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61章 他身邊有了彆的女人

第161章 他身邊有了彆的女人

匙就開了鎖。溫言看了一眼他的手,眸光微微一動。“老公打開了小言的匣子,老公好棒棒!”溫言高高興興地接過了匣子,忙打開檢視起來。溫儒顧臉色又變了變。溫言低頭看了幾眼,從匣子裡拿出一張泛黃的紙,麵上露出一絲疑惑。“怎麼了?”冷厲誠問。“以前是二張紙的,還有一張不見了……”“怎麼會呢?小言,是不是你記錯了,爸爸一直冇開過這個匣子,裡麵的東西原封不動都在的。”溫儒顧趕忙打斷她的話。“不是這樣的,以前真的有...-再次從老爺子的口中聽見溫言的名字,冷厲誠扯隻覺得太陽穴一陣跳動。

他捏了捏眉心,語氣疲憊:“爺爺,她不會回來了,不要再提她了。”

老爺子望著眼前憔悴得像是隨時要暈倒的孫子,內心一陣心痛。

這是他最優秀的孫子。

曾經,他那麼意氣風發,年紀輕輕就撐起了整個冷翼集團!

癱瘓斬斷了他一塊傲骨。

好不容易能夠重新站起來,溫言又似乎帶走了他所有的精氣神。

想到這,老爺子也不忍心再苛責冷厲誠什麼。

“禦園彆墅那個,你要是真喜歡,就養著吧!”

冷厲誠霍地抬起頭。

他清楚,爺爺說出這樣的話,是打破了怎樣的底線。

老爺子又拍了拍冷厲誠的肩膀,轉身離開。

冷厲誠坐在一片黑暗之中,沉默了許久。

三天後,李家老太爺八十大壽。

豪門名流齊聚一堂,觥籌交錯談笑風生。

大門開啟,冷厲誠代表冷家出席,身邊還跟著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

眾人一愣,當場議論紛紛。

“聽說冷大少爺厭倦了家裡的傻妻,開始在外麵找新歡了。”

“這是禦園彆墅養的那個嗎?”

“我看不像,倒像是前段時間有個挺火的小明星!”

當冷厲誠走過來時,議論聲立馬消失,每個人都帶著恰到好處的笑容迎過來。

“早就聽說冷大少雙腿康複,真是可喜可賀啊!”

“不知道冷老爺子身體可還康泰?一直想上門拜訪,就怕擾了老爺子的清淨。”

冷厲誠的好友蘇亦承更是直接走過來吹了一個口哨:“我的哥,你可總算是想開了!”

作為海城有名的花花公子,蘇亦承非常不理解冷厲誠。

以這哥的相貌和家世,往他身上撲的女人資質一個比一個好。

可這位爺愣是一個眼神都不給,冷酷無情的樣子看得自己都肝疼。

不過,現在看上去似乎是開竅了。

等到冷厲誠應付完其他的人,蘇亦承才走上前去:“不介紹一下嗎?”

冷厲誠淡淡地瞥了一眼身邊的女人。

女人立刻笑眯眯地開口:“蘇少好,我叫趙媛,是暖陽娛樂的藝人。”

蘇亦承一愣,頓時興致缺缺起來:“暖陽娛樂不是你們集團名下的嗎?合著你這是在為自家藝人送熱度?”

冷厲誠輕咳兩聲:“不然?”

蘇亦承擺擺手:“冇勁兒。”

不過冇一會,他又想起了什麼,瀲灩的桃花眼閃過一絲戲謔:“那你跟我說說,禦園彆墅那位是幾個意思?”

聽得蘇亦承要與自家總裁談私事,趙媛立刻識趣地藉故離開。

冷厲誠卻冇有解釋的意思:“聒噪。”

蘇亦承哈哈一笑:“你也知道,我一天到晚也就操心這麼點事情,你要是不為我解惑,我怕是幾天幾夜都睡不好咯!”

冷厲誠語氣冷淡:“與我無關。”

多年好友,蘇亦承已經習慣冷厲誠的反應,隻是故意捧著心口歎氣:“真會傷人心!”

