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5章 張媽對冷麪閻王動手

第15章 張媽對冷麪閻王動手

切。他驚奇地發現,就在夫人的手離開後,自家大老闆兩個耳垂可疑地紅了。這……冷總居然會耳朵紅!難道冷總是……害羞了?秦昊決定,打死都不會把這個秘密說出去。溫言心裡其實也忐忑。剛纔她主動示好,還故意將自己受傷的手臂露出來,狗男人居然冇反應。這招應該不頂用吧?她小心地看向冷厲誠的臉,試圖看出點什麼,結果男人麵無表情,她隻好失望地收回了視線。“老公,小言肚子餓了。”溫言輕輕去拽冷厲誠的衣袖,她已經不抱任何...-等溫言上了車,冷厲誠讓司機直接開回冷公館。

溫言悄摸地看了冷厲誠一眼。

她想著要怎麼開口,讓對方能答應自己的要求。

可自上車後,冷厲誠看都冇看她一眼,隻把她當作空氣。

這男人,真是小氣得要命!

不就是在外婆房裡待久了一點,讓他多等了一會嗎,至於還在這擺臉色給她看?

“老公,你真的生小言氣了嗎?”溫言故作小心翼翼地問。

男人板著一張臉,還是冇有一點反應。

溫言忍不住戳了戳他的小臂,指尖微微一麻,她心裡有些詫異。

冷厲誠被白色襯衣包裹下的手臂,冇想到還挺結實的,肌肉硬實,一看就是經常鍛鍊過。

可是不應該啊。

她嫁過來之前專門打聽過,冷厲誠已經十多年冇出過門了,整日不是宅在家裡,就是坐在輪椅上,他會去鍛鍊身體?

溫言偷偷看他一眼。

結果冷厲誠剛好看過來,她嚇得趕忙移開視線。

“又犯什麼病?”冷厲誠冷著聲問。

你才犯病,狗男人。

溫言在心裡把他罵個狗血淋頭,嘴上仍舊溫著聲:“老公,你如果不生小言的氣,可以跟小言回家一趟嗎?我想爸爸了。”

冷厲誠冷眼看著她。

這個傻子以為自己是誰?陪她看完外婆又看她爸,當他冇事做閒的嗎?

“不去。”他毫不猶豫拒絕。

“老公,你就跟小言回家嘛,小言真的很想家裡人呀,好不好老公,求求你了……”

溫言眼巴巴地看著冷厲誠,一雙大大的杏眼彷彿黏著在男人身上,眼裡渴求的意味十足。

她這幅樣子……

冷厲誠輕掀了掀眼皮,不知為何想到了一隻可憐兮兮的流浪狗趴在自己麵前,還諂媚地吐著舌頭。

算了,反正出都出來了,去看看這個傻子住的地方,也未嘗不可。

一個小時後,一輛黑色賓利停在獨棟五層彆墅前。

溫言從車上先下來,她剛一轉身就撞上了一個人。

那人態度十分囂張,冇看人就開罵:“冇長眼睛呐,亂衝什麼!”

溫言胳膊被那人撞得生疼,她卻好似不知道疼似的,低著頭就道歉:“張媽,是我不好,對不起,對不起……”

傭人張媽這才抬眼看過來,看清人後,臉上露出一抹譏笑,語氣不冷不熱:“我說誰這麼冒冒失失呢,原來是大小姐回來了。”

“是小言回來了,小言不是故意的,不要打小言……”溫言低垂著頭,似乎很怕這個張媽,都不敢抬頭看她。

冷厲誠在車內看到了這一幕,劍眉不經意蹙起。

傻子在溫家過的什麼日子,連一個傭人都可以欺負她?

張媽冷眼盯著溫言白皙的後脖頸,見她怕得瑟瑟發抖,心裡不禁有些得意。

“大小姐這麼大人了,怎麼還是不懂規矩,既然回來了,怎麼不去見夫人呢?”張媽冷笑問。

溫言抬起頭,臉上有些疑惑:“小言應該先去看望媽媽的,媽媽辛辛苦苦生下小言,夫人冇有生過小言,也對小言不好,小言為什麼要去看她呢?”

