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57章 溫言是真的走了

第157章 溫言是真的走了

話也無力。剛纔她噁心乾嘔那股勁,怎麼都壓不住,廁所裡那股消毒劑更讓她噁心,恨不得馬上離開這裡。誰知道剛走出洗手間門,就看到冷厲誠被眾人簇擁著走進來!為了不被冷厲誠看到,她隻能選擇逃了。“你住哪裡,我過去找你。”薑浩語氣有些急。他聽到了溫言的喘息聲。她看起來很難受,她到底怎麼了?“冇什麼大問題,我回去吃點藥休息一下就好了,薑浩,我們下次再約吧。”溫言靠在車窗上,整個人有氣無力。現在她喉嚨裡又苦又酸,...-冷厲誠醒來的時候,天是黑的。

溫言出手毫不留情,他至少昏睡了一整個白天,早就錯過了找她的最好時機。

冷厲誠坐起身,脖頸間一陣刺痛。

暈倒的時候,冇來得及調整什麼姿勢。

而那個女人,也不會再特意關心他了。

冷厲誠沉默地坐了一會,慢慢地走出房間。

史密斯的副手小心翼翼地問:“冷先生,您還好嗎?”

冷厲誠語氣淡淡:“嗯。”

副手連忙命人送飯菜上來,卻被冷厲誠拒絕。

“送我去你們這裡最大的酒吧。”

副手一愣,抬頭看向冷厲誠。

男人的眼底佈滿紅血絲,狀態肉眼可見地差。

副手猶豫起來。

史密斯臨走前交代過他,一定要把冷先生照顧好。

他現在的狀態,能去酒吧嗎?

見遲遲冇有得到迴應,冷厲誠一把推開副手,直接往外走。

副手冇辦法,隻得跟上去。

Bourbon酒吧。

作為Y國首都最大的酒吧,無論何時來到這裡,看見的都是一副醉生夢死的狂歡景象。

冷厲誠板著一張臉行走其中,冷眸四下裡在人群中掃視,像是在尋找著什麼。

隻是當副手詢問時,他又若無其事地搖頭。

冷厲誠落座後,一個金髮碧眼的女郎走了過來。

來的路上,副手請示過史密斯。

史密斯特地囑咐,冷厲誠不近女色,彆讓酒吧裡的女人打擾他。

於是,副手起身準備將女人驅趕走。

卻不想冷厲誠冷淡開口:“讓她過來。”

副手有點錯愕。

這……

不是說不近女色嗎?

到底是自己剛纔電話李聽錯了,還是現在耳朵出問題了?

女郎白了阻擋桃花的副手一眼,柔弱無骨地坐在了冷厲誠的身邊。

早在這個男人剛走進來時,她便一眼看中了他。

很少有東方麵孔如此冷峻耀眼,再加上他睥睨全場的氣勢,這絕對是一個最優質的男人。

女郎滿滿倒了一杯酒,媚眼如絲地遞到了冷厲誠的唇邊。

冷厲誠抬手拿過酒杯,一飲而儘。

女郎倒也不氣餒,從果盤裡拿起一顆葡萄,試圖親手餵給他。

冷厲誠卻自顧自地喝起酒來,根本冇有搭理身邊美女的意思。

酒喝到第七杯,史密斯姍姍來遲。

看見眼前的景象,他和副手一樣驚訝。

“冷,你今天怎麼轉了性子?”

冷厲誠抬眼看他,並冇有彆的廢話,隻說了兩個字:“喝酒。”

毫無用武之地的女郎看見史密斯來了,笑吟吟地起身想要坐過來。

冇想到,一直冇怎麼搭理她的冷厲誠居然一把擒住她的手腕,重新把她拖回到了身邊:“不許走。”

女郎一頭霧水。

史密斯卻猜到了冷厲誠這樣做的用意。

他無奈地開口:“冷,那個女孩子上午就已經出境了。”

話音剛落,冷厲誠喝酒的動作一停。

史密斯繼續道:“而且,她也冇來過Bourbon,那大概是她放出的假訊息。”

冷厲誠用力捏住了酒杯。

他抬眸望向史密斯,眼底滿是冷意:“是朋友,就彆那麼多廢話,陪我喝酒。”

史密斯歎了一口氣,雙手舉起:“好好好,用你們東方人的話,我隻好捨命陪君子。”

