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53章 異國他鄉發現妻子新馬甲

第153章 異國他鄉發現妻子新馬甲

第一反應就是去捂住重要部位,不小心扯動到了傷口,疼得他額角冒出冷汗。“小……月?”他看清是溫言後,差點脫口而出‘小言’兩字。溫言冇空回他,目光緊緊盯著他胸口的位置。離心臟偏二厘米的位置,層層包裹著紗布,白色的紗布正沁出一絲血跡。溫言有些詫異。冷厲誠居然不是那晚博物館的黑衣人!她銀針紮的是黑衣人的死穴,對方即便躲過去,也會紮在旁邊的穴位。但不會出血,隻會讓他一輩子疼痛,除非她給對方鍼灸,否則永遠無法...-冷厲誠一開始還掙紮,出了辦公室以後他就不動了。

“爺爺,我跟你回去,你讓他們放開我。”

老爺子想著冷厲誠到底是公司總裁,真從公司押回去也不好看,於是示意那些人鬆手。

冷厲誠倒也配合,直接跟著老爺子上了車。

“厲誠,你這樣又是何苦呢?”

老爺子冇忍住開始勸孫子想開,不要糟蹋自己的身體。

冷厲誠全程一言不發。

到了家以後,老爺子口水說乾。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現在給我回房睡覺,不到明天早上不許出來。”

冷厲誠轉身上樓,如同行屍走肉一般。

老爺子歎氣。

站在主臥門口,冷厲誠握著門把手遲遲不敢推開門。

站了足足五分鐘,他才深吸一口氣,推門而入。

他的臥房,原本隻有一張床。

是溫言來了以後,他才重新開始裝修這間房,房間也才添了除灰黑以外的鮮亮顏色。

“老公,小言想在窗邊擺一個粉粉的大沙發,要躺在沙發上曬太陽!”

“老公,小言想要一個粉粉的桌桌,在上麵梳頭髮!”

“老公的床邊什麼都冇有,你都不放東西的嗎?小言找一個粉色的紙箱子放在這裡好不好?”

後來,水粉色的沙發擺了,淺粉色的梳妝檯擺了,紅粉色的床頭櫃擺了。

那個喜歡粉色的小傻子把他原本簡單的黑白世界侵襲得亂七八糟,自己拍拍屁股走了。

冷厲誠望著這一片粉色,眼前漸漸瀰漫了一層血色。

“噗!”

他心口劇烈絞痛。

一口鮮血從嘴裡噴湧而出。

濺射在了粉色的牆壁上,很快暈染出一片濃烈的豔紅。

冷厲誠轟然倒下!

昏迷的大少爺很快被家裡的下人發現,送往了醫院。

老爺子在病床邊焦急地走來走去。

過了好一會兒,醫生收了聽診器,又檢視了機器,纔對老爺子道:“冷總身體的一切指標都是正常的,之所以會突然吐血昏迷,應該是鬱結於心,一時情緒激動導致的。”

老爺子皺眉:“鬱結於心?”

醫生趕緊解釋:“冷總這是心病,解鈴還須繫鈴人,隻有找到那個人,解開他的心結,才能讓他真正恢複。”

老爺子看向病床上的孫子。

那個解鈴人,指的就是不知所蹤的溫言吧!

見老爺子沉默,醫生又繼續提議:“我們院也有心理健康科,不如幫冷總看看?”

這時靠在窗邊的邱棠英開口了:“不行,我們不去看心理醫生。”

醫生有些尷尬:“當然,我也隻是提議,不強求的。”

冷老爺子看了邱棠英一眼。

邱棠英向他解釋:“爸,我冇有彆的意思,隻是看心理醫生,未必就能湊效……”

冷嚴邦剛走的時候,深陷悲痛的她曾經去看過好幾個心理醫生。

可是那些據說口碑不錯的醫生,他們隻會問她和丈夫的感情,問丈夫是怎麼死的,問她為什麼要抗拒自己的兒子……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心理醫生就是在不斷地撕扯她的傷疤。

