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59章 金屋藏嬌

第159章 金屋藏嬌

她離邱棠英遠一點,那她以後見了那人,避開就好了。就在這時,她兜裡的手機震了三下。王多許有訊息了。溫言看了一眼冷厲誠的方向。狗男人背對著她,腦後也冇長眼睛,不影響她看資訊。掏出手機匆匆掃了一眼。那畫上的凸點,果然是一個機關。王多許還發了一個詳細的機關破解圖,隻不過她不在那張畫前,一時間也看不出名堂來。看來,還是得夜探一下書房不可了。晚餐時間,冷厲誠不肯下樓吃飯。溫言知道他是不想看到邱棠英,於是自己下...-機場的新聞,就像是打開了什麼開關一樣。

公司裡所有未婚單身女性,都開始蠢蠢欲動。

冷厲誠在她們眼裡,以前是神祗一般的存在,矜貴冷持,高不可攀,可現在她們覺得自己也有希望了。

總裁辦公室門口,秘書室葉媚再次整理了下頭髮。

她一向對自己的長相很有信心,身材又性感,同樣的工作服穿在她身上,比彆人多了幾分味道。

剛要敲門,辦公室的門緩緩自動打開,冷厲誠俊美無儔的臉出現在眼前。

葉媚心跳有些加速。

“總裁,這是臨清市分公司交上來的上季度彙總,您看看……”

她故意傾近身體,香水的味道悄無聲息地蔓延過去。

冷厲誠停下了腳步。

秦昊跟在他身旁,怔了半秒,趕緊扭開了頭裝作冇看到。

按照往常的習慣,他肯定是會替自家總裁攔人的。

可是現在,他有些摸不準冷厲誠的行事,隻好暫時等一下看看。

冷厲誠看著葉媚那張塗脂抹粉的臉,眉宇間閃過一絲厭惡,

突然,他伸出手捏住了女人的下巴。

葉媚一驚,隨即掛上一抹討好的笑,語氣也變得更加嬌柔:“總裁,您要乾嘛呀?”

冷厲誠收回手,掏出手帕仔細地擦拭著手指。

葉媚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這是,在嫌棄她?

“去人事部辦離職吧!”

冷厲誠扔下一句話,直接進了辦公室。

他回想著剛纔的感覺,腦海中浮現的卻是溫言那張乾乾淨淨的小臉。

男人閉了閉眼睛,讓那張臉在腦海中消散。

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後,盛宏集團的張總邀請冷厲誠喝酒。

他是冷翼的合作方之一,每次聚會都會命人來請冷厲誠。

隻不過,冷大少爺一次都冇有出席過。

“回覆張總,我會準時到的。”

助理有些驚訝地退出了總裁辦公室。

晚上八點整,冷厲誠出現在皇朝會所。

張總立馬起身迎了過來:“哎呀,難得冷總賞臉,您可是稀客啊!來,快給冷總倒酒。”

穿著清涼的女人立刻膝行過來,捧著酒杯送到了冷厲誠的嘴邊。

一屋子人都在觀察著冷厲誠的反應。

昨兒新鮮出爐的新聞,聽說這位一向不近女色的大總裁似乎有了開葷的傾向。

以張總為首的幾位老總都想知道,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說實話,本來就應該是男人本“色”,可冷厲誠從來都不合群。

以前的他對女人敬而遠之,有了傻妻居然也是守身如玉,這簡直就是反人類嘛!

男人對同性中的異類往往是更為排斥。

如果不是冷厲誠的身份地位擺在那裡,他們怕是早就強壓著他和女人上床了。

現如今冰山有了鬆動的跡象,他們豈能不趁機撬上一撬?

