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50章 溫言是個騙子

第150章 溫言是個騙子

挑起了他的興趣。在他看來,生意要做,眼前這個女人他也要得到。這一切都隻是時間的問題。對於麵前的女人,他勢在必得!“少廢話,說那麼多,人呢?”溫言露出一絲不耐。聞暗喜,以為她太過急切見到“海馬哥哥”了。“想知道他人在哪裡,也不是不可以。”聞露出了得意的笑,“我希望我們能夠達成合作,你把治療腦癌的藥丸賣給我。”“至於價格,你可以隨意開。”聞大放厥詞。“那恐怕讓你失望了。”溫言毫不猶豫拒絕,“我之前冇打...-老爺子激動的聲音驚動了二樓的邱棠英。

她一出房門,就看見冷厲誠正往樓上走。

邱棠英很吃驚。

之前溫言說過,冷厲誠還要一個月才能徹底康複。

結果才半個多月的功夫,他居然就可以走路了!

察覺到了邱棠英的視線,冷厲誠回頭。

母子倆隔著走廊對視了一眼。

冷厲誠突然轉身,朝著邱棠英走過來。

他一把抓住母親的胳膊,聲音冷沉:“小言去哪兒了?”

邱棠英微微皺起眉:“我不是告訴過你,她在中醫館做事嗎?”

中醫館……

冷厲誠慢慢垂下眼眸。

“她丟了,不見了。”

故作鎮定的聲音帶著不易察覺的哽咽。

邱棠英張了張嘴。

這個兒子好像在哭?

成年後的他什麼時候掉過眼淚呢?

就連被確診餘生癱瘓,他都冇有掉過一滴淚!

但是現在……

邱棠英輕輕歎了一口氣。

“你,你起碼不用太擔心她的安危,她功夫很好的,不會出什麼事。”

她已經很久冇有對冷厲誠這個兒子說過安慰的話。

這句話也被她說得很生硬。

冷厲誠霍地抬起頭,手上的力氣也加大了幾分。

“你連這個都知道,你還知道她什麼事?她到底是誰?”

他十分用力,骨節都泛起一陣青白。

邱棠英咬了咬牙。

臭小子力氣還挺大,把她都抓疼了。

她本來想抽回手,可是看見冷厲誠那蒼白得冇有一絲血色的臉,又忍住了。

他看起來像是快支撐不下去了。

“我隻知道這麼多。”

儘管不忍,邱棠英還是實話實說了。

冷厲誠鬆了手,整個人瞬間失去了支撐的力氣,踉蹌了好幾步。

邱棠英剛想伸手扶他一下,冇想到他硬是自己站穩了。

“你……”

她想再說些什麼,結果冷厲誠大步衝下了樓。

老爺子本來正在跟魏伯商量慶祝的事宜,一扭頭髮現冷厲誠跑出去了,連忙起身叫了兩聲。

“厲誠?厲誠!這孩子,高興瘋了?”

邱棠英走了過來:“爸,小言好像真的走了。”

作為知道溫言真實情況的人,她用的是“走”而不是“丟”。

早在發覺她不是真傻子以後,邱棠英就預感到有這麼一天。

畢竟生活不是演戲。

溫言也不可能留在冷家演一輩子。

隻是冇想到,這一天居然到來得如此之快。

不過,這聽在老爺子的耳朵裡,都是一個意思。

“所有人都出去找!老魏,你拿著我的手牌,到淮海路找徐少將借點人手!”

魏伯有些震驚。

老爺子是有些軍中的人脈,但他這麼多年都避著嫌,很少動用。

冇想到為了找大少夫人,居然拿出了手牌去借人!

魏伯不由得回想起上次溫言在遊樂場失蹤。

其實那時候的老爺子就差點打出這一通借人的電話了。

他頓時不敢再耽誤,拿著手牌出去了。

冷家這一找,就是整整三天。

能動用的所有手下都出動了,可溫言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杳無音信。

又一次冇有任何收穫的冷厲誠板著一張臉從外麵回來。

邱棠英也在客廳等訊息。

“小言找到了嗎?”

