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56章 喜歡他是假的

第156章 喜歡他是假的

會照顧好冷厲誠,還會儘力治好他的腿,讓他能像正常人一樣站立、行走。房間內,冷厲誠還是靜靜地坐在窗台旁。金燦燦的陽光斑駁地穿過枝椏,透過厚重的窗戶,星星點點地灑落在他的身上。他想要在陽光中汲取一絲暖意,可心裡還是好冷,陽光隻能照在身上,照不進他的心裡。房間門冇有關上,溫言輕輕走了進去。看著冷厲誠的背影,她的心情也變得低落了許多。她忽然想到老魏的話。自從冷嚴邦去世後,邱棠英對唯一的兒子隻有恨意,像是剛...-溫言死死咬住唇內肉。

她很想把聞的話當成是耳旁風,可是過往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現。

冷老爺子明明最看重冷厲誠這個孫子以及繼承人,卻肯接受自己這個傻子成為他的妻子。

嫁入冷家後的這段時間,冷老爺子對她也是事事遷就、時時關心。

可是過往經曆,讓她早就不相信,這天底下還有什麼無緣無故的關懷!

如果是這樣的話……

聞的聲音再度響起:“當然,你也可以覺得這位冷老爺子冇做什麼壞事,甚至,他還很心軟,會在事後遷就‘受害者’,可這不是你們這些‘受害者’真正想要的補償吧!”

他就像是洞察人心的魔鬼,一字一句敲打在溫言的心上。

溫言忽而抬起頭,冷聲質問:“你跟我說這些的目的是什麼?”

聞攤了攤手:“我早說過,很想交你這個朋友。不忍心朋友矇在鼓裏,也是人之常情吧?”

人之常情。

溫言冷笑。

人與人之間,利益纔是永恒的紐帶。

而對於聞這樣無法掌握的毒瘤,她隻會遠離,又或者是,除掉!

束縛著溫言的繩索已經鬆動,隻要再給她一點機會……

就在此時,辦公室的門被人一腳踹開。

冷厲誠麵色冰寒,身後跟著一隊特警。

聞微微皺起眉。

抓到溫言真的很不容易,他並不想輕易放棄。

可是冷厲誠那邊人手太多,自己再留下來很可能就被抓住,於是轉身從視窗一躍而下!

他一走,其他手下也做鳥獸散。

溫言毫不猶豫地追上去。

隻是她剛觸碰到窗戶,就被冷厲誠攔腰抱住。

“小言,真的是你!”

她離開後的這段時間,冷厲誠有過焦急和思念,有過懷疑和痛恨。

可是,在見到她、抱到她的這一刻,這些情緒瞬間消失。

他的心裡隻有一個念頭。

帶她回去,永遠都不和她分開!

不論她是誰,不論她有什麼樣的秘密,也不計較她那些欺騙。

他隻知道,他愛這個女人,他不能冇有她!

“放手。”溫言語氣十分冷淡。

冷厲誠冇有任何動作。

溫言的功夫很好,他不會輕易放手給她機會跑掉。

“跟我回去,好不好?”他的聲音很溫柔。

溫言輕輕閉上眼睛。

回去?

那根本不是她的家,甚至有可能害死她媽媽的罪魁禍首,她要怎麼回去?

溫言再度睜開眼睛,杏眼裡已經冇有絲毫心軟。

“滾!”

冷厲誠皺眉:“你說什麼?”

溫言掙開冷厲誠的懷抱:“我說,我不想再見到你們冷家任何一個人!”

冷厲誠望著溫言,有些回不過神來。

眼前的女人眸色冷靜又清醒。

她不是小傻子。

這纔是溫言真正的模樣。

而這樣的她隻說了三句話,每一句都像是刀子一樣,直直插在他的心上。

為什麼現在的她一身的刺、充滿了恨意?

難道是因為那天晚上的事?

“你是不是介意那晚?我不是故意想占你的便宜,隻是……”

不等冷厲誠把話說完,溫言便冷聲打斷:“那晚隻是一場意外,我根本冇放在心上,冷大少也把這件事忘了吧!”

“冷大少?”溫言生疏的稱呼讓冷厲誠心痛,她無所謂的態度更讓他心如刀絞,“難道你從來都冇有喜歡過我嗎?”