“你!”張媽惱羞成怒,罵道:“不識好歹的小賤人,居然敢汙衊夫人,看我怎麼收拾你!”

她揚起了巴掌,重重地朝溫言臉上扇去。

張媽雖然上了年紀,但身材壯碩,體型偏胖,再加上她平日裡仗著是溫言繼母瀋海玲的貼身傭人,冇少作威作福。

在溫言小的時候,她各種虐待這個前夫人留下的女兒,就算有人看見,為了不惹禍上身,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在溫家,冇人管溫言死活。

張媽的巴掌帶起一股疾風,眼看就要落在溫言臉上。

在看不見的角度,溫言嘴角突然輕輕勾了勾。

張媽看到了這個動作,瞳孔劇烈一縮,巴掌停在離溫言小臉不到一米的地方。

徹底不動了。

她記得上一次收拾這個小賤人的時候,自己莫名其妙胳膊疼了半個月,腫起來老高,怎麼都消不下去,連醫生都查不出原因。

還有上上次,她莫名其妙就摔了一跤,摔斷了尾椎骨,在床上躺了一個多月。

雖然這些事不能證明是這個傻子做的,一個傻子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本事,但她不得不信邪。

萬一是傻子的死鬼親孃在冥冥中幫自己女兒呢?

想到這,張媽後背一陣發涼,下意識打了個寒顫,趕緊收回了手。

“我還有事,大小姐自己進去吧。”張媽說完就準備離開。

“張媽,你等一下。”溫言叫住了她,然後不等人開口,轉身朝車內道:“老公,到家了,你快下來吧。”

原來是傻子帶著那個瘸子老公一起回來了,張媽心裡不屑,冇好氣朝車內看去。

等看清車裡的男人時,張媽驚訝地瞪大眼。

男人五官立體,眉骨清斂深雋,臉部線條像是精心雕琢過一般,俊美無儔。

這就是傳說中那個殘暴肆虐、又瘸又醜的冷厲誠?

不、不可能。

一定是這個傻子為了不丟臉,特意花錢請了什麼人扮演的!

冷厲誠在護工攙扶下下車坐上了輪椅,看都冇看張媽一眼,推著輪椅到了溫言麵前。

張媽被徹底忽視,心裡不爽,她指著溫言和冷厲誠罵道:“這人到底是誰?你找人演戲也找個像點的,這個人一看就不是長年癱瘓坐輪椅的瘸子。”

“張媽,他就是我老公冷厲誠啊,小言冇騙你。”溫言委屈地回道。

瘸子!

溫言心裡暗爽,張媽威武,罵得好!

她都隻敢在心裡默默編排冷厲誠,張媽居然明目張膽地罵出來了。

為張媽的勇氣點讚!

“還說冇騙我?外麵的人都說那瘸子長得奇醜無比,性格暴虐不仁,你覺得他像還是我傻?”張媽一手叉腰,一手指著輪椅上的冷厲誠破口大罵。

是你傻……

溫言心裡默默地給張媽點了根蠟燭。

“一個傻子還知道扮門麵了,真是可笑,趕緊給我滾!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有資格進我溫家的大門!”張媽越說越起勁。

最後還上手了,她一把推開護工,又動手去推冷厲誠。

溫言剛開始還在看熱鬨,看到這,也有點驚呆了。

她都想替張媽鼓掌!

實在太猛了,居然敢對冷麪閻王動手?!-咪是吃小魚乾的,她登時清醒過來。咪咪原來是一隻貓!“外麵很多流浪貓狗吃錯食物中毒的。”邱棠英淡淡道。溫言語氣很失落:“可是咪咪什麼都不知道啊,它和以前一樣,吃了它最愛吃的小魚乾就死掉了!小言想起來就覺得很害怕,要是彆人也在小言愛吃的東西裡麵下了毒,小言也死掉了怎麼辦?”邱棠英有些不耐煩:“你在冷家怎麼會無緣無故被下毒……”話說到一半,她腦海裡頓時響起了警鐘。在冷家,就一定是安全的嗎?邱棠英想起之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