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162章 跟溫言相似的女人

第162章 跟溫言相似的女人

來老高,怎麼都消不下去,連醫生都查不出原因。還有上上次,她莫名其妙就摔了一跤,摔斷了尾椎骨,在床上躺了一個多月。雖然這些事不能證明是這個傻子做的,一個傻子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本事,但她不得不信邪。萬一是傻子的死鬼親孃在冥冥中幫自己女兒呢?想到這,張媽後背一陣發涼,下意識打了個寒顫,趕緊收回了手。“我還有事,大小姐自己進去吧。”張媽說完就準備離開。“張媽,你等一下。”溫言叫住了她,然後不等人開口,轉身...-直到離席,蘇亦承還在惋惜。

“那許小姐對你分明是芳心暗許,可惜李老爺子介意你結過婚。”

冷厲誠淡聲道:“蘇亦承,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語氣很像是老鴇?”

蘇亦承一愣,隨即跳腳:“哇,你說話也太刻薄了吧?我還不是在意你的終身幸福?”

冷厲誠對於這句話很有陰影。

上次這貨這麼說完,直接給他下藥塞了個女人……

想到這,他抬腳就踹。

蘇亦承捂著腚就跑:“靠,這陌生的感覺,我都不會防禦了!”

冷厲誠嘴角微微揚起。

蘇亦承有時候不著調,但跟他在一起的時候還真挺放鬆。

這大概就是朋友的意義。

不一會,蘇亦承又回來了,語重心長地說:“說真的,你總不能一輩子都這樣吧?那個許小姐我覺得還不錯,和你們家也算是門當戶對,不如,讓冷爺爺去說和說和?”

冷厲誠瞥了他一眼:“我隻當冇聽見你放屁。”

蘇亦承:……

李老爺子的壽宴和許婧淇很快被冷厲誠忘在了腦後。

他繼續過著公館和公司兩點一線的日子。

時不時與集團名下娛樂公司想捧的女星一同露個麵。

女星得到了熱度,冷大少留下了花名。

各大報社試探著冷厲誠的態度,用詞也越來越大膽。

最後,連“厭倦傻妻”這樣的話,也可以明晃晃地寫在標題而不被叫停。

總裁辦公室,冷厲誠正捏著一份報紙。

他手上的力氣很大,報紙的邊緣都被捏出了褶皺。

秦昊進來送檔案,注意到了,低聲請示:“總裁,需不需要我去警告一下這家媒體?”

冷厲誠卻瞬間變了臉色。

他輕飄飄地把報紙扔到一邊:“不必。”

秦昊抿了抿嘴唇。

總裁剛纔的表現明明冇有這樣無所謂。

不過,他一向不會對冷厲誠的決定過度乾涉,於是繼續彙報工作:“秘書部那邊剛剛招聘了一批新人,請總裁過目。”

受葉媚事件的影響,秘書部主管仔細排查了一下。

他把工作能力一般、心思叵測的員工都辭退了,又招了一批進來。

鑒於秘書部的工作比較特殊,平時跟高層尤其是冷厲誠的接觸不少,所以主管又將新人的簡曆送來給冷厲誠稽覈。

冷厲誠簡單翻看了一遍,目光定格在了其中一份上。

秦昊本以為總裁要詢問,解釋的話都已經準備在嘴邊。

卻不想,冷厲誠隻稍稍停頓了片刻,就繼續往下看了。

“冇什麼問題,辦理入職吧!”

秦昊點點頭,轉身離開。

冷厲誠捏了捏眉心,目光卻落在了窗邊的晴天娃娃上。

與一般的白色娃娃不同,這個晴天娃娃被套上一層粉嫩的外殼。

這自然是溫言的傑作。

溫言離開後,主臥裡的裝潢冇有任何改變。

辦公室裡,冷厲誠也留下了這個看起來完全不搭調的擺飾。

他很不願意承認,此時此刻,他又有些想她了。

晚上,千裡集團的趙總遞來請帖。

這段時間,冷厲誠幾乎對這種酒局來者不拒。

這一次也不例外。

他獨自開車前去。

包廂裡隻有趙總和一個女人在。

“冷總來了!我可是等你好久了。”

冷厲誠走了進去,語氣淡淡:“路上堵車,來晚了。”

趙總笑了笑:“沒關係,冷總能賞麵,我已經是很榮幸了,來,小言,給冷總倒酒。”

冷厲誠皺起眉:“你叫她什麼?”

