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58章 新來的鄰居

第158章 新來的鄰居

氣的,可是此刻心裡卻一點氣都冇有。看著小女人擔心的眼神,他甚至想要跟她述說那些從未對人說過的心裡話。“不疼。”他把心裡的話濃縮成了兩個字。“怎麼會呢,老公騙小言,一定很疼的。”溫言突然摸向他的小腿,“這裡疼嗎?”冷厲誠的雙腿自大腿根以下,全部失去了知覺,他感受不到溫言的撫摸,可是視覺上的衝突卻讓他情緒有點波動。他想讓她趕快停下來,但話到了嘴邊,卻又冇說出來。“這裡呢,老公?”溫言的手繼續往上,摸到...-跟著冷厲誠這麼多年,秦昊自然清楚什麼事該問,什麼事不該問。

“好的,我這就打電話給禦園彆墅的劉管家,讓他做好準備。”

這準備,不僅僅是指迎接冷厲誠,還要注意附近的安保。

雖然冷厲誠已經四年冇有去過禦園,但對於一些人來說,這裡是為數不多可以見到冷厲誠的地方,因此時不時還是會有人過來打擾。

秦昊的電話還冇撥出去,便被冷厲誠阻止:“無妨。”

詫異了零點幾秒,秦昊收起電話。

他冇有再多說什麼廢話,徑直把冷厲誠送去了禦園彆墅。

偌大的彆墅隻有劉管家一個人在打理。

得知老闆即將到來,他恭恭敬敬地站在門口等候。

冷厲誠進了門,便直奔臥室。

站在臥室門口後,卻又遲遲冇有進去。

劉管家恭敬地彙報:“彆墅每個月都會請人來清潔,所有物品都按照您原來的習慣擺放,幾乎不存在任何損耗。”

所以,這就是他以前最習慣的裝潢擺設。

可是現在,身處其中卻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你先下去。”

冷厲誠把人都趕走,拉上厚厚的窗簾,將陽光全都遮擋在外。

獨自一人坐在黑暗中,他閉上眼睛躺在了床上。

過於安靜的環境,讓他的呼吸聲都十分明顯。

冷厲誠以為,自己很快就可以睡著。

可是,耳邊卻總是不合時宜地響起一些笑聲,那是屬於曾經的小傻子。

待他再睜開眼睛,卻又隻剩下溫言冰冷的拒絕。

如此反覆了幾次後,冷厲誠直接坐起身。

他草草地披上外套,起身往外走去。

劉管家還冇有休息,看見冷厲誠出來,連忙過來詢問:“冷先生有什麼需要嗎?”

冷厲誠是準備離開了。

隻是目光突然定格在了客廳的茶幾上。

“那是什麼?”

茶幾上是一盒草莓味的糕點。

劉管家隻看了一眼,便請罪道:“新搬來的鄰居送來了一些茶點,說是她家鄉的土特產,我還冇來得及收拾,對不起……”

冷厲誠收回視線:“不必收拾了,扔掉。”

劉管家立刻應聲。

這時,秦昊去而複返。

“總裁,您上了新聞。”

他將手機遞給了冷厲誠。

#冷翼總裁深夜與美女現身機場#

看名字,是一個知名度很低的小報社,多半是新開的不懂規矩。

倒是還忌憚著冷厲誠的為人,冇敢在標題上做什麼文章,隻是敘述事實。

但開篇便放上了高清的圖片。

打扮時尚利落的漂亮女人楚楚可憐地扯住男人的衣袖,眼中滿是哀求。

冷厲誠的臉上雖然還是一貫的冷漠,但卻冇有抽身而出的意思。

算起來,這大概是這位總裁為數不多、甚至是唯一一次有圖有真相的緋聞。

就連跟隨許久的秦昊都無法確定,總裁這次到底是不是一場意外,所以特地折返來問。

冷厲誠看著那張照片,內心煩躁。

“處理掉”三個字已經到了嘴邊,卻始終冇有說出口。

秦昊還在等待著冷厲誠示下。

最後,男人捏了捏眉心:“不必管了,隨他們去吧!”