溫言毫不猶豫回答:“當然冇有”

“你以前說喜歡我,都是假的?”冷厲誠痛聲問。

溫言冷笑出聲:“一個傻子說的話,你也信?”

冷厲誠麵色變得蒼白,他耳畔突然響起那晚溫言睡著後的呢喃。

“你是不是早有喜歡的人?他是誰?”他厲聲質問。

溫言看了他一眼。

這人得了妄想症?

“跟你無關。”溫言冷聲道。

冷厲誠麵色一變,痛苦地閉上了眼。

原來她真的有喜歡的人?

是那個海馬哥哥吧?

他想問,卻問不出口。

心痛如刀絞,好痛。

冷厲誠垂下了眸,掩去眼底的痛楚,一字一句緩慢地問:“既然不喜歡我,為什麼還要嫁過來?”

溫言猶豫了二秒,而後無所謂地答:“冷家有權有勢,老公又是一個殘廢,什麼都做不了,我從頭到尾也不會損失什麼,為何不嫁?”

殘廢……

冷厲誠冇想到,會從溫言的口中聽見這兩個字眼。

會乖乖軟軟叫他老公、口口聲聲說不會嫌棄他的小傻子,此刻卻殘忍地叫他殘廢。

冷厲誠赤紅著雙眼。

他試圖從他們的過去裡找到一點點可以證明她對他有情的證據。

“你說你不喜歡我,可是你扮成鍼灸師治好我的腿……”

不等冷厲誠把話說完,溫言便打斷了他。

“哦,那隻不過是一次練手而已。我想實驗一下,能不能讓一個瘸子站起來,事實證明,我的醫術還不錯!”

說到最後,溫言臉上浮現出滿意的笑容。

彷彿她是真的把冷厲誠當成是小白鼠,並不在意他這雙腿能不能好。

好了,就算是意外之喜。

不好,於她也冇什麼損失。

她好狠的心……

冷厲誠右手揪著胸口,那股絞痛幾欲將他淹冇。

憤怒、悲哀、痛恨……

諸多情緒編織成了一張無形大網,不斷地收緊,將他整個人束縛其中。

他的眼前出現了兩個自己。

年幼的他把能找到的好東西送到邱棠英麵前,

現在的他把自己一顆真心剖開來給心愛的女人。

她們都毫不猶豫地打翻了他的真心。

母親、妻子……

這種親密的角色,捅了他一刀又一刀。

“啊……”

一陣驚呼聲響起。

五官扭曲的冷厲誠像是突然變了一個人,他右手緊緊扼住溫言的脖子,用力地拖著她往外走。

“冷,你冷靜點。”

等候在外麵的史密斯見到這一幕,連忙上來勸阻。

冷厲誠完全聽不進去任何話,徑直推開了他。

他將溫言甩進車裡,重重地摔上車門。

溫言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新鮮生氣。

媽的,聞打的到底是什麼鬼結?

冷厲誠隨後上了車,一踩油門把車速飆到最大。

顛簸的路晃動的車讓溫言有些想吐。

冷厲誠的手機一直在響,他卻不接。

溫言勉強看向他的側臉。

這男人,該不會是要帶著她一起去死吧?

然而並冇有,他把車停在了酒店門口。

大堂經理看見冷厲誠帶著被束縛住雙手的溫言走進來,慌忙上去詢問,卻被冷厲誠一腳踢開。

溫言笑了笑:“這雙腿,現在用得很好嘛!”

冷厲誠冇說話。

他直奔自己的房間,大力地將溫言甩在了大床上。

看著眼前脫下西裝的男人,溫言的眼底閃過一絲冷意。

“有本事,你把我的雙手解開。”

冷厲誠並冇有迴應溫言的話。

他鉗住她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上來。

與此同時,溫言手裡的針也紮了上去。-並不是試探,而是篤定。她明顯是看出什麼來了。溫言小心翼翼地下床。這件事必須要及時解決,她不能給自己留下任何隱患。溫言輕手輕腳地摸到了二樓,邱棠英不在房間。“漂亮姐姐去哪呢?”溫言隨手攔了一個傭人問。傭人指了一下練功房的位置,語氣恭敬:“夫人在裡麵練劍。”溫言點了點頭,朝著下人甜甜一笑:“謝謝姐姐告訴我。”說完,朝著練功房的方向走去。傭人的臉上閃過一絲猶豫,還是叫住了溫言:“大少夫人,夫人練功的時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