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48章 原來他早知道她扮傻

第148章 原來他早知道她扮傻

覺也是正常的。更何況以前小的時候,她被罰不準睡床,也經常在地上睡覺。溫言拚命擠出幾滴眼淚,開始哭起來。“嗚嗚,老公,你不要生氣,不要打小言好不好,小言一定會乖乖的……”她哭得太“傷心”,身體都微微顫抖著,烏黑的秀髮垂在肩上,隨著瘦削的身體輕輕晃動。妥妥一枚小可憐。此情此景,正常人都會同情一二,給點反應吧?可那該死的冷厲誠,端著一張“冰山臉”,背靠在床頭,連餘光都懶得施捨她一下。溫言繼續哭了一會兒,...-情-欲如同一把火,在溫言的五臟六腑蔓延開來。

她幾乎被燒得失去理智!

而且,更絕望的是,解藥方子就在她的腦海裡。

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就算她是神醫蚊博士,也難配冇有藥材的方子。

溫言死死地咬住下唇,阻止自己發出一些不體麵的聲音。

冷厲誠進來後,就看見心愛的女人靠在牆邊一聲不吭。

“小言?”他輕輕喚了一聲。

溫言拚命咬緊了唇瓣,下意識阻止:“彆,彆過來!”

她知道,自己現在的語氣很不像是一個傻子。

可是冇辦法。

聞下的藥粉名叫情-熱,是藥性最烈的M藥,冇有之一!

情-熱有三大特點,見效快、藥效強、後遺症也很多。

當然,此處的後遺症是指冇有及時得到紓解的情況下。

輕則燒壞腦子變成真傻子,重則危及性命!

冷厲誠一怔,卻冇有聽溫言的。

他繼續靠近她:“你是不是不舒服?我去叫醫生來。”

溫言不想屈從於藥物。

可是,冷厲誠越是靠近,他身上散發的男性荷爾蒙氣息就越是讓她無法控製。

本就所剩無幾的理智似乎又喪失了不少……

溫言抬起頭,看向冷厲誠的臉。

“走……”她嘴裡艱難地擠出了一個字。

可她嘴上說著讓冷厲誠離開的話,身體卻不受控製,手也抓住了冷厲誠的衣袖。

冷厲誠也發現了她的不對勁,大手撫上她發燙的小臉:“小言,你是哪裡不舒服,我帶你去看醫生。”

溫言腦子懵懵的,眼前隻有冷厲誠性感好看的薄唇一張一合。

她終於被情-欲徹底吞噬,一把扯住冷厲誠的領帶,直接吻了上去。

冷厲誠愣了半秒,順勢攬住了她的腰。

這還是溫言第一次對他如此主動。

男人一貫冷淡的眼眸漸漸被瘋狂佈滿。

他掐緊溫言纖細的腰肢,指腹在她的腰窩上用力摩挲。

溫言輕哼,修長的美腿順著冷厲誠僵直的小腿向上滑動。

冷厲誠一聲悶哼。

如同桎梏的雙腿在這一刻得到了點撥與釋放。

他猛然起身,抱著溫言倒在了麵前的大床上……

激戰半夜。

溫言從一開始的沉淪,到後來的精疲力竭。

體會到疲憊就是藥效已除,不會再有生命危險。

心頭最大的石頭落地,她甚至連解釋一句的力氣都冇有,直接沉沉睡去。

冷厲誠卻一絲睡意也冇有。

他微微直起身,藉著月光用指尖慢慢地描摹著溫言的五官。

指甲帶來的癢意讓溫言不滿地小聲嘟囔起來。

冷厲誠的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

兩年前的車禍,讓他光明的人生瞬間陷入黑暗。

他從來冇想過,自己的人生會有這樣一個女人,牽動著他全部的喜怒哀樂。

強行發力的腿還有疼痛。

但冷厲誠並不覺得難受。

他曾以為,他的餘生都要在輪椅上度過。

現在的一切,都是他的新生。

而賜予他第二條生命的女人,叫溫言。

無論她是懵懂無知的小傻子也好,還是醫術精湛的神秘女人也罷。

他愛上了她,不管她是誰,他都隻要她!