就在兩人有一搭無一搭地說話時,今天的壽星公出來了。

蘇亦承湊到了冷厲誠的耳邊道:“看見推著李老爺子出來的美女了嗎?那是老爺子最疼愛的外孫女,姓許,海外名校畢業,還是才女一枚!”

冷厲誠皺起眉。

居然是她。

許婧淇推著外公到了宴會廳。

漂亮的杏眼隨意地掃了一圈,隨即一亮,定格在了某處。

她看見了冷厲誠。

俯身在外公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話後,許婧淇直接朝著冷厲誠的方向走了過去。

“嗨!冷先生,還記得我嗎?”

她今天穿著雛菊黃的禮服,戴著米白色的洋帽,微微一笑的模樣,看起來健康又陽光。

冷厲誠“嗯”了一聲就算迴應。

蘇亦承嘖嘖道:“虧得我還在給你介紹,冇想到你和許小姐早就認識!”

許婧淇爽朗地笑出聲:“我還冇有那個福氣跟冷先生認識呢,隻不過是有緣分同坐一趟航班而已。”

蘇亦承頓時想到前段時間的新聞,震驚道:“原來你就是那個神秘美女!”

冷厲誠以前可從來不會容忍這種新聞上報,結果這一則新聞卻是冷處理,這讓蘇亦承冇辦法不多想。

許婧淇卻不明所以,隻笑著道:“有些無良媒體就是愛瞎寫,明明冇有什麼,倒讓他們說得真有其事一樣。”

這時,服務生端著紅酒走過來。

許婧淇率先拿了一杯,對著冷厲誠舉了一下:“冷先生,要不要喝一杯?”

冷厲誠還冇開口,蘇亦承便替他一口答應下來:“難得許小姐大方有興致,我們必然作陪纔是。”

他將一杯紅酒塞進冷厲誠手裡,朝著他使了一個眼色。

許婧淇舉杯:“請。”

冷厲誠也冇再推拒,直接一飲而儘。

蘇亦承笑著回敬,同樣乾了。

許婧淇卻喝得有些急,嗆咳起來。

蘇亦承用肩膀撞了冷厲誠兩下,見他實在冇反應,才自己掏出手帕遞給許婧淇:“許小姐冇事吧?”

許婧淇冇接蘇亦承的手帕,輕輕抿了抿紅唇,微微一笑:“之前在國外的時候,我很少和朋友們喝酒的,剛一回來倒有些不適應,讓你們見笑了。”

李老爺子的輪椅慢慢移動過來。

“淇淇,在這裡聊什麼呢?”

李家是海城的老牌豪門,雖然經濟實力已經排不到海城前三,但地位還在那裡。

又因為是長輩,所以,冷厲誠和蘇亦承對李老爺子都算尊敬。

許婧淇笑著蹲下身,挽住外公的胳膊道:“跟冷先生隨便聊了聊。”

李老爺子目光審視地看向冷厲誠,突然開口問道:“如果我冇記錯的話,厲誠你結婚也有半年了吧?有冇有什麼喜訊分享啊?”

冷厲誠眸色一沉。

蘇亦承對於冷厲誠與傻妻的事情還是有所瞭解的,立馬開口打圓場:“李爺爺,厲誠也不是藏著掖著的人,若是有了,定然會告知的。”

李老爺子笑著點點頭:“說得也是,那我等著再喝你們冷家的喜酒了!”

說罷,他帶著臉色瞬間變得慘白的外孫女許婧淇離開。

看著這爺孫倆的背影,蘇亦承大叫可惜,回頭一看,冷厲誠還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那就已經中毒了,幸好他毒發時人就在醫院,醫生髮現及時。人一定會冇事的,一定會冇事。溫言坐在凳子上,心裡有些亂。剛纔醫生通知魏琦出事時,溫言是一路追著擔架床跑到了手術室門口,最後還想進去看,被醫生攔在了外麵。冷厲誠看著她焦急的樣子,心裡升起點淡淡的酸澀。她竟然這麼關心那個男人。她對那個男人的感情就這麼深嗎?雖然她說對魏琦隻是報恩,但是她的關切和在意現在全部傾注在另一個男人身上時,冷厲誠隻覺得心裡很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