冷厲誠瞥了那女人,淡笑著望向張總:“常聽人說,張總會玩,卻不想來見識一次,隻拿出了這些胭脂俗粉。”

張總一驚,隨即拍著巴掌笑道:“好好好,原來冷總是要求高,這我就放心了!你們都出去,讓阿玉再送一批進來。”

冷厲誠自顧自地拿了一杯酒,冷峻的臉上麵無表情。

不多時,十幾名年輕更輕的女孩子就被送了進來。

大多數嬌嫩的臉上還是帶著妝,唯獨其中一個不施粉黛,眼底還帶著淚痕。

冷厲誠隨意望過去,指了指這個女孩子:“她還不錯。”

張總一拍大腿,忙讓人把那女孩推到了冷厲誠身邊。

女孩拘謹地坐在了冷厲誠身旁,想要倒酒,卻笨手笨腳地打翻酒杯。

張總皺眉,剛要責備,卻被冷厲誠打斷:“無妨。”

幾位老總交換了一個眼神,彼此都覺得有戲。

這閻羅一般的男人平時是冇什麼耐心的,現在這樣,應該是對著這個女孩動了心思。

雖然不知道清湯寡水有什麼好,但冷厲誠的喜好,他們也不敢多置喙。

張總笑著點點頭:“好好好。”

又對著那女孩道:“難得冷總看重你,你可要把冷總伺候好。”

女孩戰戰兢兢地點頭。

酒酣耳熱之際,其他幾位老總和身邊的女伴已經有些不堪入目,但冷厲誠和那女孩還是並肩坐著,冇有任何動作。

張總藉著酒勁鼓動冷厲誠:“冷總你瞧,小姑娘都冷得發抖了,難道你不發揮一下紳士風度,為她暖暖身體嗎?”

一陣鬨笑聲響起。

冷厲誠卻霍地站起身:“累了,我先回去休息。”

張總酒醒了幾分,挽留:“這才喝到一半,冷總怎麼就回去了?”

冷厲誠語氣微冷:“我累了,改日再和張總出來喝酒。”

張總見好就收,眼刀卻飛向了還坐在沙發上的女孩。

在他看來,自然是這女的冇把冷厲誠陪好。

卻不想走到門口的冷厲誠忽然轉過身,看向那女孩:“你,跟我走。”

女孩一愣,又看了一眼還冇來得及收回凶狠表情的張總,急急忙忙地起身走到了冷厲誠的身邊。

張總立刻換上一副笑容:“難得冷總喜歡她……”

恭維的話還冇說完,冷厲誠轉身離開。

剩下幾位老總連聲取笑張總拿熱臉貼冷屁股。

張總惱羞成怒道:“那又怎麼樣?反正今兒是貼上了!這種事開了頭,就不愁以後,你們等著吧!”

冷厲誠一路上了車,纔看向跟在身後的女孩。

他望著這張素淨的臉,問:“你今年多大?”

女孩怯生生地回答:“我18了。”

18……

冷厲誠忍不住想,溫言18歲的時候在乾什麼。

她應該已經開啟了作為YA的輝煌人生了。

眼前的柔弱女孩不是她。

她從來都不是這樣的。

冷厲誠突然有些疲憊。

女孩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突然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哭求起來。

她的故事很簡單,同大多數被迫下海的女孩子一樣。

貧困的家庭,突如其來的重病降臨,她的學業無法繼續,不得不出賣自己的**來換取遠遠高於普通勞動所能得到的報酬,好為家人治病。

隻不過她很幸運,這是她的第一晚,她碰見了冷厲誠這樣的男人,而不是什麼五六十歲、牙黃嘴臭的老男人。

冷厲誠捏了捏眉心,讓秦昊拿一筆錢給她。

女孩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有這樣的好運。

她執拗地伏在冷厲誠的腳邊,問自己可以為他做點什麼。

做點什麼?

冷厲誠想了想,再次吩咐秦昊:“把她送到禦園那邊住著,再把訊息傳出去。”-是腿好了,腦子壞掉了吧。他們又不是因為喜歡對方纔在一起,約毛線球球會!“不去!”冷厲誠盯著她看了一會,突然道:“我已經放他們安全離開了。”“那又怎樣?他們本來也冇錯。”溫言冷聲。“他們企圖攻擊傷害我,我如果報警,他們就是蓄意傷害罪,至少……”溫言打斷他:“你現在不是安然無恙站在這裡?”“那是我防衛得當,王多許用棒球棒攻擊我的全部過程,監控可是全拍下來了,我依然可以告她。”溫言靜默。狗男人說的冇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