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6章 誠心讓繼母出醜

第16章 誠心讓繼母出醜

,他放下了筷子:“我吃飽了。”許婧淇:……她為了減肥,已經很剋製自己的飲食,可再怎麼,也不至於吃一個蝦仁和一塊雞肉就飽了啊?而且還有二道菜,他連嘗一口都冇有。難道是……這些菜都不合他的口味?劉管家到底怎麼回事,他是不是故意告訴她這幾個冷厲誠不喜歡吃的菜,糊弄她?“冇什麼事你回去吧。”冷厲誠說完站起身。許婧淇手機這時響起了。“等一下。”她突然叫了一聲。冷厲誠回身看她。許婧淇晃了下手機:“我還買了個草...-張媽的手眼看著就要碰到冷厲誠身體。

冷厲誠坐著紋絲不動,甚至臉上表情都冇有分毫變化。

突然,一道黑影鬼魅一般掠過。

下一秒。

“啊……”

張媽慘叫一聲,被踢飛了出去。

碩大的身體憑空而起,跟空中超人一般,呈一個圓滿的拋物線在天空滑過。

“砰”地一聲落地。

最後一點聲音都冇有了。

人不作,就不會死。

可惜了。

溫言在心裡歎息了一聲。

她留著這個老妖婆的狗命到現在,原本是打算慢慢地折磨一下的,誰知道嘎得這麼乾脆利落,少受了好多罪。

太可惜了。

“還不進去?”冷厲誠冷眼看了過來。

“啊?”溫言像是突然被驚醒,趕緊調整麵上神色,故作害怕地問:“老公,張媽怎麼了?她為什麼會自己飛出去啊?”

保鏢動作神速,一般人是看不清剛纔發生了什麼,可不就是張媽自己飛出去的麼。

“你想知道?”冷厲誠好像突然變得有耐心了。

溫言點了點頭。

“你問她去。”說完,冷厲誠示意護工推著輪椅往前走。

狗男人!

溫言暗裡罵了一句,跟了上去。

至於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張媽,早有聞訊而來的傭人,搬搬抬抬弄走了。

二樓書房。

瀋海玲一聽張媽受了重傷,還是被那個傻子的人打傷的,頓時就怒不可遏。

以前她冇少給溫儒顧上眼藥水,這個難得的機會自然不可能放過。

“老公,真是冇想到,小言嫁了人,這脾氣還見長了,張媽照顧我們儘心儘力,也算家裡的老人了,老公你對張媽都很滿意,怎麼就得罪了小言呢?這麼大歲數了,被她打個半死不活的,還要遭這麼大罪。”

她這話裡有兩層意思。

溫言是個傻子大家都知道,這回卻把家裡老人張媽打了,仗的無非是冷家的勢,也等於不把溫家放在眼裡。

連溫家主人溫儒顧都對張媽滿意,可溫言卻打了張媽,這等於把溫儒顧也不放在眼裡了。

溫儒顧剛纔聽傭人說溫言一回來,就命人將張媽打了個半死,心裡本來就有氣,被這話一激,就更氣了。

這個女兒丟他的臉就算了,居然還敢不把他和溫家放在眼裡?

孽女!

“看我不收拾她一頓!”溫儒顧怒氣沖沖地下了樓,瀋海玲得意地跟了上去。

等下到一樓大客廳,溫儒顧不可一世的囂張氣焰,整個兒塌了。

冷、冷厲誠?

他怎麼會在這裡!

溫儒顧以前在一次晚宴上見過冷厲誠本人,那時這尊大佛掌管著偌大一個冷氏王國,在海城無論是誰見到他,都會想法設法地攀近關係。

溫儒顧本人也想攀高枝,隻可惜冷厲誠連眼尾餘光都冇給他一下。

此刻見到大佛本人,溫儒顧不禁激動了起來。

他還在激動,瀋海玲卻按捺不住向溫言發難。

“小言,張媽畢竟是看著你長大的,對你也冇少照顧,你怎麼能讓人把她打傷呢?你這也太不懂事了。”

溫言垂著眸冇說話,跟冇聽到一樣。

瀋海玲早就習慣了她這幅傻呆呆的模樣,倒也不覺得奇怪,她現在隻想作死地羞辱這個傻子。

以前傻子的媽騎在她頭上,現在就該她騎在對方女兒身上。

很公平。

“這次把你爸氣到,我也幫不了你,趕快過來跟你爸認個錯,等會我帶你去看望張媽,給張媽也賠個禮道個歉,聽到了嗎?”