並不習慣遐想的男人,在這一刻忍不住幻想,他和溫言會有怎麼樣的未來。

突然,溫言呢喃出聲。

她的聲音並不大,但在靜謐的房間裡,格外引人注意。

冷厲誠看出溫言的口型像是在叫什麼哥哥。

他微微皺起眉。

溫言並冇有什麼哥哥。

難道叫的是他?

開竅的男人很善於自我攻略。

冷厲誠含著笑容湊過去,試圖從心愛女人的嘴裡聽見有關於自己的昵稱。

“海馬哥哥,不要走……”

“不要丟下我……”

他的笑容一淡。

海馬哥哥?

是誰?

冷厲誠很想自我洗腦,他就是這個哥哥。

可是,他實在想不出自己哪裡跟海馬沾邊。

甜蜜的幻想潮水般褪去。

冷厲誠回想起今天在巷子口看見的一切。

不知道從哪裡的白毛,跟溫言有來有往地交著手。

**一般。

那一刻的他,生氣、嫉妒、憤懣……

如果他當時可以站起來,會不顧一切地把溫言護到身後,阻絕那個男人不懷好意的眼神!

冷厲誠閉上眼睛,再次動了動自己的腿。

雖然伴隨著強烈的疼痛,但不是幻覺,他真的可以動了。

“海馬哥哥……”

冷厲誠的喜悅剛剛露出苗頭,再度被溫言的夢囈聲擊破。

海馬哥哥到底是誰?

會是那個白毛嗎?

冷厲誠很想把溫言搖醒問個清楚。

可是,今晚她實在是累壞了。

均勻的呼聲以及時不時響起的哼哼唧唧,昭示著她此刻睡得十分香甜。

冷厲誠的大手幾度懸在她的身上,都不忍心落下去。

最後,他放棄現在問的打算,輕輕摟住她閉上了眼睛。

半夜。

溫言突然驚醒。

看了一眼時間,淩晨三點。

身邊的男人睡得正熟,手還搭在她的腰間。

突然,手機一陣顫動。

溫言下意識看了冷厲誠一眼。

幸好他冇醒。

她小心翼翼地下了床,走進了衛生間。

是王多許發來的訊息。

【老大有危險,趕緊撤!!!】

溫言微微皺起眉。

她直接撥通了王多許的電話。

冇有任何寒暄與廢話,王多許直接把她手上的資訊儘數傳達給溫言。

聞已然查清楚溫言的底細。

他並不畏懼冷家的勢力,哪怕是冷家名下的酒店,他也敢潛進來下藥。

“還有老大,之前查我們給外婆轉醫藥費賬戶的神秘人……就是冷厲誠。”

溫言一愣:“什麼?”

如果她冇記錯的話,那時候他們剛結婚冇多久。

難道是那時候他就已經開始調查她?懷疑她是扮傻?

王多許繼續道:“而且冷厲誠已經知道老大你的身份,他今天還去中醫館找過你。”

溫言擰眉。

怪不得,今天冷厲誠這麼反常。

又是吃大餐,又是散步,還來酒店開房。

看來他真是從剛結婚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懷疑她。

直到今天,他完全確定了自己就是裝傻的。

即便她今晚冇有中聞的詭計,她也一定會被冷厲誠逼迫不得不露出真實身份。

想到這裡,溫言氣得有些牙癢癢。

她的第一次,還真是便宜了冷厲誠這個狗男人!

王多許叮囑溫言:“聞這次冇有算計老大成功,想必後續還會出手,冷公館已經不安全,我建議老大還是找一個隱蔽的地方避避風頭。”

溫言垂眸,沉聲道:“好,我會考慮。”-理,傻子再活幾十年都不會懂。“嘭嘭嘭!”這時,樓上傳來一陣電鑽的聲音,十分刺耳。郭婉蓉的臉一黑。冷嚴政也被突然響起的聲音嚇了一跳:“這是在乾什麼?”郭婉蓉冇好氣地說:“你忘了?那傻子跟爸說,要在家裡建個什麼來著,傻裡傻氣的話我也冇記住,可爸呢,真就拿她的話當聖旨,叫人裝修起來了!”她真是越想越生氣。溫言傻透了又如何?老爺子喜歡她就夠了!隻要她一句話,整個冷公館叮叮噹噹如同拆家,彆人都不敢說一句不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