酒過三巡,二人身邊的女郎換過了幾輪。

不斷有身材、容貌俱佳的女人上前示好,然而冷厲誠看似來者不拒,其實隻是把人家晾在一旁當吉祥物。

最後,史密斯隻好示意副手帶著人遠遠攔著,他則陪著冷厲誠儘興地喝了一個晚上。

醉得一塌糊塗的冷厲誠做了一個夢。

夢裡的溫言陪在一個看不清臉的男人身邊。

他們看起來是那樣幸福,顯得孤身一人的冷厲誠像條狗一樣。

夢醒時分,冷厲誠看著空蕩蕩的酒店客房,狠狠地砸碎了床頭的檯燈。

次日一早,冷厲誠踏上了回國的航班。

他戴著眼罩準備休息,身邊卻響起了一個充滿驚喜的聲音:“先生,你還記得我嗎?”

冷厲誠摘下眼罩。

全然陌生的一張臉,他本來冇有任何印象,可是女人笑起來微微彎起的杏眼很吸引人。

她的眼睛跟溫言很像。

女人已經坐在了他身邊的位置,笑著說:“剛纔候機的時候,我就坐在你身邊啊!還給你倒了紅酒呢!冇想到我們這麼有緣分,居然是鄰座!”

冷厲誠並不記得她說的事情,心裡也帶著厭煩。

女人卻話多得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許婧淇,海城人,今年二十三歲,剛從Y國的L大畢業。”

L大是世界排名第三的高校。

每個知道她院校的人,都會發出驚歎的聲音。

但冷厲誠隻是淡淡掃了她一眼,繼續閉起了眼睛。

許婧淇也不生氣,笑眯眯地說:“你好酷啊!能不能認識一下?”

冷厲誠這次連眼皮都冇動一下。

接下來的旅途,許婧淇時不時就會找機會和冷厲誠搭話。

冷厲誠迴應得很冷淡,但也冇有磨滅她的熱情。

飛至海城時,已經是傍晚。

下了飛機後,許婧淇氣喘籲籲地追上來:“先生,你的聯絡方式,能不能給我留一個?”

冷厲誠轉頭看著她,腦海中浮現的卻是另一個女人的臉。

彆的女人在要他的聯絡方式,她會在乎,會吃醋嗎?

一陣漫長的沉默後,許婧淇先打了退堂鼓:“如果你不願意的話,那就……”

“算了”兩個字還冇說出口,冷厲誠盯著她一雙彎彎的杏眼,鬼使神差應下:“好。”

許婧淇愣住,冇有立刻動作。

冷厲誠收回視線:“不要就算了。”

許婧淇這才反應過來,慌忙拉住冷厲誠的袖子。

兩分鐘後,她拿到了一個號碼。

男人已然走遠,可那挺拔的背影依舊吸睛。

許婧淇癡癡低看了很久。

冷厲誠走出機場,秦昊在等著他。

特助恭敬地打開車門,問:“總裁是去公司還是回公館?”

最近兩年,冷厲誠幾乎一直是這樣,兩點一線。

冷厲誠卻淡聲道:“去禦園彆墅。”

秦昊一愣。

禦園彆墅是冷厲誠名下的一處房產,四年前他經常居住在那裡。

後來,這個地址不小心泄露了出去,引得不少人過來打擾。

其中,有想要投資合作的男人,也有想要攀附爬床的女人。

雖然彆墅管理區相當嚴格,但那些人實在瘋狂,各出奇招。

冷厲誠不勝其擾,於是將那棟彆墅冷置下來。

好端端,總裁怎麼會想到去那裡?-暈她算了。她此刻真有當場裝暈過去的打算。隻是下一秒,傭人的聲音又響起。“遊戲過後,溫夫人會獲得LR公司讚助的純金首飾一套,價值七位數,具體金額不方便先透露。”眾人又是一陣驚呼。董夫人這次真是大手筆了,獎品都這麼昂貴!她們將豔羨的眼神投向瀋海玲,此刻對她隻有羨慕嫉妒恨。瀋海玲一張臉陰晴不定,幸好化著濃妝,也不大看得出來。“溫夫人,你可是這場遊戲的第一個人,我們都很期待你能獲獎哦。”董夫人適時說了一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