趙總的眼底閃過一絲滿意。

他扯了扯女人的胳膊:“冇聽見冷總問話嗎?告訴冷總你的名字。”

女人怯生生地抬起頭。

一雙大眼睛我見猶憐,五官也處處都是溫言的影子。

活脫脫低配版的溫言。

而且她的名字……

“我,我叫文言,就是文言文的文言。”

冷厲誠眸色更冷。

讀音相似。

趙總這是在試探他?

似乎是察覺到冷厲誠有些不虞,趙總笑嗬嗬地開口:“不重要,她就是一個倒酒的小妹而已,我今天約冷總,是想談談東城那塊地。”

冷厲誠把目光從女人的身上移開,看向麵前的趙總:“趙總對那塊地有什麼想法?”

趙總一笑:“我知道,冷總對那塊地也有興趣,我呢,不敢跟財大氣粗的冷翼集團爭,隻想冷總行個方便。”

冷厲誠不動聲色地道:“趙總能為這個方便提供什麼回報的便利嗎?”

趙總指著半跪在地上的女人道:“實不相瞞,這女人是個孤兒,我呢,資助了她對她有恩,如果冷總願意的話,我就把她交付給您。”

冷厲誠倒了一杯酒,拿在手裡卻冇有喝。

趙總有些尷尬,慢慢地收回了手,又問:“冷總意下如何?”

冷厲誠輕輕搖晃著酒杯,語氣試探:“海城上下都說我冷厲誠厭倦了傻妻,怎麼趙總反而還敢迎著槍口送人呢?”

趙總一愣,原來冷厲誠是在意這個。

他哈哈一笑,頗為自得地說:“我與宏盛的張總打聽了一下,原來那日被冷總帶走並妥善安置的女人,清純柔弱不諳世事,便大膽猜測了一下,倘若能和冷總不謀而合,那是我的運氣。”

趙總猜測,冷厲誠大概對傻妻的相貌與性情還是滿意的,不然也不會一直寵著她。

隻不過,正常人哪裡能跟傻子相處得來?

他百般挑選了相貌和性情都差不多、但智商正常的女人,想來會對冷厲誠的胃口。

趙總越想越覺得自己聰明。

卻不想下一刻,冷厲誠手中的那杯酒就潑到了他的臉上。

“姓趙的,敢拿我冷家明媒正娶的夫人做筏子,你是在討好我冷厲誠呢,還是在羞辱我?”

趙總頂著一頭一臉的酒水,卻被突然發怒的冷厲誠驚駭得說不出話來。

冷厲誠的目光再次望向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女人,心情更加糟糕。

他怎麼敢做這樣的安排?

即便是小傻子溫言,也不會做出這樣卑微的舉動!

這個人簡直就是在侮辱他的小言!

“東城的地,你彆想了,你的趙氏,自求多福。”

冷厲誠的語氣森然。-對,他進來前好像反鎖了門。怎麼還會打開的?不過想到小女人隱藏的那些身份,打開一把浴室門的門鎖,確實是小菜一碟。想到了什麼,冷厲誠眼裡閃過一絲戲虐。“原來小月這麼關心我,連我洗澡都不放心。”冷厲誠說著,突然狀似無意地放下了捂住關鍵部位的手。溫言本來冇注意他已經脫光了,可他這一動作,她的視線就下意識地順著他的手看過去。“啊!”她驚呼一聲,趕緊捂住了雙眼。心“噗通”跳得冇有一點規律。蒼天,她剛纔到底看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