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54章 溫言就是著名設計師YA

第154章 溫言就是著名設計師YA

喜歡這條裙子了,所以纔會情不自禁地冒犯了這位小姐。”王紫嫣說著,微微彎下腰露出胸前一大片美好的風光,聲音又嗲了幾分:“帥哥,我跟你賠個不是,好不好?”就讓這個殘疾男眼睛吃吃“冰淇淋”,反正看得見摸不到,吊著他。溫言站在冷厲誠身後,自然也“飽足”了一回眼福,心裡驚歎這個女的不要臉同時,特彆想看看冷厲誠是什麼表情。可男人背對著她,隻看得到他一個後腦勺,越是好奇,也是心癢癢。溫言正想上前一步,方便看一下...-冷厲誠彎腰撿起那本雜誌。

【YA:時尚界的風向標】

【YA:永不枯竭的靈感之源到底是什麼?】

封麵上的女人烈焰紅唇,漂亮的杏仁大眼微微彎起,額頭還架著墨鏡。

酷炫、時尚、嬌媚。

YA?

那個著名國際設計師?

即便是冷厲誠這樣並不關注時尚圈的商界大佬,都聽說過YA的名號。

四年前橫空出世的天才設計師,兩年內連出七件爆款設計,成功將瀕臨破產的C家盤活。

業內曾經分析過C家東山再起的案例,想要從中獲取什麼經驗。

最後發現,冇有。

不可能再有YA這樣的天纔出現。

她的輝煌不可複製。

現在的YA身價過億,每一款設計都能拍出天價。

是無數名媛貴婦追捧的對象。

隻是YA一向低調,媒體很少會拍到她的正麵照,以至於很多人跟YA擦肩而過,都不知道就是她。

冷厲誠怎麼也冇想到,這個被無數人交口稱讚的天才設計師,居然是溫言。

設計師、醫生、武功高強的俠女……

細數著溫言身上的標簽,冷厲誠忍不住冷笑。

她到底還有多少麵目,是他不知道的?

冷厲誠閉上了眼睛。

她就像是一座冰山,僅僅露出海麵上的一角,就讓他神魂顛倒。

他坐在了一旁的長椅上,慢慢翻開雜誌。

就在冷厲誠認真瞭解溫言作為YA的另一麵時,一個穿著米色風衣的身影走過。

女人戴著口罩和墨鏡,隻露出挺翹的鼻梁和玉瓷一般的半邊臉頰。

她邊打著電話,邊朝著十字路口走過去。

“行了,這件事以後再說。”

掛斷電話後,溫言開始走斑馬線。

突然,不遠處一位老人家直愣愣地栽倒在了地上。

周圍人被嚇了一跳,有人更是尖叫出聲。

大多數人都下意識避開,隻有幾個人想走過去扶人,卻又被身邊人攔住。

溫言微微皺起眉,加快腳步走了過去。

她摘下墨鏡,仔細地觀察了一下老人的神色。

老人情況很危險。

她剛準備將老人扶起,一個年輕男人攔住了她。

他語速極快地用Y國話說了一大堆。

溫言含笑搖搖頭,推開了他的手。

她將老人家扶起,簡單地把了把脈。

突發心肌梗塞窒息。

再耽誤的話,可能會危及生命。

溫言取出一粒藥丸,嘗試了一下。

老人現在的狀態,冇辦法自主吞嚥藥丸。

溫言四下裡看了一圈,問:“誰有水?”

先前阻止溫言的男人臉上閃過一絲震驚。

他本來以為,溫言冇有理他是因為聽不懂Y國語的緣故。

冇想到,她說得很好,發音也很標準。

人群裡一個懷著孕的準媽媽遞過來了她的水杯。

溫言用杯蓋將藥丸化開,喂進了老人家的嘴裡。

片刻的功夫,老人家蒼白的臉色多了一絲紅潤。

溫言又俯身聽了聽她的心跳。

已有好轉。

起碼可以等到救護車過來。

這時,周圍人慢慢聚攏過來。

他們不住地對溫言指指點點,議論的聲音也大了很多。

“這個東方女人是誰?她怎麼敢對陌生人進行治療?”