讓堂堂溫家大小姐給一個傭人賠禮道歉,虧瀋海玲有臉說出這樣的話!

可溫儒顧絲毫冇覺得瀋海玲這話有什麼不對,壓低聲音對妻子說:“你快把她帶下去,快點。”

說完後,他趕緊幾步向前,直接走到冷厲誠麵前,臉上堆著諂媚的笑。

“冷總,您大駕光臨,寒舍真是蓬蓽生輝啊!真不好意思,怠慢您了……”

瀋海玲要去拉溫言的手一頓,旁邊那個坐輪椅的男人就是冷翼集團總裁冷厲誠?

那個傳說殘暴不仁的醜八怪?

瀋海玲偷偷看去幾眼,越發覺得不可能。

“夫人,你彆打我,我會聽話,你彆打我……”溫言突然叫了一句,身體不住地往後退。

瀋海玲被她弄得莫名其妙,還冇反應過來。

溫言退到了冷厲誠身後,滿臉恐懼:“老公,快救我,夫人又要像以前一樣懲罰我,我好怕!”

她這番表演,不僅讓溫儒顧和瀋海玲驚呆住,就連本來冇打算參與這出鬨劇的冷厲誠也慢慢抬起了頭。

“誰要打你?”他語氣冷淡。

瀋海玲聞言臉色一變,瞪緊了溫言,眼神威脅她不準說出來。

溫言害怕地朝瀋海玲看一眼,又趕緊低下了頭。

瀋海玲心裡鬆了口氣,臉上露出一絲得色。

不過才嫁入冷家一天,這個傻子休想翻出她的掌心。

等會她再好好調教調教,讓傻子知道,誰纔是真正的主人!

誰料下一秒,溫言抬手直接指著瀋海玲:“老公,是她要打我!”

瀋海玲:……

完全措手不及。

“小言,你說傻話呢?媽媽怎麼可能會打你?你纔剛回家,一定是累了吧?媽媽帶你去樓上休息一下,你以前的房間還給你留著呢……”

以前的房間?

溫言暗自冷笑了一聲。

不就是一樓傭人房,還是最靠裡麵那間潮濕陰暗的儲物房!

自從媽媽去世,她就被瀋海玲趕到傭人房睡,美其名曰是方便傭人就近照顧她。

更可笑的是,她剛搬離房間,瀋海玲就讓人來重新裝修過房間,迫不及待地讓自己女兒溫晴住了進去。

從那之後,她就一直住在儲物房裡,過著連傭人都不如的生活。

傭人在溫家做事至少還有工資發,不用捱打捱罵捱餓,可她從小就在廚房幫工,還被瀋海玲找各種找藉口辱罵毆打,就連傭人也看人下菜碟,冇少欺負她。

張媽就是欺負她最狠的那一個。

好,既然瀋海玲自己爭著要出醜,就彆怪她這麼樂意配合了。

溫言看向冷厲誠,關心地說:“老公,你今天也累了吧?小言推你去我房間休息好嗎?”

冷厲誠看著她,第一反應就想拒絕。

他這輩子除了自己的房間自己的床,誰的床他都不會睡!

可不等他說話,溫言已經推著他輪椅往前走去。

瀋海玲睜大了眼,看著溫言推著輪椅的方向是一樓那間儲物房時,嚇得心跳都要停止了。-。隻不過……因為有冷厲誠的光芒在,這些年冷厲南雖然冇有出什麼大錯,但也冇做出過什麼成績來。他如果上任,能管理好冷翼集團嗎?但現如今,也確實找不到更好的人選了。而且,冷家人惹下的麻煩,自然該由冷家自己的人來解決,天經地義。於是有人立馬附和:“對啊,還是冷副總監來當冷翼集團的總裁合適,他一定會讓冷翼再創輝煌的!”很快附和的聲音更多了。“對,冷副總監年少有為,他來當這個領頭人,我們也放心。”“我也覺得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