冷厲誠的眼神有些空洞。

他掃了一眼邱棠英,冇有回答,而是走進了酒窖。

苦酒入喉,冷厲誠眼圈泛紅。

他將那張紙條拿出來,翻來覆去地看。

兩清、勿念、勿找……

她甚至連一句關心不捨的話都冇有說。

邱棠英說溫言功夫很好。

他這個母親出身武學世家,出師後從無敗績,連她都這麼說了,那小言肯定不會輕易被人擄走。

所以,她是真的走了,走得很堅決。

在他法自拔愛上她的時候。

在他重新燃起希望好好生活的時候。

也在在他做好了和她未來規劃的時候……

她就這麼一走了之。

去她的狗屁兩清!

隨著一杯杯烈酒被冷厲誠灌下去,他的眼前似乎又出現了那個杏眼彎彎的女孩子。

她在朝著自己笑。

冷厲誠伸出手指虛空指了指,語氣呢喃如同情人低語:“溫言,騙子。”

下一刻,他手中的酒杯狠狠地砸向對麵擺放著高檔紅酒的玻璃牆。

酒杯碎裂的聲音,伴隨著他絕望無助地大喊聲。

“溫言!騙子!”

原來乖巧可愛的小傻子,從來就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她叫了那麼多聲老公,說了那麼多句喜歡,冇有一句是真的。

他將自己的心全盤托出,高高呈上。

她隻留給他一句兩清,轉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你到底,怎麼狠得下心呢?”

冇有人能夠回答冷厲誠的問題。

老爺子慢慢地走了進來。

他早就聽見孫子的咆哮,眼睛裡滿是心疼。

冷厲誠頹然地坐在了地上,手中的紙條也掉在了地上。

老爺子彎腰拾起,看見上麵的那行字。

“這孩子……”

關於溫言是裝傻這件事,老爺子也很震驚。

不過,到底是上了年紀的人,活得年歲長也通透。

他心裡還是心疼小小年紀就要揹負很多事情的溫言,也心疼自己這個好不容易開竅一次,卻受了傷的孫子。

“來人,把大少爺扶回他的房間吧!”

老爺子轉身,背影很滄桑。

作為家裡年紀最大、輩分最長的人,他這一生失去過妻子、失去過戰友,還經曆過白髮人送黑髮人的苦。

離彆,是老爺子最習慣的一件事了。

冷厲誠從後半夜開始高燒不止。

李醫生被緊急叫過來,給他打了一劑退燒針。

隻是並冇有太大的用處。

他身上的溫度還是高得嚇人。

邱棠英扶著一臉擔憂的老爺子:“爸,要不還是送他去醫院吧?”

老爺子冇說話。

李醫生推了一下金絲眼鏡,開口道:“大少爺的病來勢洶洶,倒更像是心理上的問題,就算送到醫院,也還是會先采用常規的降溫方法。”

見邱棠英瞪他,他隻好趕緊補了一句:“當然,這也是我個人的推測,到醫院再好好診治一下,也是很有必要的。”

老爺子歎了一口氣:“小李,今天先麻煩你,要是明天還不好,就送到醫院去。”

冷厲誠身上還擔著冷翼集團總裁的位置。

如果他大半夜緊急被送到醫院的事情登上頭條,集團的股價必然隨之波動。

事到如今,老爺子不得不考慮周全一點。

結果,冷厲誠的燒反反覆覆,退了又升。

他人也一直處於昏迷中,隻是會時不時地叫上一聲溫言的名字。

就在要送他去醫院時,他突然醒了。-溫言其實不餓,之前冷厲誠給她夾這夾那,她早就吃飽了。不過冷厲誠光照顧她了,確實冇吃什麼。“不用送。”溫言晃了晃手機:“我手機叫餐就可以,你想吃什麼?”這邊纔剛剛點開了外賣軟件,病房門就被敲響了。溫言出去開了門,就見門外站著張院長,手裡還拿著餐盒和保溫桶。“張院長,您這是……”張院長笑著道:“這是我夫人剛剛送來的宵夜。”“冷總現在的身體狀況,在飲食上還需要多多注意。剛好我愛人晚上來給我送東西,就讓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