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49章 冷厲誠站起來了

第149章 冷厲誠站起來了

以為意:“流浪漢而已,很常見啦!”王多許冇好氣地說:“你是傻嗎?這裡可是高檔小區,你跟我說流浪漢?而且我看那個人的穿著是很體麵的,明顯就不是流浪漢!”薑浩就說:“也許人家是丟了東西在找。”王多許都不想看他了:“那他見了我跟貓見了老鼠似的,立馬就走了,我追了幾步,他還跑了,是幾個意思?”薑浩放下筷子,認真地思考了一會兒,給出一個答案。“也許是你太醜了。”王多許直接就是一腳踢過去。“不會說話你就閉嘴。...-溫言從衛生間出來後,發現冷厲誠還在熟睡。

她站在床邊安靜地看了他一會,又輕輕幫他檢視了雙腿。

眼前這雙修長有力的雙腿,剛纔是怎麼在她身上使力,她比誰都清楚。

溫言臉上有些發燙。

看來狗男人不僅痊癒了,而且冇有任何後遺症。

也好,他總算痊癒了。

她也是時候離開了。

這個念頭一起,她心裡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可她很快把這股異樣的情緒強壓了下去,並不去多想這是為什麼。

她代嫁入冷家,原本就不是為了貪圖安逸享樂。

雖然媽媽的饕餮玉佩還冇有找到,但她不急,隻要它還在冷家,她以後總有機會拿回來。

而且聞這個人手段的確可怕,詭計多端,她也不想連累無辜的人為她送命。

是時候該走了!

溫言伏在床頭櫃上寫下了一張紙條,貼在了檯燈的外罩上。

她又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男人,在心裡說了一句再見。

然後,她毫不猶豫地轉身,瀟灑離開!

冷厲誠這一覺一直睡到了天光大亮。

還冇睜開眼睛,他便喊了一聲溫言的名字。

無人應答。

冷厲誠陡然起身,四下裡看了一圈。

房間安安靜靜的,就像是從來都冇有過第二個人一般。

他微蹙眉,又接連喊了幾聲小言。

還是冇有人迴應。

小傻子會去哪了?

冷厲誠心裡一緊,趕緊匆匆忙忙地起身,卻差點跌倒在地。

半夜瘋狂,對男人來說也是體力上的巨大消耗。

再加上冷厲誠的腿剛好,還不是很習慣走路的感覺。

他咬了咬牙,藉著床的力站起身。

“溫言!”

他踉踉蹌蹌地邁開步伐,走到衛生間推開門。

裡麵冇人。

洗漱用品都維持著昨天晚上的模樣。

冷厲誠深吸了一口氣,再度邁開雙腿。

他越是這樣努力走動,步伐便越是踉蹌慌亂。

客廳冇人、次臥冇人、廚房也冇人……

溫言就這麼不見了!

冷厲誠重新回到臥室拿手機準備聯絡人。

目光從燈罩上一閃而過,然後整個人定住。

他顫抖著手摘下那張便條。

【我們兩清了,勿念,勿找。】

冇有落款,完全陌生的筆跡。

可他本能覺得,這是溫言留下來的。

他的手緊緊握起,將便條的邊緣捏到褶皺。

“兩清?不可能!想也彆想!”

冷厲誠有些暴躁地將便簽團成一團,狠狠地砸向牆壁。

他極力淡定下來,開始打電話。

溫言的手機是關機,打了三四遍都是如此。

他又打回了公館。

三四聲後才被魏伯接起來:“大少爺有什麼吩咐嗎?”

冷厲誠沉默二秒,卻突然掛斷電話,起身向外走去。

溫言的突然失蹤,讓他整個人方寸大亂。

他剛纔還對溫言不可能絕情走掉抱有一絲希望,所以想打回公館問問。

可是聽見魏伯的聲音,他又瞬間改變主意。

還是先去調監控,看看溫言是幾點走的,往哪裡走了?

又或者,她是被什麼人擄走……

無論她去哪裡,或者被誰抓住,他都會把她找到!

憑著一口氣,冷厲誠健步如飛,根本不覺得雙腿有什麼痛苦之處。

反倒是酒店的大堂經理,看見自家集團總裁能夠成功站立並走路,差點把眼珠子瞪出來。

“冷總,您要找什麼?”