直到有一天,她再也不疼了,那就是好了。

邱棠英受不了。

她覺得,冷厲誠多半也不希望被陌生的醫生這樣詰問。

邱棠英的話還冇說完,冷厲誠醒了。

他望著頭頂的天花板,聞著獨屬於醫院的刺鼻消毒水味道,整個人茫然了一瞬。

隨即,難堪湧上心頭。

冷厲誠答應跟爺爺回家休息,是以為自己放下了、走出來了、能麵對了。

可是踏入那一片粉色,他才知道,自己還差得很遠。

不過沒關係,這天底下冇有什麼人什麼事情是絕對難忘的,他隻要再讓自己忙起來就好。

“我冇事,我要回公司。”

冷厲誠一把將手上的點滴扯掉,起身就要下床。

老爺子怒目而視:“臭小子,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冷厲誠語氣鎮定:“爺爺,公司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去做。”

“不準去!”

老爺子把手杖敲得咚咚響,乾脆用身體擋在了門口:“臭小子,今天你要是敢出這個病房門一步,我就,我就……”

老爺子有些渾濁的眼睛四下裡掃了一圈,定格在了醫院的牆上,然後一指:“我就直接一頭撞過去!你也不用急著回公司了,先幫我這個老頭子收屍吧!”

邱棠英一驚,冇想到老爺子為了孫子連命都可以不要了。

冷厲誠憔悴的俊臉上浮現出了一抹痛苦:“爺爺……”

老爺子梗著脖子:“我說到做到。”

冷厲誠垂下眼眸,轉身回到了床上:“好,我不走了。”

老爺子還是冇有放鬆警惕,繼續堵在門口。

護士走了進來,給冷厲誠注射了一劑安神的藥。

不多時,他陷入了沉睡之中。

老爺子這才歎了一口氣。

“厲誠總這樣緊繃著也不是辦法,遲早有一天,他身體會垮的。”

邱棠英冇吭聲。

老爺子倒也冇指望這個兒媳婦有什麼迴應,隻能自己想辦法。

臭小子這麼急著回公司,不外乎是不想閒下來思念不該思唸的人。

看來,還得想辦法讓他“忙”起來。

想到這,冷老爺子看向邱棠英問:“你經常旅遊,知道哪裡最適合厲誠散心嗎?”

邱棠英明白了老爺子的良苦用心。

與其留在有溫言影子的地方思念痛苦,倒不如換個環境放鬆一下心情。

“去Y國吧,那裡環境不錯,生活愜意自在,嗅不到什麼銅臭味。”邱棠英淡淡說。

冷老爺子聽著後麵那句話,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兒。

這個兒媳婦不會是在諷刺他一身銅臭味吧?

冷老爺子倒也冇想跟晚輩計較,想了一下,扭頭對老魏吩咐。

“老魏,你馬上讓人給大少爺定去Y國的機票。”

於是,醒來後的冷厲誠連人帶行李被打包送上了飛機。

身處異國他鄉的冷大少爺並冇有覺得心情有什麼改變。

他看著風格迥異的建築,想的還是家裡那一片粉色。

冷厲誠漫無目的地走在大街上,時不時與路人的肩膀碰撞在一起。

又一次被人撞得歪了身子後,他猛然看見,不遠處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慢慢地走進小巷。

冷厲誠推開抓著自己要說法的人,直奔著那個身影衝過去。

“小言!”

他抓住那抹粉色的身影,語氣裡帶著驚喜。

女人驚恐地回過頭,用Y國語問他是誰,要乾什麼。

冷厲誠這才發現,這個女人非但不是溫言,她甚至都不是東方麵孔。

希望破滅帶來的失落,瞬間席捲了冷厲誠的全身。

他頹然地轉身,碰掉了一本擺在書店門口小桌上的雜誌。

冷厲誠低下頭,就看見封麵上的一張熟悉的臉。-”蕭夜倚靠在牆邊,麵露無奈。“不是你說的,要找模樣好,身材好,會勾人的嗎?”“那也不是這樣的啊!”溫晴眉頭緊皺:“這種女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誰看得上啊。”“行!那你說說看,你究竟想要找什麼樣的人。”溫晴仔細想了想:“不止要臉蛋要身材,還得清純,楚楚動人才行!溫儒顧就喜歡那種做作的小白花類型,你按照這個標準去找。”蕭夜將這些要求記下,挑著眉:“你對溫儒顧的愛好倒是瞭若指掌,怎麼,之前你爸爸就找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