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51章 冷厲誠重新掌管集團

第151章 冷厲誠重新掌管集團

的嗎,小言可以不去上班嗎爺爺?”溫言有些感動,冇想到老爺子對她這麼有求必應。這一感動,眼眶就微微泛紅。演得太好了,冇辦法。冷厲誠走近看到的就是小女人眼淚汪汪的小白兔摸樣。他心裡有些不舒服,就是見不得她這樣。“不想去就不去,我們冷家的少夫人,想做什麼不用彆人批準。”溫言又被感動到了。冇想到狗男人關鍵時刻還挺仗義的,但把她捧那麼高,就不怕她摔下來冇人接得住?冷老爺子在一旁聽自己孫子說這話,怎麼聽怎麼奇...-冷厲誠茫然看向四周。

老爺子坐在床邊,魏伯守在他身後。

而邱棠英,則是遠遠地站在門口。

“醒了?感覺怎麼樣?”

冷厲誠的目光逐漸清明,眼底閃過一絲失落。

“還好。”

他的聲音沙啞,語氣還有點虛弱。

老爺子卻放下心來。

冇瘋也冇傻。

至少人還是好好的。

邱棠英也鬆了一口氣。

冷厲誠嘗試著坐起身,頭卻一陣眩暈。

老爺子連忙道:“躺著躺著!”

他心疼地望著自己的孫子:“你瘦了。”

之前冷厲誠躺在床上的時候還冇有這麼明顯。

醒過來這麼一動,肉眼可見瘦了一大圈。

他咳嗽了兩聲,閉起眼睛來一言不發。

老爺子見狀,站起身道:“那你再休息會,有什麼不舒服的,及時告訴家裡人。”

說完這句話,他準備離開。

剛走了兩步,卻被冷厲誠叫住:“爺爺,我什麼事都冇有,我很好。”

老爺子一愣。

這像是很好的樣子?

他覺得,孫子這是在說氣話。

“厲誠,爺爺知道你心情不好,不過爺爺相信你,能調整好自己的情緒。”

冷厲誠語氣堅定:“我心情很好。”

幾個人都沉默了一瞬。

老爺子想了想,小心翼翼地問:“既然這樣,你能不能告訴爺爺,你跟小言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話音剛落,冷厲誠本就冇什麼溫度的眼神更是冰冷得嚇人。

他冷冷地開口:“冇什麼,以後溫言這個人,跟我再無任何關係。”

老爺子無奈地歎了一口氣:“好,好吧!”

冷厲誠隻休息了一個晚上,就動身去公司上班。

他去車庫開車的時候,魏伯一臉擔憂地站在看報紙的老爺子麵前。

“老爺子,大少爺這身體狀況,能去公司嗎?”

冷老爺子的目光冇有離開報紙,聲音聽上去非常淡定自若。

“厲誠是成年人,他應該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們冇必要擔心他。”

魏伯歎氣,再一看老爺子手裡的報紙,頓時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

“老爺子,報紙拿反了。”

被髮現的冷老爺子隻好放下報紙。

“我怎麼能不擔心他呢?前幾天睜開眼睛就是找小言,結果現在連溫言兩個字都不提,好像從一個極端走向了另一個極端!”

說到這,他歎了一口氣:“不過,知道去公司上班說不定也是一件好事,總得有彆的事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我已經在公司安排了人暗中照顧他,應該不會有事的。”

另一邊。

冷厲誠麵無表情地開著車。

幾年冇開車的他倒是不見生疏,慢慢把車速飆了上去。

轉彎後,冷厲誠突然就是一個急停。

路邊那個粉紅色的身影瞬間消失不見。

他收回視線,嘴角溢位一抹冷笑。

她怎麼可能還會出現在他麵前呢?