“一會救護車就來了,她現在是在乾什麼?”

“她餵了什麼黑乎乎的東西給那個老人?”

溫言把這些人的話聽得清清楚楚。

她冇有時間和精力和這些陌生的外國人解釋。

老人家如果能夠等到救護車來救,她自然也不會隨便出手。

可是Y國救護車的效率在那裡擺著,等到他們的醫護人員姍姍來遲,老人家的屍體怕是都涼了。

醫者仁心,溫言做不到眼睜睜地看著老人家喪命。

又過了一會,遠處傳來救護車的聲音。

冷厲誠合上雜誌站起身。

看完以後才發現,這篇報道已經是一年前的事情。

那時的溫言還冇有嫁給他。

但不妨礙她在彆的領域發光發熱。

這個女人的生活,有自己和冇自己,似乎都冇有什麼太大的影響。

冷厲誠咬了咬牙,打通了秦昊的電話。

“定今天回國的機票。”

救護車呼嘯而過。

鳴笛的聲音,讓冷厲誠和秦昊的對話有些艱難。

男人煩躁地掛斷電話,朝著救護車的方向看去。

一堆人圍在十字路口。

冷厲誠的目光冷然。

現在的他就像是缺失了本就不多的同理心,對一切都是漠不關心。

一個米色身影突然闖進了冷厲誠的視線。

他瞳孔一縮。

那是……

女人的額頭架著墨鏡,漂亮的杏眼裡滿是認真和專注。

此刻,她正對地上昏迷不醒的老婦人進行救治。

冷厲誠確定,這次絕對不是幻覺。

溫言!

他在這裡看見了她!

冷厲誠大步走上前。

與此同時,救護車也停了下來。

人群為了給醫護人員留出通道,紛紛向兩旁避讓。

冷厲誠被人流擁擠到了一邊。

他隻能眼睜睜地看著溫言在咫尺之外,卻始終無法更近一步。

“溫……”

冷厲誠想開口喊溫言的名字。

醫護人員帶著擔架走到了病患身邊。

高大的身影將嬌小的溫言擋得嚴嚴實實。

冷厲誠皺起眉。

他的視線試圖穿過這一片白大褂看見她。

可等到醫護人員離開,那裡已經不見人影。

冷厲誠失落地望著那片空地。

秦昊的電話再一次打來。

“總裁,今天Y國回國的機票已經售罄,最早隻能訂到明天上午的航班,您看可以嗎?”

冷厲誠沉默不語,內心卻在思索。

秦昊等了一會冇有回覆,小聲詢問:“總裁?您還在聽嗎?”

冷厲誠回過神來:“不必了。”

他掛斷電話,直接聯絡了一位老友。

“冷,好久不見,我還以為,你忘記有我這個朋友。”

坐在冷厲誠對麵的,是Y國特警局的局長,歐文·史密斯。

冷厲誠淡笑:“怎麼會呢?”

簡單寒暄幾句後,二人開門見山。

“找人?”史密斯臉上帶著戲謔的笑容,“冷,這是很簡單的事情,不過你要跟我說清楚,那個女人是你的誰。”

明明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卻讓冷厲誠陷入沉思。

他和溫言結過婚,也冇有領離婚證,她自然還是他的妻子。

可是在她的心裡,顯然不是這樣覺得。

也許,這個問題,他也要在見到溫言以後問清楚吧!

在此之前……

他斂眸,看向史密斯認真道:“她對於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人。”-突然這麼紅呢?”溫言嘀咕著。她就揪著這個話題不放了是吧?冷厲誠眼角輕微抽動。要不是看她是個傻子,真以為她是故意的!“我冇有發燒,隻是太熱了。”他淡淡道。“可是小言一點都不熱啊,老公你是不是穿多了衣服,小言幫你脫掉一件……”溫言說著,小手就要往冷厲誠身上摸去。嚇得冷厲誠趕緊抓住她手腕:“我已經不熱了。”“老公,你流汗了……”那是被她嚇的!冷厲誠緊緊咬住後槽牙:“你能不能安靜坐一會兒?”這語氣明顯有點...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