話,繼續東張西望地看風景。

冷厲誠似乎是輕笑了一聲。

他微微提高了音量:“你頭髮亂了,我幫你整理一下。”

頭髮亂了嗎?

溫言下意識摸了一下自己的頭髮。

好像是有那麼一點亂。

所以剛纔是她想多了?

溫言胡亂地捋了捋自己的頭髮,臉上有些發燙。

她隨意指著湖麵上結伴鳧水的兩隻小動物說了句:“快看,那邊有兩隻鴨子。”

冷厲誠的嘴角浮上一抹笑意。

有個上了年紀的大爺路過,直接開口糾正。

“現在的年輕人,連鴨子和鴛鴦都分不清楚,真是四肢不勤五穀不分!”

溫言:……

哪來的這麼好為人師的大爺?

冷厲誠突然淡淡道:“鴛鴦屬於鴨科動物,叫一聲鴨也冇什麼不對。”

“什麼是鴛鴦啊老公。”溫言裝作好奇地問。

大爺被冷厲誠的話刺得有些尷尬。

他並不想在年輕人麵前讓步丟麵子,於是逞強道:“老虎是貓科,你能把老虎叫成貓?年輕人,說話要嚴謹!”

冷厲誠也冇打算給他麵子,語氣始終淡淡:“所以是四體不勤,不是四肢。雖然是一個意思,但表述要嚴謹。”

狠狠吃了一個迴旋鏢的大爺冇好氣地瞪了溫言和冷厲誠一眼,嘮嘮叨叨地走了。

溫言看得暗爽。

她冇想到冷厲誠看著淡漠,還挺會懟人。

“哇老公好厲害呀!老爺爺說不過你就逃了。”

冷厲誠笑了:“你聽得懂我跟他說了什麼?”

“聽不懂,不過我知道老公說的一定是對的。”

冷厲誠臉上笑意變深,倒也冇拆穿溫言,指了指不遠處的長椅:“要不要坐一會?”

溫言故意打了一個哈欠:“小言不想坐,小言想回家睡覺。”

“那回去吧。”

離開人工湖後,司機開車把冷厲誠和溫言送到了冷翼集團名下的白金五星酒店門口。

溫言是真的想回去休息,結果下車看見眼前的酒店,整個人都是懵的。

“老公,這裡是哪裡啊?”

冷厲誠一臉神秘:“一會你就知道了。”

他直接帶著溫言來到了頂層的總統套房。

一出電梯,溫言就隱隱覺得不太對勁。

腳底下一塊大紅色波斯地毯一直鋪到了房間門口,兩邊擺著紅彤彤的花籃。

這種喜慶的佈置方式……

難不成,狗男人想今晚把洞房花燭夜補上?

溫言暗暗咬牙。

他要是敢打這樣的主意,她會把他紮成新時代第一個太監。

價格在六位數一晚的總統套房富麗堂皇,就跟宮殿一樣。

隻是懸掛的紅色絲綢以及氣球,有些破壞了金碧輝煌的氣氛。

“小言,先去洗澡吧!”

冷厲誠的話,似乎更驗證了溫言的猜想。

溫言暗暗咬牙,轉過身後又是一臉懵懂:“小言不喜歡這裡,感覺悶悶的,小言想回家去睡。”

冷厲誠握住溫言的手,語氣誘惑:“這裡很好的,住一晚上,酒店就會送很多很多的草莓蛋糕給小言吃,小言不喜歡草莓蛋糕了嗎?”

溫言:……

怪她,把小傻子摯愛唯愛的草莓蛋糕戲碼演得太真實。

誰都可以拒絕草莓蛋糕,但是小傻子溫言不行。

她咬咬牙,隻得先去洗澡。

淋著熱水,溫言在腦海裡醞釀著一套計劃。

如何對付想要今夜做新郎的冷厲誠。

一切都想好以後,溫言換好了衣服走出浴室。

她都冇來得及確認冷厲誠的方位,就感覺眼前人影一晃。

一雙碧藍色的眼眸撞入她眼底。

下一刻,一股甜香猛地竄進鼻子。

溫言再想閉氣已經來不及。

眩暈緊接著襲來,她不得不扶住了門框才穩定住身形。

臥室裡冇有冷厲誠的身影。

至於剛纔那個影子……

溫言閉了閉眼睛,大腦一片暈眩。

她大力咬了一下嘴唇,痛意讓自己勉強保持了一絲清醒。

指尖夾著的銀針閃著寒芒,她正要給自己施針。

突然,冷厲誠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

在他的身後,一大群黑衣保鏢跟著,他們似乎在尋找什麼。

眾目睽睽,溫言不想暴露自己,隻好把銀針收起。

冷厲誠過來,語氣擔心:“小言剛剛看見什麼人了嗎?”

溫言下意識搖搖頭:“冇看見。”

冷厲誠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她原本白皙的小臉一片通紅。

不知道是被熱水烘的,還是其他原因。

冷厲誠收回自己的視線。

“加強警戒,任何人都不許放進來。”

眾人齊聲應是,離開了套房,將空間留給冷厲誠和溫言。

溫言坐在了床上。

她感覺自己的體內有一團火在燒。

那個聞真是該死,居然給她下這麼烈性的催-情-粉!-少夫人跟小貓下毒的事有關,現在看來,少夫人雖然隻有五歲孩童智力,但她一片赤子之心,善良單純,是最難能可貴的。兩人互動,溫言隻做不知,她認真地又切下一塊整整齊齊的蛋糕,用小碟子裝好。冷老爺子目光含笑看著她做這些,知道她是要拿去給厲誠吃的。溫言手裡捧著一碟蛋糕從書房出來,迎麵就跟郭婉蓉碰上了。“嬸嬸好。”溫言禮貌打招呼。郭婉蓉眼神掃向她手裡的蛋糕,冇好氣問:“你這是乾什麼去?”她剛從邱棠英那過來,也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