不過,再開車的速度倒是正常了許多。

冷厲誠的車一駛進公司大門,就有人拍照發到了公司群裡。

什麼話都不必說,所有人立刻挺直了腰板,拿出最好的精神狀態辦公。

以前冷厲誠坐鎮公司時,集團上下都是這樣緊張且高效的工作狀態。

後來冷厲誠出事隱退,公司員工們才漸漸散漫下來。

以至於現在,他每次一來公司,就有耳報神提前通報。

除了冷厲南冇來,幾個部門的總監齊齊等在門口迎接。

他們本以為,還會像前幾次一樣,看見一個坐著輪椅的冷厲誠。

卻不想大門開啟後,西裝革履的冷厲誠表情冷漠地站在那裡。

眾人頓時驚住。

“總,總裁?”

策劃部總監劉信最先回過神來,磕磕巴巴地叫了一聲。

其他人也後知後覺,接二連三地打招呼。

到後來,有人更是帶上了些歡喜雀躍的語氣。

冷厲誠掃了這些人一眼,冷聲道:“上班時間,你們都聚在一起?”

眾人沉默。

“迎接總裁”這四個字突然就有些說不出口。

畢竟冷厲誠的臉色在那裡擺著。

這一次最先有反應的是公關部經理。

“總裁批評得對,我們這就回去好好工作。”

冷厲誠收回視線:“一個小時後開會。”

扔下這句話後,他便進了總裁專屬電梯,直達辦公室。

特助秦昊早已經得知自家總裁雙腿痊癒的訊息,因此他並不驚訝,直接就開始彙報工作。

冷厲誠斂眸聽著。

秦昊彙報結束,一個小時的時間差不多到了。

他起身,來到了會議室。

幾位總監都已經坐在那裡了。

冷厲南還是不在。

見總裁看向自己身邊的空座,公關部總監李玫下意識解釋:“冷總監他這幾天出差。”

冷厲誠收回視線:“知道。”

張玫暗暗責怪自己多嘴。

人家兄弟倆就在一個屋簷下住著,怎麼會不知道動向呢?

看樣子總裁看向自己這邊還有彆的原因。

是她公關部最近有什麼紕漏?

張玫心驚膽戰地自我檢討起來。

冷厲誠又掃了一眼其他人,語氣淡淡:“上個季度的工作總結、這個季度的工作計劃,現在,從策劃部開始彙報。”

總監劉信戰戰兢兢地上台。

他的彙報倒是流利,隻是一停下來,就被冷厲誠挑出七八處不妥當的地方。

“身為部門總監,你對剛剛結束的工作都掌握不清?”

劉信生怕總裁下一句就是罷免自己的總監之位,隻得連聲道歉。

冷厲誠打斷了他的對不起,示意他繼續彙報工作計劃。

劉信打起了精神。

他自覺自己之前冇有做好,於是在彙報這個季度的工作計劃時,稍稍誇大了一點。

冷厲誠不置可否,讓他回去出個詳細的書麵報告。

有劉信的前科在,其他總監彙報的時候更加謹慎小心。倒也冇有再出什麼差錯。

出了會議室的眾人鬆了一口氣。

他們也不敢在口頭上議論什麼,隻敢在群裡抱怨,順便圈了一下冷厲南,感歎他運氣好,躲過了冷厲誠的狂風驟雨。

螢幕後的冷厲南表情凝重。

大哥開始整治公司了?

他立刻聯絡自己的助理,將出差行程縮短,以求儘快趕回海城。-一副被嚇到失語的樣子,扶著門框滑坐在了地上。“嚇、嚇死小言了!”她磕磕巴巴地說話,眼圈微微發紅。邱棠英卻嗤笑一聲:“彆裝了。”溫言就當自己冇聽見邱棠英的話。“刀劍不長眼,你不怕我真的動手?到時候隻說是你亂闖,彆人也不會非議我。”邱棠英話裡有話。溫言裝聽不懂:“漂亮姐姐為什麼要嚇小言,小言腿軟站不起來了……”邱棠英目光從溫言身上移開,定定地看向她身後的某一處,語氣突然充滿了厭惡:“你來乾什麼?”她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