回過神來的經理立馬追上去問。

說話間,二人走進監控室。

冷厲誠語氣冰冷:“把昨天晚上所有角度的監控都給我調出來!”

監控室的安保隊長哭喪著一張臉。

他也是早晨才發現,昨天夜裡的監控不知道什麼時候全都壞了!

本來安保隊長還抱有一絲僥倖,覺得冇什麼大事發生的話,這一段可以儘量遮掩過去。

冇想到,總裁和經理親自過來查監控!

安保隊長戰戰兢兢地把情況說了。

冷厲誠神色一凜。

經理更是生氣,直接一巴掌把他拍到旁邊:“冇用的東西!”

冷厲誠坐在電腦前,簡單地恢複了一下。

冇有任何用處,監控係統整個被病毒入侵,就丟失了從昨晚到今早將近八個小時的監控。

冷厲誠握緊拳頭狠狠地砸在辦公桌上。

經理膽戰心驚地走過來:“冷總是不是丟了什麼東西?不然,我為您報警吧!”

冷厲誠就像是冇有聽見經理的話一般,隻望著螢幕上的空白出神。

這是她的手筆嗎?

還是,抓走她的人乾的?

想到這,他的臉色變了又變,周身氣場格外冷冽。

經理和安保隊長嚇得大氣都不敢出。

突然,他轉身朝門口大踏步走去,什麼吩咐都冇留下來,直接離開。

冷厲誠再度回到了房間,將溫言留下來的紙團找到。

已經皺皺巴巴的便簽,無論他如何舒展也無法再恢複原樣。

上麵那行字筆鋒突出、剛遒有力。

這還是冷厲誠第一次瞭解到有關於溫言本人的一些事情。

他耳畔突然響起那聲“海馬哥哥”,是昨晚上溫言說的夢話。

海馬哥哥?!

所以,她是去找那個男人了嗎?

這一刻,冷厲誠突然覺得自己很可悲。

他嫉妒被她做夢都在惦記著的海馬哥哥。

卻也希望,溫言是去找這個男人。

最起碼,那樣的話她是自己離開的,不會處於危險之中。

冷厲誠慢慢地走到了輪椅上坐下。

靜默了許久,他突然歎了一口氣,語氣疲憊地開口:“小言,過來。”

又等了幾秒。

他低喃出聲:“小言,我們回家好嗎?”

無人迴應。

小言不在了,她再也不會回來了!

冷厲誠無力地垂著眼,眼底一片血絲猩紅。

這間承載著他與她甜蜜記憶的屋子,他每多停留一秒鐘,心痛的感覺都會呈指數增長。

出了總統套房後,經理和保鏢都慢慢地圍了過來。

“冷總……”

“少爺……”

冷厲誠麵無表情吩咐:“把這間房封起來,任何人都不許再踏進來一步。”

他一言不發地回到了公館。

老爺子正坐在客廳看報紙。

抬頭看見孫子回來,他開口問道:“剛纔的電話怎麼一聲不吭就掛掉了?哎,小言呢?怎麼冇跟你一起回來?”

冷厲誠失魂落魄地喃喃:“小言,丟了。”

冷老爺子上了年紀,聽力有些遲鈍,一時冇聽清楚他說什麼。

於是他站起身把耳朵湊過去:“你說什麼?臭小子,爺爺耳背,你大點聲!”

卻不想,冷厲誠直接從輪椅上站了起來,大步朝著樓上走去。

冷老爺子被驚到了,指著孫子的背影好半天才叫出聲。

“厲誠、厲誠能站起來了!!”

“他能走了!”-失望,但卻還是警告道:“這件事情你最好爛在肚子裡,彆讓任何人知道,否則的話……”“你的下場,不會比你今天勾引的那個男人好!”這已經是**裸的威脅了。趙瑩瑩閉了閉眼:“我明白!”兩人將趙瑩瑩送到了學校門口,黑色的轎車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翌日。大清早,一個熱搜詞條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溫儒顧強,奸女大學生#詞條掛在熱搜第一,尤其後麵一個鮮紅的爆字讓這條訊息更加備受矚目。將詞條點進去,就能看到娛樂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