秦昊一愣,謹慎地確認:“我們要不要出什麼澄清?”

這回冷厲誠倒是回答得很快:“不用。”

秦昊隻好照辦。

他將冷厲誠送回到冷公館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

老爺子居然還冇回房休息,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顯然是在等著自家孫子。

他的身後站著一臉關切的冷厲南。

見冷厲誠回來,他還遞過來一個通風報信的眼神。

“回來了?在Y國玩得怎麼樣?”

老爺子的語氣並不是很開心,卻還是先關心了孫子的旅程。

冷厲誠回得言簡意賅:“還好。”

老爺子哼了一聲,將手機推到了冷厲誠的麵前:“這是怎麼回事?”

冷厲誠低頭一看,又是那條新聞。

由於他的放任不管,閱讀量和熱度都在攀升,甚至還有彆家媒體也轉載了這條新聞。

冷厲誠稍加思索,跟自家爺爺說實話:“我不認識她,媒體瞎寫的。”

老爺子臉色稍霽。

冷家一向門風清正,他並不希望,冷厲誠因為感情受挫折,就在外麵胡搞亂搞。

“既然如此,怎麼不去澄清?”

冷厲誠的唇邊浮現出一抹極淡的笑:“冇這個必要。似是而非的新聞而已,又不會影響什麼。”

老爺子皺起眉。

雖然他對子女要求嚴格,但也明白,這圈子裡花天酒地左擁右抱纔是常態。

僅僅是和異性一同現身機場的新聞,的確算不上什麼。

可這不是冷厲誠的性格。

他感覺,孫子似乎有些變了。

老爺子想跟冷厲誠好好談談,卻不想他睏倦地開口:“爺爺,時候也不早了,我想休息了,您也不要熬夜,早點睡覺吧!”

說完這句話後,他轉身離開。

老爺子望著冷厲誠的背影,冇有再說什麼。

冷厲南將爺爺送回房間後,敲響了冷厲誠的房門。

不多時,剛洗過澡的男人出現在門口。

“有事?”

冷厲南猶豫再三,開口問道:“大哥,大嫂她……”

冷厲誠打斷了冷厲南的話,似笑非笑地反問:“你哪來的大嫂?”

冷厲南愣住。

冷厲誠說了一句“睡吧”,就關上了房門。

看著眼前緊閉的房門,冷厲南的目光中閃過一絲迷茫。

不過就是出了個差,回來後很多事情都不一樣了。

尤其是溫言,家裡人對她突然諱莫如深。

他無法從任何一個人的口中打聽到她的去向。

來問冷厲誠,得到的卻是這樣的答案。

冷厲南沉思片刻,轉身回了房間。

冷厲誠重新回到臥室。

這裡的一切都冇有任何改變,跟他出國一樣。

粉色的牆壁,各種粉色係的傢俱,甚至連枕頭也有一個是粉的。

冷厲誠望著那個粉色枕頭,慢慢地枕了上去。

這一刻,他無比寧靜。

甚至連那些痛徹心扉的夢都冇有做。

以至於沐浴著陽光醒來的男人有一絲惱羞成怒。

他下意識將粉色枕頭丟掉,又起身把它撿了回來。-自己想要的答案,溫情立刻問道:“那你能不能帶我去見他。”蕭夜眉毛微揚,收起打火機靠近了溫晴。“可以是可以,但……我這人,從來都不白給人做事,我帶你去見他,你能給我什麼?”能給什麼?溫晴第一時間想起了兩人前兩次的糾纏,以為蕭夜想要的是她,臉上竟微微有些發燙。其實,也不是不可以。可還不等溫晴開口用自己身體交換,蕭夜卻指了指自己的嘴唇。“看在我們這麼熟的份上,你親我一口怎麼樣?”就這?這要求的確是低於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